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兰经中的耶稣基督
2020-06-02
| 宋柏宇

对于任何敬虔的穆斯林来讲,耶稣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哪怕一位从来没有听过福音、读过圣经的穆斯林都对耶稣有所了解。这是因为在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中,耶稣('Īsā, 又译尔萨)这个名字被直接或间接地提到超过187次。与其他名字相比,耶稣更是《古兰经》中被提到次数最多的名字。相较下,伊斯兰教的先知默罕默德(570–632)的名字却只被提到过五次。在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可以只根据《古兰经》写一份耶稣生平的。那么伊斯兰教和基督教本质一样吗?为什么读了《古兰经》的穆斯林们不转而成为基督徒呢?对于基督徒来讲,我们不只是要为全世界大概十八亿的穆斯林们祷告,我们更要读他们的经典,尝试理解他们的信仰和生活,以此来帮助我们更好地爱我们的邻舍,并且更有效地向他们以言传身教来解释这位道成肉身的上帝无限爱的福音。

在《古兰经》中,耶稣是弥赛亚、神的仆人、先知、安拉的信使。他是从安拉来的一个记号(sign)、一个话(word),且是蒙福的。因此《古兰经》中主要以耶稣('Īsā)和马利亚(又译麦尔彦)的儿子来称呼这位先知。阿拉伯文中的耶稣” 来自叙利亚文 “Yeshū”,其本意同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一样都是 主拯救”的意思。但因为伊斯兰教的教义崇尚启示和启蒙而否认救恩,因此即便 “耶稣” 有拯救的意思,伊斯兰教的基督论并不承认耶稣是先知以外的身分。而 马利亚的儿子” 这一称呼则在《古兰经》中出现了23次。值得注意的是,新约对耶稣基督主要的称呼是 “神子” 和 “人子”,而 “马利亚的儿子” 一词只有在马可福音6:3中出现过一次。奇怪的是,在古阿拉伯文化中,以母亲来称呼一人是闻所未闻的。虽然我们并不知道默罕默德从哪里得到这个称呼,但是我们可以知道他选择这样的称号是为了总结他对耶稣是谁的回答。

天使报讯

《古兰经》3:33-47 和19:1-22主要记载了马利亚如何接受天使关于耶稣降生的讯息。其中记载道(括号内文字均为本文作者所加,用以理解原文): “当时,天使们说:‘马利亚啊!安拉将用他的一句话向你报喜,他的名字叫弥赛亚、耶稣、马利亚的儿子,(他)在今世和后世都是有面子的,是接近安拉者之一。他在摇篮中同人们讲话犹如成年人一样,是行善者之一。’ 她说:‘我的主啊!还没有一位男人接触过我,我怎么会生儿子呢?’ 他说:‘安拉如此创造他所意欲者。当他决定一件事物时,他只需下令说: “有!” 于是就有了。’ 他(安拉)将教授他经文和智慧、律法 (Torah)和福音书。(他)将派他为使者去教化以色列的后裔。(尔萨说): ‘我确已给你们带来了你们的主的一种迹象:我将用泥土为你们做一只鸟,然后,我吹气进去,它将奉安拉之命变成一只(会飞的)鸟。我奉安拉之命能治愈天生的盲人和麻风病患者,能把死者复活。凡是你们所吃的和你们家中所储藏的,我都能告诉你们。此中确有给你们的一种迹象,假如你们是信士。(我奉命而来),以证实在我之前降示的律法(Torah),并把(过去)对你们禁止的一些东西定为对你们是合法的。我给你们带来了你们的主的一种迹象,所以,你们当敬畏安拉,当服从我。安拉确是我的主和你们的主,所以,你们当崇拜他,这是正道’”(3:45-51)。如果我们将这一段与路加福音作比较,就会发现,这里在解释童女感孕的时候强调了安拉的创造能力。《古兰经》3:59这样解释亚当的起源: “在安拉看来,(尔萨)的情况就像(亚当)的情况一样。他[安拉]用泥土创造他[亚当],然后,他[安拉]下令说: ‘有!’ 于是他[亚当]就有了。” 因此,马利亚腹中的胎儿与亚当一样都是被造出来的。虽然耶稣和亚当一样没有父亲,但是耶稣似乎还不如亚当,因为当亚在被造的时候是无父也无母的。因此我们看到,在童女感孕时,《古兰经》不只缺少圣灵的存在和工作,更是否认了耶稣在成胎之前就存在(参约1)。同时,这个被造的孩子又非常特别,因为他不只 “在摇篮中同人们讲话犹如成年人一样”, 更是可以用泥土做一只鸟, 在吹气后使其 “奉安拉之命变成一只(会飞的)鸟。” 在福音书中,我们除了知道襁褓中的耶稣被带到圣殿中献祭(路 2:22-40)以及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在圣殿中与文士论道(路 2:41-52)以外,圣经并没有提到任何耶稣传道前的故事。只有在大概第二世纪写成的伪经《儿时多玛福音》(Infancy Gospel of Thomas)中,我们才看到所谓的关于耶稣儿时的记载。其中就包括耶稣儿时造鸟这一说法。关于这类伪经,第二世纪的教父爱任纽( 130-202) 就指出其不可信性(见《驳异端》1:20.1)。

