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结束了吗?
2019-01-28
| Kevin DeYoung

今天如果你问一个基督新教的信徒,对正统基督信仰最大的威胁是什么,他也许会说是太多挂名的基督徒、性革命,或老派的自由主义。但是如果是在一百年前,你问一个基督新教的信徒同样的问题,他几乎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是罗马天主教。直到最近几十年——大概只有几代——在这个国家(美国),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形象才变成这样倘若不是敌人,也必然是给不同队打球的对手。

今日,绝大部分的敌意已经消除了。在很大程度上,基督新教和天主教之间的融洽是一件好事。基督新教和天主教都发现自己在文化战争上是战友,反对堕胎,维护传统婚姻,对抗道德相对主义和世俗人为主义。而且在一个贬低教义的年代,比起他们自己宗派里自由派的会友,福音派基督徒和一位精通历史正统的、敬虔的罗马天主教徒,在神学上反而有更多的共通之处。我个人曾得益于天主教的作家如切斯特顿(G.K. Chesterton),理查德·约翰·内斯(Richard John Neuhaus),和罗伯特·乔治(Robert George)。我很尊重天主教会在一些道德议题上采取一种有原则的、不哗众取宠的立场。

然而,基督新教和天主教之间的神学鸿沟仍然是巨大的,在一些地方也很深。倘若我们关心对改教家们来说最宝贵的一些教义,我们就万万不可以假定“宗教改革已经结束了”,有如所有的神学山岗都已经被削平,所有的神学山谷都已经填满,变成了平原。

以下是一些仍然使天主教和基督新教分裂的教义要点。无疑地,许多罗马天主教徒并不真的相信(或甚至知道)罗马教会的神学说了什么。我不是说我确切知道罗马天主教徒在所有这些范围真正的想法或做法。但试着去明白官方教会文件,我们可以对天主教徒应该要相信的,有一个良好的掌握。他们应该相信的包括一些唯独圣经的基督新教徒所无法肯定的要点。

教会

自从梵蒂冈第二次大会以来,罗马天主教会就经常软化他们对基督新教徒的立场,称他们是“离散的兄弟”。然而,要成为完整教会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浸泡在罗马天主教的圣礼系统、圣品秩序里,并且要服在教皇的权柄之下。“与借着教宗和主教们治理教会的基督相结合的人,便是完全加入了教会的团体。”(天主教教理,811)此外,当教皇从他的宝座上(ex cathedra)上说话时,也就是说,当他做出官方的教义宣告时,会被认为是无误的。罗马教会有七样圣事,而不是如基督新教徒的两样圣礼:圣餐和洗礼。(天主教还有悔罪、圣秩圣事、婚姻、坚贞礼,以及临终圣事。)

圣经

天主教的圣经正典比较厚。除了新教圣经的六十六卷书之外,天主教圣经还包括了次经,如托比特书(Tobit)、犹迪传(Judith)、马加比一、二书,西拉书(Sirach),巴录书(Baruch)。比起新教徒,天主教的教导也更高举传统的地位。就算许多福音派信徒忽略传统和古人的智慧,但是天主教神学不只是尊敬传统,更把传统神圣化。天主教教理说:“圣经和传统,两者都该以同等的热忱和敬意去接受和尊重。”(82条)同样,教会训导权(Magisterium)具有做出最后解释的权威。“正确地解释书写的或传授的天主圣言的职务,只委托给教会内活生生的训导当局,即是与伯多禄(注:彼得)的继承者——罗马教宗共融的主教们。”(85)

圣餐

天主教信仰的核心是弥撒(他们的敬拜服事)。弥撒的核心是圣礼的庆典。天主教徒相信,饼和酒会变质成耶稣基督真正的身体和血。这些元素是教会提供的献祭,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工作的祭礼。这不只是纪念基督的献祭,而是同样的赎罪工作:“基督的祭献和感恩祭的祭献(译按:即圣餐礼)是同一个祭献……这祭献是真正的赎价”(1367)。

洗礼

天主教教导,“成义是透过圣洗、信德的圣事,赐给我们的”(1992)。洗礼的水洗净原罪,使我们与基督联合。洗礼不只是恩典的记号和印记,实际上是传递救恩的恩典。

马利亚

马利亚不只是基督的母亲,而是教会的母亲。她还是无罪受孕(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而她在地上生命结束后,“身灵一同荣召升天,被上主擢升为宇宙之后”(966)。她为教会代求,“继续为我们获取永生的恩惠”(969),“在恩宠的秩序内,圣母是我们的母亲”(968)。马利亚不只是耶稣充满信心的母亲,“她升天以后,祂在救恩中的角色从未中止过,她以一再的转求,……因此在教会内,人呼求荣福童贞为辩护者、辅助者、救急者、中保”(969)。

炼狱

在上帝恩典中过世的人,却仍然没有完全洁净的,虽然有永生的保证,仍然必须先经过炼狱的净化。因为相信这种居间状态的存在,罗马天主教就发展出为死人祷告的做法。“为使他们得到炼净,进入天主的荣福直观中。教会也鼓励人为亡者行施舍、得大赦和做补赎”(1032)。关于那些没有听闻福音的人的救恩,天主教教理说:“一个人若非因己罪,而不认识基督的福音及其教会,却能真心诚意地寻求天主,在天主恩宠的感召下,按照良心的指示,努力承行天主旨意,也能获得永远的救恩。”(847)

功绩(功德)

天主教教导,“你可以赚取你的救恩”,其实并不是一个公平的说法。也许有些天主教徒如此相信,但是罗马官方的教导比较微妙,但同样令人困惑。天主教教理的总结是:“在恩宠的领域里,主动属于天主,没有人能够在皈依的开始,获得宽赦及成义的最初的恩宠。在圣神和爱德的推动之下,我们才能为我们自己并为他人赚得为成圣、为增加恩宠和爱德,一如为得到永生有用的恩宠。”(2010)

称义

天主教的教导排斥基督新教对归算的义的理解。问题在于:使我们得到赦免,与上帝和好的义,是一个作在外面的义,还是算在我们帐户上的义?天主教认为是前者,新教说是后者。这种注入的义和归算的义的差别是:注入的义就像你手中握有实实在在的一百美元的现金,而归算的义就好像有一笔转到你的户头里的一百美金。根据天主教的教导,称义(天主教译为成义)不只是上帝根据基督的工作宣告我们有义的地位,它也包括内在的人的更新,与上帝的和好。当然,这些也是好事,但是天主教把这些算作称义的一部分,也透过它们而称义,而不是唯独通过信心。十六世纪天主教为反对宗教改革所开的天特会议(Council of Trent)如此宣告:“若有人说:人称义唯独是因为基督的义归在他身上,或唯独是因为罪得赦免而须圣灵在他们心中倾注恩典和慈爱,又或说我们类似称义的恩典纯是上帝的好意──让他受到咒诅。”(Canons Concerning Justification, canon 11)

天主教徒和新教徒是否应该彼此宽容,互相尊敬?当然。我们是否会肩并肩在一些重要的道德和社会议题上共同努力?经常会。我们是否会在天主教会的崇拜里会找到重生的基督徒?毫无疑问。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间是否还有一些重大的教义使他们分裂?绝对是!我们不会假装说没有而偏袒任何一方。

主啊,求你用真理使我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s the Reformation Over?

Kevin DeYoung(凯文·德杨)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七个孩子。
标签
改革宗出版社
宗教改革
天主教
基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