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共同的善”而努力
2019-01-10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欧业·瓦杜(Oye Waddell)14岁的时候,注意到他有一些朋友开始赚不少的钱。

他说:“我们在公园打篮球,他们开始驾着好车、穿着全新的衣服出现。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我想:‘慢着,我知道你们家没有这些钱,你是怎么办到的?’ ”

不久他就明白了。“我一个朋友的母亲向我要毒品,她认为我也是贩卖毒品的。”

瓦杜不是,也没有(虽然蛮吸引他的)。当他的高中同学锒铛入狱,或入土的时候,他进了华盛顿州立大学,在那里他看到毒瘾、暴力、和坐监不断的毁掉一个人的生命、家庭、和社会。

瓦杜一家(欧业,桂丝和他们的孩子)住在凤凰城/奋斗凤凰城(Hustle PHX)提供

因为迫切的想要帮助这些朋友们,他选修社区发展的课,毕业后他搬回洛杉矶开创了一个基督徒的体育事工,随后又搬到凤凰城学习如何开办特许学校,并且打算建立教会。

之后,在六年之前,瓦杜的生活发生了急转弯,他没有做一般非盈利组织为低收入社区所做的那些常见的的慈善工作。

他开始搜出那些奋斗者——那些让他想起老朋友的人——有雄心、有聪明、有创业心,却没有资本、关系,也没有机会进入合法商业界的朋友们。他为他们提供商业技巧的教学、引介其他商业界的人,也为他们提供经济援助。

他也教他们对工作的新看法,告诉他们工作是神在伊甸园里创造的,但已经被罪污染,然而他们可以将它更新为健康的、合法的、服事神与邻舍的方式,回到起初的设计。

瓦杜给凤凰城的奋斗者一个新的奋斗——重新再造的奋斗。

里卡多·史杜华与瓦杜同样是在洛杉矶城区长大的,如今是救赎教会的牧师,也是瓦杜开创的这一事工理事会成员。他说:“好比我的孩子,小时候玩他们不该玩的东西时,我不会只告诉他们’不准玩那个’,我会给他们另外一个东西。”

从2012年起,“奋斗凤凰城”事工(Hustle PHX)帮助了创业者开创窗户清洗公司,扩大了割草公司,协助销售自制冰淇淋。它帮助了一位花店老板明白她的营业目的(服事神和人);帮助了一位干洗店老板学会如何收费、管理员工;帮助了一位咖啡店老板扩大营业,也同时为社区带来方便。

史杜华说:“‘奋斗凤凰城’的事工真是奇妙,着眼在人的独特之处与创意,又造福社区。我们看见神如何为家庭与社区赎回恩赐。”

洛杉矶

1978年,瓦杜出生在洛杉矶市中心。他4岁的时候,快克古柯碱——比古柯碱容易使用也比较便宜的一种古柯碱——在市面上出现,南佛罗利达州是它进入美国的主要入口。在州政府遏止之下,那些毒贩就透过洛杉矶的帮派转移了阵地。

瓦杜提到加入这些帮派贩毒,说:“因为我不肯参与,曾有许多争战。”那种钱很吸引人,特别是对瓦杜这种有创业倾向的人;但是他有母亲、运动、以及教会为家(虽然当时他只是个挂名基督徒)都在帮助他信心坚定。

瓦杜在大学期间开始认真的面对信仰。他与麦克·顾恩(行动运动家Athletes in Action 的领导)一起住了一阵子,并且观察他;“本来只打算一个月的,结果变成两年。”瓦杜说:“他门训我,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到了基督信仰。”

瓦杜“对商业充满热情”,但没有主修商科,甚至没有选修过一门课。

“我的课程都跟社区发展有关,”他说道:“我想要回到洛杉矶中南区,为我的社区做一些事。”

瓦杜本来想从政,直到他的一位教授告诉他,要做改变,非营利组织是比较好的管道;于是他改换跑道,拿了一个公共行政的硕士学位,主攻非营利组织管理。之后他回到加州开办了永恒体育外展计划(Eternal Sports Outreach)。

2012年,欧业.瓦杜创办了奋斗凤凰城( Hustle PHX)/ 奋斗凤凰城提供

他说:“在康普顿(洛杉矶市中心的周边)充满了暴力,非裔美国人与拉丁美洲帮派经常彼此暗斗;我们招聚非裔美国人与拉丁美国人的教会,说:‘我们该如何用运动来门训6、7岁的孩子,等他们长大到15岁时才不互相残杀?’ ”

瓦杜运作永恒体育这一事工长达9年的时间,教会深入了他们的社区,整修了运动中心,建立了新的关系;到最后,约有200名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一起打球、学习认识基督。