因此,从一开始《古兰经》便否认了耶稣的神性。穆斯林们因此不能理解为什么尼西亚信经(325–381)和迦克墩信经(451)都认为耶稣基督就是那 “本质与父神相同” 的 “圣子、神的独生子、圣道”。因此,道成肉身对于穆斯林们来讲是不可置信的假命题。

耶稣生平

关于耶稣的成年生活和事工,《古兰经》并不感兴趣,更没有太多记载。《古兰经》提到了耶稣医治病人、使盲人看见、瘸子行走、死人复活(3:48-3; 5:110-115; 57:27),但这些都是简单略过,并没有详细记述。同时,《古兰经》也记载了耶稣所招收的门徒们(61:14; 3:52)。在讲到耶稣的受死的时候(4:54, 4:157-159), 《古兰经》提出耶稣并没有死在十字架上: “还因为(犹太人自吹自擂)说: ‘我们真的杀死了(马利亚) 之子(弥赛亚耶稣)——安拉的使者。’ 其实,他们并没有杀死他,也没有把他钉死在十字架上,而他们只是杀死了与(耶稣)相似的一个人。那些对此意见分歧的人的确充满了怀疑。他们对此一无所知,只凭猜想。他们的确没有杀死他(耶稣)。”(4:157)。不仅如此,耶稣是末日复活的 “预兆”(43:61), 并且他要回到地上,以人的生命改正当日 “脱离正轨”的基督教。之后,耶稣要死、被埋葬,并且在最后审判的时候与大家一同复活 (57:27)。

有意思的是,《古兰经》是唯一否认耶稣死了的经典。这样的结论与大多数圣经和宗教研究相悖。哪怕是近代的自由神学家们或者无神论学者们,虽然同样否认耶稣超然的神性,但都至少承认耶稣的死亡。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在否认耶稣以任何死亡的同时,《古兰经》无疑是在击打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正如伦敦神学院前校长 考特若(F. Peter Cotterell)指出的一样,“一旦确立耶稣并没有死在十字架上,那么也就没有被咒诅的死亡,也就没有背负人类的罪,没有复活,没有升天,没有救赎。因此基督教会的整个神学就此崩塌。”

那么,为什么伊斯兰信仰会如此否认耶稣的死呢?首先,这是因为伊斯兰教对三位一体教义的不理解,甚至错误认知。甚至至今还有穆斯林认为基督信仰中的三位一体指的是圣父、耶稣和马利亚。如果耶稣是神子的话,对于他们来讲,这便是亵渎圣父,认为神可以与人发生性行为。同时,因为没有体(Godhead)和位(person)的区分,伊斯兰教只相信一体、一位的神。因此,耶稣只能是人。虽然耶稣是位先知,但是他却和默罕默德一样,始终是个人。如此,一个纯粹为人的耶稣也就不能拯救人类的罪。同时,伊斯兰教又拒绝认为安拉会让耶稣被杀这样的想法。他们的逻辑是,如果申命记 21:23 提出那被挂在树上的是被诅咒的,那么作为安拉先知的耶稣就不可能被诅咒。否则,就是违反了神的公义,成了背叛的行为。再者,从圣经的角度来说,如果耶稣是先知的话,那他作为先知的祷告(可14:36)就理所应当,而且必须被垂听和应允。从整体上来看,穆斯林眼中的耶稣是道德高尚、品格纯净的人,因此是值得学习和尊敬的。

