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从他们而出,也是为他们而来
2019-11-01
| Sam Guthrie

整本旧约为我们预备了圣诞节的早晨,而新约则是以一个对我们的生命有着重要意义的家谱开篇(马太福音1:1-17)。

耶稣的家谱不仅仅是一串名字,只要快速浏览一下,就能抓住福音的“实质”,它也不是在那之前的以色列故事。相反,耶稣的家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鸟瞰神鲜活而又具历史性应许的视角——这应许使我们立足于过去,如今又坚固我们,并将我们推向未来。 

为王的到来预备道路

马太有意列出这些名字,心中存着那个关于弥赛亚的应许。事实上,他的家谱并不是一个静态的名单,而是一部伟大戏剧的素材。就像亚伯拉罕这个名字,让我们想起了以色列被拯救是由于以撒超凡的出生。从大名鼎鼎的大卫到粗略带过的以利亚敬,这家谱揭开了以色列救赎的剧本。

此外,它还不同寻常地纳入了女性。被提到的几位女性在不同程度上以滥交和贫穷为特征:她玛曾化装成妓女和她的公公犹大同寝;喇合可能是个妓女,在耶利哥的城中隐藏了以色列的探子,因为她相信神救赎的大能;路得,一个摩押女子,本是被禁止进入以色列家的,直到波阿斯娶她为妻;拔示巴,被简单地记载为“乌利亚的妻子”,与国王通奸;马利亚,耶稣的母亲,因未婚先孕被轻看。 

家谱中的这些男人和女人代表了耶稣所出自的人群,耶稣也是为他们而来。耶稣并非出生于良好的王室家庭,上帝的儿子选择了这样一个特别的家族脉络,完全了解它的任性和罪恶。布莱恩·史蒂文森( Bryan Stevenson)是一位作家兼律师,他常和监狱里的犯人打交道,他经常对他们:“你们比你们所做过最坏的事情还要坏。” 在这个族谱的最后,救赎主的降生以最真实的形式宣告了这种情节:你比你做过的最坏的事情还要坏。你的罪是大的,然而神对你的爱更大。

马太所列的家谱给了我们一个又一个名字,他们是被杂乱地、有目的地、命令式地安排在历史的进程中,进一步为耶稣预备了道路。这是一份真实的人物名单——全都是罪人,有些是有信心的——他们经历了磨难和幽谷,塑造了以色列的历史进程,将我们带到了童贞女生子的门口。

应许的背景让我们从苦读旧约以及被动阅读马太福音的家谱,回到了我们座位的边缘。因为耶稣,我们不能再用同样的方式看待在他之前的经文。正如神学家泰德·比林斯(Todd Billings)所言:

鉴于耶稣基督的降生,旧约呈现出了新的、无法预见的重要意义……耶稣不只是一位伟大的教师,也不仅仅是一位长着四肢和嘴巴的神。在耶稣里,整个以色列历史,乃至透过以色列,整个人类历史被重述或被重新演绎了一遍。

不过这次,它完美地成就了。 

等待王的再来

我们也必须知道这个应许在我们当前争战中的范围。正如以色列人在黑暗罪恶的世界等待他们的王来临,我们也在如此等待。无疑,这样的等待伴随着痛苦和不确定。在《指环王:双塔奇兵》中,山姆和佛罗多正在执行他们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拯救中土世界。在极度绝望中,佛罗多说:他不能再坚持下去了。山姆这样回答:

我知道。一切都是错误的。按理我们都不应该在这里,佛罗多先生,但是现在我们在。这就像那些伟大的故事一样,那些真正重要的故事。它们虽然充满了黑暗和危险,有时候你甚至不想知道结局会如何,因为结局怎么会是令人开心的呢?发生了这么多的坏事,这个世界怎么可能再回到它起初的样子呢?但是到最后,这阴云将会过去,甚至黑暗也会过去。 新的一天会来到。当太阳照耀的时候,它会发出更加清晰的光芒。这就是那些陪伴着你的故事,它们很有意义。虽然你现在还太小,不能理解其缘由。但我想,佛罗多先生,我能理解,我现在已经明白了。那些故事里的人们,他们有很多次机会回转,但是他们没有。因为他们抓住了一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些好人,佛罗多先生,值得为之奋斗。

山姆所说的那些人就像是旧约中的男女英雄们,许多的见证人走在了我们的前面。因着基督的缘故,我们与他们同作见证。他的降生使以色列的历史和我们的历史都变得完全了。它证实了那些故事里的每一个名字,是它们指向了那个最伟大的名字: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赛亚书9:6)

基督的降临, 我们可以坚定不移、满怀期望地读马太所列的家谱,因为我们知道谁在家谱的尽头。我们知道谁在第一个圣诞节的早上降生了,我们也知道谁在第一个复活节主日复活了。 同样,我们知道新的一天将要到来,到那时神的荣光会照亮一切(启示录21:23 )


译:Feng Lin;校:刘晴。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Jesus Came From Those He Came For

Sam Guthrie(山姆·格斯里)毕业于哥登学院(Gordon College),目前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的一家软件公司工作。 他和他的妻子,汉娜,是救赎主社区教会(Redeemer Community Church)的成员。他们喜欢跑步,咖啡,还有户外活动。
标签
旧约
道成肉身
圣诞
新约
家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