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你而言,我这个牧师比凯勒和派博更棒?
2019-12-23
| John Beeson

今天,美国基督徒人人都能听到优秀传道人的讲道。

透过互联网,他们可以便捷的获取这个世界上集智慧、影响力于一身的思想家、演讲者分享的内容。就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你就可以马上把那些资源下载到家中、办公室或你的车里。

但如果你生在550年前的欧洲,你很可能连一本圣经都没有,甚至你所在教区的神父都没有一本完整的拉丁文圣经。当然,他可能只会一点点拉丁文,有了圣经也不会读。直到宗教改革,人们才有机会读到自己本国语言的圣经。

从公元500年快进到今天,对于身处西方世界的我们,不仅仅能随时随处的查考《圣经》,我们还能毫无阻碍的获取那些最棒的圣经教导。这是多大的恩典啊!

但是,作为我这样一名平凡的牧师,问题来了:我的竞争力在哪儿呢?作为会众,何苦加入一间地方教会呢?既然可以听提摩太·凯勒,约翰·派博最好的讲道(你也可以把他们的名字换成你最喜欢的讲道者),为什么还要在你这位无名牧师身上花时间呢?(即便他已经很努力了)

我比不过他们。我从来没有上过“全美最棒传道人”榜单。说实话,我也没有上榜的愿望。

我在你们中间

但是,总有一些事情是那些伟大的讲员做不到,而我却可以为教会做的:我就在这里。我能够牧养你们。我能够(只要你们对我有足够的耐心)记住你们的名字和你们的故事。我能够为你们祷告。当我在准备这周讲道的时候,我心中可能会想到你或你的某个朋友。如果你对讲道有疑问,或正在选择大学、约会对象或是在婚姻和育儿的问题上寻求智慧,我保证会回复你的电子邮件。

我会去你的婚礼现场,当你的爱人朋友去世的时候我会伴你祷告,而且当你偏行己路的时候我一定当面指正。我不是一个完美的牧师,但你若委身于基督的教会,我向你保证我会对你委身。

彼得前书5:1-3中,彼得这样要求地方教会的牧师:

我这作长老,作基督受苦的见证,同享后来所要显现之荣耀的,劝你们中间与我同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

我喜欢其中一个不起眼的词:中间。第2节里的这个词把我和其他所有更好的讲道者、圣经教师们做了一个区分,因为只有我才在你们中间。我就在你们中间。我自己就是上帝在本地群羊中的一员。上帝赐予我们不同的恩赐彼此服侍。作为会众的你用神给你的恩赐在许多方面祝福了我,而我也会用自己的恩赐全力祝福你。

我们拥有彼此

正因我们在彼此中间,我欢迎你对我的生命说话,而我也会践行基督对我的呼召,以谦卑且荣耀神的方式善用恩赐。我如何全心服事不会为我赢得任何奖赏,但由于神的旨意和设计,这些服事会影响你。“我就是上帝委派给你的那位牧师”——我为此感恩。

在这个地球村中,牧师很容易把自己牧养的教会放在更广的处境或更大的舞台进行比较。我们会做这样的梦:我希望在一个更重要的城市中建立教会,或牧养一群非常有影响力的人。不知感恩让人从心发出怨言,野心令我们的双眼充满嫉妒。我们会这么想:如果_____就好了。当我们的心中只有自己的时候,当我们对罪听之任之的时候,我们就会陷入这样的光景。

但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在你们“中间”好像是条双向车道。上帝通过呼召我和我的家庭与你们在一起来祝福我们。上帝把我们召来图森。祂把我们呼召到新生命圣经教会。祂定意要让我在这间教会中使用恩赐。祂给我这样的特权,牧养、照看神的群羊。

最合适我的教会

不仅仅对你们而言,我是最好的牧师;对我而言,你们也是最好的教会。

为什么你们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好的教会?因为你们知道我最糟的样子,却还爱着我。一次次我表现得没有智慧,你们却一次次的原谅我。当我言语苛责的时候,你们也赦免我。尽管我在许多方面并没有恩赐,你们也表示理解。

为什么你们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好的教会?因为你们投资在我身上。新生命教会提供了书籍、组织了会议、安排同工退修、以及对我们的教练和辅导。你们为我和我太太安排约会之夜,我们后院里许多树都是你们送的。

为什么你们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好的教会?因为你们允许我管理自己的恩赐。我所提供的你们都接纳,是你们让我成长为一个更好的牧师并领袖。

为什么你们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好的教会?因为你们信任我,尤其当这样做并不容易的时候。在一次教会分裂后,我空降到了这里。你们有许多理由怀疑一个新面孔,但是你们邀请我进入家中,如同邀请你们的爱人进入永恒;你们走进我的办公室,分享自己的难处与挣扎;当我讲道的时候,你们渴慕谦卑的坐在台下。

为什么你们对我而言是最好的?因为你们和会众们一起参与服侍,你们为我祷告,你们与我一起服侍,你们参与基督的事工,贡献时间,能力并努力改变我们所在的社区。在财务方面,你们也表现得乐捐。

为什么你们是这个世界上对我而言最好的教会?因为当我的家庭经历快乐和痛苦,都有你们相伴。当我们把领养的孩子抱回家时,新生命教会的朋友们和我们在一起迎接。当这个孩子离开我们被州政府送往另一个家庭时,你们和我们一起流泪祷告——哪怕,我们认为这是一件糟糕的错误。

感谢你们,我所宝贵的弟兄姐妹。在这个世界上,你们对我而言是最好的教会。感谢你们接纳我为上帝给你们的牧师。


译:之是;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I’m a Better Pastor for You Than Keller or Piper

John Beeson(约翰·毕昇)是亚利桑那州图森市(Tucson, Arizona)新生命圣经团契教会(New Life Bible Fellowship)的带领牧师之一(这间教会由两位主任牧师共同带领)。他毕业于哥顿大学(Gordon College)和普林斯顿神学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已婚并有两个孩子。
标签
互联网
教会
牧师
教牧
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