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话要说
2018-11-01
| Nancy Guthrie

当电影《国王的演讲》(The King’s Speech)到达高潮时,英王乔治六世(King George VI)终于在他非比寻常的语言治疗师激发下,大声吼出,“我有话要说!”(I Have a Voice)——这一刻,是他与口吃作战的转折点,最终他不负使命,成功在战时带领了他的国家。

我猜想,总有那么一刻,我们会发现自己“有话要说”——并且,我们要说的话,值得这个世界倾听和铭记。我们要勇敢地为不能说话的人发声;我们要谦卑地为正义、怜悯和公义发声;我们要毫无羞愧地为神应得的赞美发声。  当耶稣进入耶路撒冷时,法利赛人让耶稣制止那些大声赞美上帝的门徒,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 (路19:40)

当我听到柯林·菲尔斯(Colin Firth)饰演的乔治六世挣脱羁绊,高声宣称:“我有话要说”时,我禁不住想到“渴慕神2008国际会议”中鲍勃·考夫林带来的信息“语言的奇迹:当我们歌唱时”(Words of Wonder: What Happens When We Sing)。我一直在思考他所说的:

问题不是“你有话要说吗?”

问题是“你要歌唱吗?”,如果你被十字架上的耶稣赎回,那么你确实应当歌唱。

“我有话要说”表面上看起来,多半是关于我的想法、权力和地位,并以此确立我的力量,维护我的主张。然而,当我说“我要歌唱”时,是高声颂扬那位满有慈爱怜悯的、至高的神,是祂寻找和拯救像我一样的罪人;是邀请祂在我的生命中掌权,在祂的光照下看到自己,并赞美祂的权柄和伟大,让祂的真道重塑老我,让祂的真理浇灌新生。

柏蒂(Bertie,乔治六世小名)最终是如何能够演讲、呼召,找回他的声音的呢?在一生之久的沉默后,他终于宣泄出深深禁锢在王室礼仪下的伤害、挫败和怒气。因为这样的宣泄情节,影片被定为R级。我必须放弃什么才能从表达自己,转向赞美神呢?我必须放下骄傲——这样的骄傲,使我担心我的嗓音是否动听,多于关注救赎主的荣耀;我必须放下自恋——这样的自恋,让我过多关注自己的想法和身边人的评价,关注我的忧虑和我的计划;我必须善用神所赐下的声音,好好宣告神在这世界上的荣耀,无论是我的城市、我的家庭,或我的头脑。是的,毋庸置疑,祂当得我们至高至纯至深的情感,这情感让赞美宛若新生。

我要大声说话,更为重要的是,我要大声歌唱。“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我的诗歌,也成了我的拯救。”(出 15:2)


译:孟劼;校:谢昉

Nancy Guthrie(南希·葛丝瑞)是田纳西州富兰克林的基石长老会教会的成员。她在自己的教会,在美国各地和国际会议上,以及在《在旧约里看见耶稣》系列书籍和DVD中教导圣经。 通过她与她丈夫大卫主持、为那些因为失去孩子而哀伤的父母举办的“暂时退修”活动,通过"分担悲痛"系列视频以及诸如《持守希望,聆听耶稣对你的悲伤说话》的书籍,南希为哀伤中的人提供陪伴和圣经辅导。
标签
影评
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