约翰·麦卡瑟:在恩典教会事奉五十年
2019-02-19
| Jeff Robinson , John MacArthur

今年2月9号是约翰·麦卡瑟(John MacArthur)在加州太阳谷恩典社区教会(Grace Community Church)担任主任牧师服事的50周年纪念日。麦卡瑟著有数十本关于神学、基督徒生活、释经讲道,以及文化与教会问题的书籍。他长久忍耐,在恩典社区教会服事期间经历更多忍耐。神确实赋予了他极多的忠心、忍耐。

几个月前我有幸与麦卡瑟交谈,讲到在事奉中坚忍的问题。以下是访谈内容。


你在恩典社区教会作为牧师服事了将近五十年,毫无疑问经历了数不尽的危险、劳苦和网罗。那么在你的坚忍事奉中,什么对你构成最大的威胁?

教牧事奉,其实就是在神的百姓成圣的事上,竭力作圣灵的工具,使他们有基督的形象。我常常思想这个事实,就是拣选完全是神在时间之前的旨意,称义是神瞬间的行动,使人得荣耀是神在片刻之间的作为。在每一个基督徒的人生传记中,成圣就是这漫长、一步一步做成的与基督形象相符的过程。当然,做成这事的工具是神的话语和神的灵,借此神牧养他的百姓。

所以我认为,教牧事奉最难的部分,就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1:29讲到的苦难:“有谁软弱我不软弱呢?有谁跌倒我不焦急呢?”你知道,教牧事奉与教会的人数无关,与一次成功的敬拜聚会无关,与一次大型活动无关。因此我的生命可以说是因为看到神赐给我的羊群所经历的成圣过程,在感恩和喜乐中起起落落。

你把自己生命倾注投入到他们生命当中的那些人,你知道他们已经接触到足够多的真理,可以成熟和忠心,但他们却不忠心、或犯罪、甚至更糟,有时在教会生活中叛逆,竭尽所能与教会领袖对抗,引发分裂,这就让你失望。在积极的方面,最大的喜乐就是看到某人到基督这里来、灵命兴盛、成长、有基督的样式。这一点的反面是最难面对的,有时到了最后,你会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那合适的牧者人选,也许他们需要别的人对他们的生命说话。特别是如果你在同一个地方呆上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你在想,他们是不是已经听你讲了那么多,以至于你已经没有多少剩下的影响力了。

我认为,对于持久、长期事奉而言,你是在经历那奇妙、甚至跨越多代人的祝福。我曾站在一位甜美、即将离世的女士床前,我认识她这宝贵的家庭已经有几十年。她和她丈夫现在都在天上。她的儿女在教会,她的孙子孙女在教会,现在她曾孙来教会,作为小孩子开始接受服事和栽培。看到教会有这种延续,给一个目睹不止三代人变迁的人带来的喜乐,这是一种难以置信的祝福。另一方面,不利之处就是看到人接受同一样事奉,经历同一样团契,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走上成圣的道路,没有表现出太多进步,这会让人灰心。

你一卷书接一卷书,一节经文接一节经文讲道已有几十年。你是怎样努力在讲道能力方面充满激情地完成这项任务、并且不断进步的?我们怎样才能让我们的讲道不会变得停滞不前?

我年轻的时候就开始讲道,我第一篇讲道大约是在60年前。我已经发现,让我讲道充满活力的,就是圣经这无尽的宝藏。不管多少次我重新回到圣经,不管多少次我重新查看一段经文,圣经都是无尽的宝藏。圣经就像开采不尽的钻石矿藏,我不断发现到处都是钻石,这些钻石有很多棱面。在现在这时候、在我现在的年龄,我会认为自己比以往对讲道的内容更充满热情、更充满激情。我对此总是充满热情。

但我仍然非常喜爱这发现的过程。这让我不断有新鲜感。我仍然在努力明白每一段经文、每一个教义的各样细微差别。我会说,在神话语方面下功夫的所有这些岁月之后,在一周接一周,一天接一天,六十年这样的讲道之后,神的道现在对我来说比以往更显为宝贵,传讲这道,这要比以往是更大的特权。现在我不仅可以预备,也可以从过去的积累提取内容,就在我正在讲道的时候让我明白更多道理,所以这可以说是我自己丰富的经历。我想,如果我到处走,拿我已有的25篇讲道,我到处去,讲同样这25篇道,我就会枯萎死掉了。或者如果我每隔七年、八年或九年就换教会,把同样的讲道循环再用,我认为这与我现在的喜乐和福气是根本无法相比的,我现在是对着同一批人,每个礼拜天早上,每个礼拜天晚上讲道,一直讲五十年,知道不能只重复已经讲过的内容——因为他们已经把讲道做了录音。

当然这就让我需要不断查考,越来越明白圣经和圣经中的真理。我喜爱的,并不是讲道这种操练。我很乐意进行这样的操练。我喜爱的,是把我正在发现的事情宣讲出来的这种特权。因此,这发现的过程其实是所有事情的基础、是我留在恩典社区教会的原因——我留在这间教会没有去别处并不是因为没人邀请我。我留下来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害怕会失去这种在同样地方迫使我要得到更多的新鲜感,而这新鲜感是我生命当中最难以置信的祝福。

这些年来你是怎样过灵修生活的?一位牧师如何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使用神命定的蒙恩之道时保持火热?

