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与基督信仰相悖吗?
2019-11-09
| Kevin DeYoung

我并没有兴趣对两党(指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译注)的就业促进计划作评论。双方无疑有很多对经济增长有益的好点子,也有许多坏点子是需要避免的。对此我还是让读者自己判断。

然而我觉得,私营经济如何产生就业岗位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思考。基本而言,就业岗位产生于手中有钱,并想要把钱花在更多人身上的人。这意味着:

  1. 雇主需要有钱。他可以花自己的钱,或者他可以从投资者或银行借钱。但无论如何他必须手中有可以支配的钱。
  2. 雇主必须相信在新雇员身上花钱对他的生意有好处。我们可能希望雇主只是为了雇人而雇人,但那不是世界运作的方式。当雇主想要做慈善时,他们宁可捐赠给教会或母校。但是对于自己的生意,他们知道他们需要赚钱。于是,他们只有在相信更多人力资源成本最终能从增加的营收中弥补回来的时候,才会去雇佣新人。
  3. 雇主必须愿意承担风险。雇佣新人的是一件有风险的事,雇主不能确知他们能从新雇员得到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利润会如何受到影响。他们跟随趋势,追踪收入,将钱妥善保管,但最终,每一次业务扩展都有风险。
  4.  雇主必须多少对自己关于将来的预测有信心。是的,风险是不可避免的。但是精明的生意人会设法去最大限度降低风险。他们需要知道他们得缴纳多少税、现有法律执行是否公平、将会有怎样的法规要遵守、竞争对手那里正在发生什么、他们需要购买的物品价格正在怎样变动、海外市场行情如何等等。所以有数不完的事情他们想要了解。他们不能知道全都的因素,但是他们越能预估未来,就越有底气去承担风险。

这一切背后

当然,如果雇主不赚钱,以上这些就都是空谈了。几乎没有生意能够在利润不增加,或者人们对利润增加没有强烈的信心的情况下实现扩张。

那么利润从何而来?

人们以高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出售物品或服务的时候就产生了利润。无疑,的确有一些贪婪的人会以牺牲原则、利用他人良善的手段去追逐利润,但利润本身不是坏事。事实上,利润让我们知道我们正在提供人们觉得有价值的产品,利润也帮助我们将资源分配到人们需要的物品与服务中。

当同样的物品或服务可以更低的成本提供时,利润便上升。在公平的竞争下,价格最终会下降,使消费者受益。这一游戏的正式名称是“生产力”。当同样的物品能够以更低的价格生产时,生产力便上升。生产力的上升带来经济的扩张。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的受益是一样的:比如一个行业的突然盈利可能是另一行业的坏消息。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生产力的增加,这对经济的整体净效果是正向的。那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就业岗位。

让我来进一步说明。

哞先生与他的挤奶女工

哞先生(Mr. Moo)从事卖牛奶的生意。他每加仑牛奶收5美元。镇里所有人都要牛奶,所以每个人都付给哞先生5美元购买一加仑牛奶。但是哞先生想要赚更多的钱。也许是他贪婪、也许他想增加对他教会的奉献、也许他要购买一辆新车、也许他刚有了新的孩子——需要吃的和穿的、也许他想赌赛马,不管什么原因,哞先生(如同几乎每一个人)想赚更多的钱。他应当怎么做呢?

他可以抬高牛奶售价,但他意识到当奶价在6美元每加仑时,他的有些顾客会开车到邻镇去买牛奶,那里的价格只有4.75美元每加仑。所以他转而去努力降低成本。他生产一加仑牛奶花费4美元,但是他想要做得更好。于是次月他将挤奶女工替换成了挤奶机器。这需要一笔可观的初期投资,但一年不到,挤奶机的成本就已经赚了回来。因为不用再支付挤奶女工工资,他的牛奶生产成本只需要3美元。现在他的售价是4.25美元,既省了顾客的钱,又增加了自己的利润。

这个简单的例子显示了生产力如何推动利润。哞先生找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他花更少的钱做同样的事。