大部分孩子的父亲、叔伯、或祖父在坐监,所以瓦杜几乎为所有人扮演了父亲的角色。他说:“我开始研读那千百万在监狱服刑的人的相关资讯,你一旦开始探讨就会发现,大部分的人坐监与年幼时的读书成绩有些关联。”

瓦杜想,办特许学校是解决方案之一,所以他到了凤凰城想要学习如何创办一个特许学校。

然而他还有个秘密。在洛杉矶的那些时间里,他已经一边服事,一边做一些小生意:他同时还经营一个运动行销公司,也帮助人申请房屋贷款和房地产投资。

他说:“我做这些小事来满足我的欲望,但是我没有告诉任何基督徒圈子里的人,因为我那时候的神学告诉我‘不能同时事奉神与钱财。’”

信仰与工作

在他离开洛杉矶之前认识了埃里克.诺斯,一位植堂牧师,也是房产经纪商(诺斯说:“一开始是个权宜之计,不关乎神学。”他的妻子想留在家带孩子,而在市中心植堂,在财务上是很紧的。)

瓦度说:“我看见他用商业来做门训,我不知道你可以这样做,我以为必须两者选其一(事工或商业),而且没有别的选择,我不知道你可以将两者结合。”

诺斯在生意上赚钱,他也优先考量人——在一旁观察的瓦杜太太,桂丝,说:“他做’公平合理的借贷’,有的时候他会说服负担不了的人不要参与。”

桂丝说:“瓦杜收到的第一个提示是‘哇,到处都有基督徒,基督、商业、和生活是不可分的!’ ”

瓦杜搬到凤凰城时,诺斯介绍了救赎教会的泰勒.强森给他;强森刚刚开始做波涛网(Surge Network),结合城里有同样想法的教会。波涛网初创的事工之一是信仰、工作、安息(Faith, Work, Rest),帮助人们“省察他们的使命,再思如何以工作来荣耀神、造福邻舍。”

这些事交错在一起——波涛网的埃里克.诺斯、和泰勒.强森——开始让我看见神是谁、他呼召我们做什么,”瓦杜说,“我看到示范,而不只是深奥的空谈。”

瓦杜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取得了硕士学位。他在凤凰城市中心的几所学校工作,做了他计划中的事,但总觉得有事放不下。

强森说:“他用了‘城市领导’一词,却说‘我不确定它的意思,然而确定这是我要做的。’ ”

瓦杜以为可能是开拓教会,所以强森雇佣了他来作救赎教会的“看守后门事工”,他也给了瓦杜许多空间去探索凤凰城南区。

强森说:“我们所做的是给他发展空间,我相信没有人想到因此产生了‘奋斗凤凰城’这个事工。”

“奋斗凤凰城”

凤凰城南区与比较富有的白人区只有一条铁路之隔,几十年来黑人和拉丁美洲人只能在这一区安家买房子。

网路上的评论(streetadvisor.com)说:“这不是凤凰城的安全区。” 在10颗星的评分表上,凤凰城南区只得了2.9颗;另一则评论说:“巴不得能快快搬出去。” 2011的统计,有5岁以下幼儿的家庭,80%符合领粮食卷的条件;将近42%的人高中没毕业(全凤凰城有19%);约有28%的人是贫户(全凤凰城有20%)。

瓦杜在凤凰城南区与他在洛杉矶时看到的一样——赚钱的都是在用旁门左道。

我所有住在市中心的朋友都做交易,监狱里关满的不是杀人犯,而是贩毒的;过去40年来坐监人数增加了500%,多数是经济犯。”(如果不算拘留所的犯人,增长率其实是600%)。

瓦杜想要引导他们的想像力,驱使那些奋斗者从事合法的事业——例如园丁、花店、餐饮车——帮助他们而不是伤害他们的事业。

一位奋斗凤凰城的创业者/奋斗凤凰城提供

“这些事业不会让你像贩毒赚那么多,但是如果从长计议,你就会明白继续玩那个所要付上的代价有多大——你的自由,甚至你的性命。” 瓦杜说。

他的第一个挑战是吸引人来。他说:“长久以来这些人听到的都是:他们做不到!所以他们害怕冒险。” 他知道不能说要帮助他们“创业”,那听起来太正式、太吓唬人。

他说:“我们称这机构为‘奋斗凤凰城’(Hustle PHX),因为这名字与我们所要服事的对象共鸣。”(采用了机场的缩写PHX也为将来的扩展预留空间——瓦杜预见将来的奋斗亚特兰大(Hustle ATL),或奋斗洛杉矶(Hustle LAX)。)“ ‘如果你正在奋斗,来跟我们一起奋斗!’ 这吸引了人潮;他们不懂商业术语,但是他们明白什么是奋斗。”