一直以来我其实都不明白,查考圣经,明白圣经的意思,好让我可以向其他人传递这意思,这和灵修式读经有什么不同。所以如果我在读圣经,我会停下来问:“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我的本能。查经让我精神起来。但除了查经,纯粹读圣经,这也很重要。在这些年里,我已经努力用许多不同方法这样做。

但在灵修层面,我还做了另外两件事。我喜欢读神特别祝福的人的传记,因为我总是想把自己与其他人,那些在与主同行,被神使用方面,我认为是远远超过我的人做比较。因此我喜爱这种站在神大大使用的人——无论这人是毕大卫(David Brainerd)、威廉·丁道尔(William Tyndale),还是任何别的人——的影子之下,让我谦卑下来的果效。

另外一件事,就是阅读内容丰富的教义材料,无论是文章,系统神学的一部分,或者讲特定教义的一本书。这是我用灵修的心去做的事。许多年前,我在神学院找到一本查诺克(Stephen Charnock)写的《神的存在与属性》(The Existence and Attributes of God),我不晓得还有别的人是像他那样,在当时对神有如此多的认识。最近我读了傅格森(Sinclair Ferguson)写的《全备的基督》(The Whole Christ),这本书丰富了我对成圣和反律主义的认识。

长期来讲,我们怎样才能让基督和福音继续成为我们事奉的中心,不让其他事情把这两样排挤出去?

耶稣在前往以马忤斯的路上说,“看,我就是旧约圣经的主题。”祂去到律法书、先知书和其他书卷那里,对门徒讲所有关于祂自己的事。旧约圣经是对基督的展望,福音书讲的是基督道成肉身,使徒行传是宣告,书信是解释,启示录是得荣耀和得高升。如果你按顺序进行释经讲道,你就绝不会离基督太远。你可能在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福音当中直接看到祂的荣面,然后你听到,贯穿使徒行传的是对祂福音的宣告。如果你根据整本新约圣经讲道,到了你讲完使徒行传的时候,你的每一口呼吸,都有耶稣基督作为中心。然后你进入书信,马上书信就是在解释祂是谁,祂为什么要来,祂做成了什么。

我按顺序释经讲道的原因,是因为我害怕如果不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是因为神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如果你这样讲道,基督就是绝对是每一件事情永无休止的主题。你知道你的焦点应该放在哪里:当你凝视祂的荣光,你就被主改变(主就是那灵),有祂的形状,从一个程度的荣耀进深到下一个程度的荣耀(林后3:18)。我记得第二次讲完约翰福音,我已经讲了马太福音、路加福音,然后是马可福音……我讲约翰福音,讲了第二次,因为许多人在我第一次讲约翰福音的时候还没有加入教会。我讲完了约翰福音的时候说:“在这之后你们想我讲什么?”他们说:“现在我们知道在新约圣经里基督的丰富。我们想,如果去到旧约圣经,在当中找到祂,那就是太好了。”这就有一点像《大家一起找沃里》那本漫画书——如果你不知道祂的样子,你是找不到祂的。但是当知道祂的样子……你就会在每一个地方找到基督。

当人看完全荣耀的基督一眼,他们就会渴慕祂。我从来没有发现有任何主题,有任何人是丝毫比得上祂的,祂对我自己的成圣,对我们会众的成圣来说都是更美。

人们就牧师的耗尽问题写了很多文章,至少它的一部分看起来是与不正确的期待和失望有关。年轻的牧师怎样才能胜过这种挑战?

你认为你会因失望而离开事奉,这是因为你不明白:事奉从来就不是关乎你自己;事奉是你蒙召来进行的服事。在部队里,你作为牧师的任务就是起来保护伙食,而其他所有人都上了战场,如果你是一位好士兵,你就在原地尽本分,做长官命令你做的事。这样你就会在得胜的时候,在照集体照的时候得着荣光。我认为我们让太多的人因着某种个人不满足而离开事奉,却没有让他们接受教训。我认为这会因着未能沉浸在神的话语当中,未能成为一位忠心释经讲道的人而愈演愈烈。因此我对年轻人说:“请注意,在你事奉的前两三年,要进行释经式讲道,努力工作,在经文中进深,把你自己全人倾注其中,你就会开始养成良好的习惯。这些习惯要占据上风,在将来不需要依靠自我操练就能维持,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你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你这样做。一旦你建立起这种持续的习惯,这就会支持你,让你度过艰难的日子。”