同时,《古兰经》给基督徒警告,认为他们叛经离道,因此要悔改信认安拉: “有经人啊(即基督徒们) ……(马利亚之子)只是安拉的一位使者,只是他赐给(马利亚)的一句话(安拉创造一件物时,只需下令说: ‘有!’ 于是就有了。)和他所创造的一种灵魂,所以,你们当信仰安拉及其使者们,你们不要说 ‘三位一体’,你们停止说这种话对你们是最好的。安拉只是独一的主。赞美他超绝!他绝无儿女。天地间的一切都是他的。安拉足以做监护者!(弥赛亚)绝不耻于做安拉的仆人,接近安拉的天使们也一样。谁拒绝崇拜他(安拉)并自大,那么,他(安拉)将把他们全部集合到他那里去。至于信仰并行善者,他将让他们获得他们应得的报酬,且赐给他们更多的恩惠。至于拒绝崇拜他(安拉)并自大者,他将以痛苦的刑罚惩治他们。除安拉外,他们绝不能为自己找到任何保护者和援助者。” (4:171-173) 

结语

第八世纪大马士革的约翰(John of Damascus, 或者 Yanah ibn Masur, 675/676-749)是最早以书面形式回应伊斯兰信仰的基督徒。我们虽然对他的生平并不是很清楚,但是约翰一家三代都是在叙利亚的政府中就任要职。由于当时统治叙利亚的穆斯林对基督徒是宽容的,约翰的父亲即便是位敬虔的基督徒,依然被掌权者信任。约翰后来在720年左右辞官,来到巴勒斯坦成为修士。在约翰的150多部作品中,有两部是关于伊斯兰信仰的。通过对伊斯兰信仰的研究,约翰指出其与基督信仰的两个最基本的神学差异。第一是关于基督救赎的死。第二是关于神体(Godhead)的本质。因此,在约翰的《正统信仰》(The Orthodox Faith)一书中,他虽然没有提及伊斯兰教,但却清楚地提出基督信仰的特色,也就是在耶稣基督降临之后, “偶像的祭坛和庙宇被推翻。神的知识被埋植。同本质 (consubstantial)的三位一体之神,非被造的神体(Godhead)得着敬拜,就是那一位真神,造物主,一切的主宰。人们施行美德。通过基督的复活,复活的希望被给予。魔鬼在面对曾经在它们权力之下的人们时颤抖。是的,最奇妙的是这一切都通过一个十字架上的受难和死而成功地带来。神知识的福音在全世界被宣讲,并使得抵挡者们逃跑,却不因为战争和武力。然而,是因为一小部分没有武装的、贫穷的、没有才华的、受逼迫的、受折磨的,将死之人们,通过宣讲在肉身被钉死的那位,劝说了那智慧的、有权柄的,因为那被钉的全能的能力与他们同在。就是那之前如此恐怖的死亡都已经被战胜,之前被轻视、憎恨的,现在在生命前被喜爱。这些就是基督来临所带来的成功的果效,这些就是他大能的彰显… …哦,基督,哦,智慧、权柄,神的道,全能的神!我们这些没有方略的人们该向你偿还你呢?因为一切都是你的,你向我们并不所要什么,却使我们得救。就连这个都是你给我们的,并且因着你无法形容的良善,你向那些你所接纳的人们彰显恩典。”(4.4)

如同主耶稣在该撒利亚•腓立比所问的一样,“你们说我是谁”(太16:13-20)这个问题对于基督徒和穆斯林来讲依然非常重要。在观察过《古兰经》中的耶稣后,我们看到的是我们需要为穆斯林归信祷告的迫切性。如同《公祷书》中的祷告一样,让我们一同祈求: “哦,满是怜悯的神,是你创造所有人,你更不憎恨任何你手所造的,你更不喜悦罪人的死,反而愉悦罪人悔改、常生:求你赐怜悯与犹太人、穆斯林、不信的人们、以及异端们,将他们从自己的一切无知、心地刚硬、以及轻视你话语的罪中回转;所以,恩主,领他们回家,回到你的羊群中来,使他们作为真以色列的残余而得救,使我们成为同在一位牧羊人下的羊群,就是在基督耶稣,我们的主,那永生且同你和圣灵同坐为王,同为一神的,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同时我们更看到基督论的重要性。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我们自己的基督论,以圣经和信经来纠正我们自己信仰的盲点和不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与穆斯林邻居作见证的时候,向他们呈现一位与《古兰经》所记述的不同的耶稣基督。

宋柏宇是加拿大福音联盟的总监特助和编辑,同时也是多伦多安卓·福乐浸信会历史研究所(The Andrew Fuller Centre for Baptist Studies)所长助理和副研究员。
标签
圣子
耶稣
伊斯兰
穆斯林
古兰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