瓦杜从六个人、城区的一间教室、和一些商业课程开始。他知道只有头脑的知识而没有业界的联系是不够的,所以他邀请业界的老板来谈钱和策略。

他说:“当人们提到社区的事工,想到的是发放东西——食物、衣服——或者出去宣教、帮人盖房子;却从来不是帮助个人的发展,让他们在经济上独立,并且善用他们的恩赐來成为自己和别人的祝福。”

显然,这些“别人”就是在同社区里这些合法的事业所服事的对象;然而,没有预料到的是,被这些创业的人服事的“别人”,竟是他们自己的辅导者。

当帮助生效时

瓦杜说:“我们是个教会机构,但每个教会机构都该与在地的教会结合。”

与奋斗凤凰城同工的教会,就在奋斗凤凰城的场地授课,有便于业界的主管通勤往返,也让他们熟识教会会众。奋斗凤凰城也用教会的成员们——律师、银行家、行销家、经理、会计师、人力资源管理人员——来担任志愿辅导。

瓦杜说:“这改变了我对信仰与工作的看法;我们告诉我们的志愿者,他们有许多可以付出的,但也会有许多收获;他们正跟那些会跟他们做对的人挨肩擦膀,但他们是活生生的。这带来许多相互的学习。

这些城区创业者一旦上完奋斗凤凰城所提供的101课程(生意想法再精炼)、202课程(生意想法行动化)、303课程(生意想法再升等),他们每个人就有六、七位辅导;瓦杜说:“他们会有一位律师、一位业务、一位行销、一位财经、和营运;并且还有一位陪他们走完全程的辅导,帮助他们明白信心和工作的关系。”

他要找到志愿辅导者并没有困难。瓦杜说:“基督教伦理是付出,虽然不是人人都做到了,但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圣灵感动我们,说:‘你需要如此行。’ ”

致力成为别人的祝福

瓦杜不断的回想创世纪12:1-3,神告诉亚伯拉罕他将蒙祝福,并且要成为别人的祝福。

“神透过各种关系给了奋斗凤凰城资源,”瓦杜说:“我们把它带回长久被忽略的社群。”

然而,要领受这祝福未必是轻松容易的,对这群人可能是困难的事,因为他们似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失败了——教育、收入、犯罪;而对社区里已经存在的商家而言,要承受风险也是不容易的。

“社区里有许多骗人的花招,”桂丝说:“人们经常设防。有一次我办募款活动,想要向一家食物车订餐,他们却不愿意来,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是个帮助创业的公司,会借此声称是我们帮他们创的业;我不得不说:‘嘿,我才刚认识你,只不过觉得你的东西好吃!’ ”

对创业失败的顾虑是无可厚非的,无论由谁经营,大部分的新店家是会失败的。奋斗凤凰城的失败率与全国平均数(难以计算)不相上下:成功率大约20%。

这表示,从2012年起在凤凰城南区开创或扩大了不止40个商家;从2012年起奋斗凤凰城帮助了超过300人的生意念头,2018年有100人。

桂丝说:“去年全年间,进展加快;今年我们的步调加快了,所训练的人数是去年的两倍。”

瓦杜告诉“信心、工作、安息事工”成功的原因之一:“这是因为,一旦有一个人开始创业,他的兄弟、或朋友、或女儿看见事情可行,也就跟着兴奋了起来。”

他说:“这在奋斗凤凰城屡见不鲜,范例一改变,突然间那种‘嘿,我要等人家给我一些什么!’ 的心态一转成为 ’我要创业,带给这原先被造的美好世界一些什么,又服事我的邻舍。”

尊严与盼望

救赎教会的牧师,泰勒强森指出,瓦杜根据的是“整本圣经所教导的基本神学原则”;那包括了“人类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人类创造的尊严与价值,为弱势的人们行义是神的心意,以及无论喜欢或不喜欢,你住在族群混合的社区。” 强森说:“圣经里充满了金钱的好处,神给我们财物和资金作为祝福别人的管道。”

一位奋斗凤凰城创业者/奋斗凤凰城提供

奋斗凤凰城的事工带来尊严与长远的希望。

史都华说:“从一个牧师的观点而言,我们想关怀那最小的、失落的、和被排挤的;然而除了募捐食物、捐一点钱,人们不知道如何与他们接触;奋斗凤凰城为教会开启了具体的服事机会,不仅仅疏解需要,而是进一步让处于经济困境的人有所发展。”

强森说:“提供智能资本与网络资本,是守护弟兄的一种方式。”

并且,守护了弟兄通常就守护了自己。

波涛网的执行长丹雅•皮儿说:“瓦杜为教会所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他不断呈现这些社区美好的一面,他专注神的美好作为,又给予真正的尊荣,他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

瓦杜并非要人赶快加入拯救“悲惨社区”的行动,她说:“他传达的是,‘让我们注意看神已经在做的,我们该如何与他同工呢?’ ”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ustling for the Common Good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呼召
金钱
工作
贫穷
城区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