但是读者会问,这对哞先生之外的人有什么好处呢?这样说吧,当其他的农户也购置了挤奶机,他们的成本也下降。所以他们降低了售价,希望吸引更多顾客。哞先生做的正是同样的事。尽管他现在更有钱了,他的顾客同样也是。他们在每一加仑牛奶上省下了75美分(现在4.25美元,原来5美元)。现在他们还是享有和以前一样的牛奶,但是有更多的钱。于是经济得到了增长。

那还不是全部,哞先生口袋里有了更多钱后,他就会更多地外出就餐。这促使当地的汉堡店聘用了更多的厨师。所有新机器需要维护,所以当地的维修工招起了学徒。杂货店老板因为在牛奶上花费降低,便能多雇佣一名装袋工。医生因为在奶制品上省下了钱,便有更多的可支配的钱,于是他捐助了当地的一家博物馆,使得后者能新购买两幅画作,而那位画者正在成为艺术家的道路上努力着。当初没有人料到哞先生的机器将会帮助那么多人,创造那么多工作岗位。也没有人会真正注意到,但这些都真切地发生了。

但那些挤奶女工呢?的确,她们失业了,她们的生活至少在短期内因为创新而变糟糕了。似乎那些吓人的挤奶机搞乱了一切。事实上,镇长几乎要立法禁止挤奶机,也有人想要设立一项新的挤奶机税用来抑制农户购买它们,以帮助挤奶女工维持工作。但这些最终都没能发生。与之相反,农户们不断购置挤奶机,挤奶女工们持续失去工作。这给挤奶女工与她们的家庭带来了艰辛。

然而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一些挤奶女工去了挤奶机制造商泵先生(Mr. Pump)那里工作。他的生意正在急速扩展,需要更多工人去生产更多机器,所以他雇佣了一些挤奶女工。同时记得,因为奶价的下降,奶酪、披萨和酸奶的价格也随着下降。所有人的购物开支变少了。整个镇子虽享用着同样的产品,但现在更有钱了。所以沃尔先生(Mr. Wall)和玛先生(Mr. Mart)决定新开一家二手品店。那位一开始为忙碌的沃尔先生与玛先生照看孩子的乐卓女士(Mrs. Lovejoy),现在决定开一家托儿所。正如沃尔先生与玛先生那样,她也雇佣了一些先前的挤奶女工做帮手。一些已成家的挤奶女工决定她们不再需要去工作,因为日用百货比以往便宜了,整个家庭能以更少的开支度日。失业是艰难又丢人的,但五年后,得益于哞先生购置挤奶机,整个镇子生活变好了:工作岗位更多了、家庭能够购买更多的东西,并且有更多的冰淇淋让每个人享用。

回到要点

这则小寓言的要点是要强调生产力的厉害之处。显然,我的故事是大大简化了的。这个例子没有考虑到有些技术存在道德上的疑问,以及有些人会以不道德的方式使用技术。美德对所有蓬勃发展的经济都是必需的。经济学家们称之为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这只是对信任、诚实与法制的一个花哨的称呼。当腐败横行时,经济必然会受拖累。所有的经济体都需要一套由中立的执法人公正执行的规则。这一切在我们的资本主义朋友哞先生的故事里是默认的前设。

我不相信圣经规定了某种特定的经济体系。基督教并没有要求社会实行资本主义,但基督教原则的确坚固了资本主义的基础。这其中最重要的是“资本”自身。我们一般一听到“资本”,便想到钱。但那不是唯一或最重要的资本。请记住,“资本”(capital)一词来源于拉丁语中的“头”(caput),资本主义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人的头脑。资本主义的引擎(“头”)是神赐的,让人去发明、创新、有动力征服与驾驭、有能力,和有责任。当人类从无到有造出产品,或当我们更有效率地造出同样事物时,我们里面神的形象便得到了彰显。我们将黑漆漆黏糊糊的脏物变成燃油,将沙子变成硅,做成芯片,那是人类聪明才智的结果。生产力由此得到提升。事情就是这样运作的:生产力增加拉动利润,而利润是创造就业岗位的根本。


译:Alex Liu;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s Capitalism UnChristian?

Kevin DeYoung(凯文·德扬)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八个孩子。
标签
世界观
经济
资本主义
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