如果你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建立起这种习惯,却要熬过失望,这就会更难。再一次,要回头信靠神的话语,信靠神的旨意,信靠神把你放在此地的呼召。向主忠心,为着服事祂心怀感恩,让祂掌管结果。我经常说,你管好你事奉的深度,让神来管好你事奉的广度。某人曾经来对一位老传道人说:“我的会众人数太少。”他回答说:“也许在审判的日子,你会发现你能为之交账的人数已经足够多了。”因此我曾经这样祷告:“主,不要把再多的人给我了。我不要为再多的人责任。”

你有没有在那些未能坚忍事奉的朋友和同事身上察觉出一些规律?如果有,这些规律能怎样帮助我们?

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3章把旧约与新约做比较,讲到这事实,就是他是新约的执事,说明在方方面面新约都是更好。然后到了第4章,他说:我们既然蒙怜悯,受了这职分,就不丧胆。(林后4:1)事奉是一种怜悯。事奉是我们不配得的怜悯。这意味着我不配这事奉,我不能赚取来做这事奉。所以,如果事奉不能让我满足,我为什么要离开不再事奉?就连我能身在事奉当中,这也是一种怜悯……我认为保罗把事奉看作是一种怜悯,即使在他受苦的时候也是如此。

他受苦,不仅因外面的事受苦,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因着为众教会挂心而受苦。这是一种受苦的生活,看到他们的成圣,经常因着假师傅和其他事情变得停滞不前,他就心情沉重。我想,如果你要在事奉中忍耐,你就需要明白,蒙召作神话语的服事,这是一种怜悯;这是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特权,以至于你需要按它原本的样子接受,不求更多。主赋予你恩赐,让你能处理的一切,祂很可能已经都给了你。

假设我是一位神学生,接受训练进行教牧事奉,或者我是一位新手牧师,在我第一个全职事奉岗位上服事——你会如何建议我避免那些在我作基督徒,作牧师方面威胁我的许多陷阱?

让我们认定,你会教导圣经,让我们认定,这是你委身去做的事。我会这样说:爱你的会众。能幸存50年,五个十年,不崩溃,不耗尽,不让会众心生敌意或失望,你就要爱他们。你知道圣灵在一个相信的人生命当中真正的工作,就是生出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所有这些事情都需要在一位牧师的生命当中清楚显明,这样他才能坚持下去。

如果你没有靠着圣灵在你的生命拥有这些美德,你就不会幸存下来。有两件事,其中一样肯定会发生。不是你走,就是会众走,你会身处一家像旋转门一样的教会。你会用凡你所做的事,把他们从后门带进来,在他们认识你之后,把他们从侧门赶出去。因此我要说的一件事,就是你要谨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训。我这样说的意思,就是让那些人知道,因为你爱他们,你就把你的生命给了他们。

我现在怀抱着我一开始服事的人的曾孙。这些家庭爱我,他们爱我的妻子帕特丽夏,他们爱我们一家人,爱我们的孩子,爱我们的孙子孙女。你的生命要正直,因此要谨慎自己。你能幸存下来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圣灵中行,有圣灵在你生命当中显明祂的果子。我会说,证明一家教会特征的,并不是它吸引青年人的能力,而是它留住老年人的能力。这就是一家教会的特征。

如果你问我,恩典社区教会有什么特点,我会说:是同一家庭中一代又一代的人爱他们的教会,在每一方面接纳他们的教会,慷慨和不断奉献,服事,作志愿者的工作,团契,敬拜。这种坚持并不是一个项目的结果。它源自牧者和他会众之间一种深深的爱,在过往几十年间,在各种可能的层面上都饱经考验。它的结果和果子,在牧师和他会众的一切属灵经历当中是最丰富的。但经历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编者按: 本文节选改编自《忠心忍耐:毕生牧养会众的喜乐》(Faithful Endurance: The Joy of Shepherding People for a Lifetime, Crossway, 2019),编辑:Collin Hansen,Jeff Robinson。


译:梁曙东;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John MacArthur Celebrates 50 Years at Grace Church

Jeff Robinson(杰夫·罗宾森)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是福音联盟的高级编辑,同时牧养位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的基督团契教会(Christ Fellowship Church)。他也在神学院担任教会历史方向的客座教授,并在浸信会安德鲁·富勒研究中心(Andrew Fuller Center for Baptist Studies)担任研究员。杰夫和他的妻子丽莎(Lisa)有四个孩子。
John MacArthur(约翰·麦卡瑟)是加州太阳谷(Sun Valley, CA)恩典社区教会的主任牧师,也是玛斯特神学院的校长。他的中译著作有《耶稣所传的福音》(美国麦种传道会,2015)等。
标签
教牧事工
工作与职业
牧师
成圣与成长
讲道和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