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养不育家庭
2019-11-09
| Chelsea Patterson Sobolik

几乎在每一间教会里都有一些弟兄姊妹因为不育而极度痛苦。有些可能是因为没有办法怀孕:他们试了一个月又一个月,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另一些有可能是经历了流产:一个将要来的小生命夭折了,留给他们的只是心碎。

无论哪一种情况,不孕有可能是一个人遇到的最糟糕的和最令人难以面对的经历。

不孕的噩梦直接破坏了神对人起初的设计。上帝给亚当和夏娃的第一条命令就是让他们生养众多。当一对夫妻开始努力怀孕的时候,他们很快会觉得因为没有办法完成那样最基本的要求而觉得很羞愧,甚至这种难受程度会超过他们没有能力生育所带来的难受。

我对想要成为一个母亲的渴望太熟悉了,但是我却没有成为母亲。所以我带着泪痕斑斑的脸,开始了和上帝的一场摔跤。我常常问神:主啊,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把这个渴望放在我的心里,然后又让我不能怀孕?过了些年,我和我亲密的朋友,还有教会中的一些弟兄姊妹分享了我内心的伤痛,他们帮助我走过了这段伤心的日子。

对于那些和不育争战的基督徒来说,教会应当是他们在地上觉得最有安全感的地方。这里有人会关怀他们、聆听他们、理解他们,以及爱他们。以下四点建议是给牧师、长老还有教会成员的,让你们帮助自己的教会成为一个能够为不育家庭带来帮助的教会。

第一,提醒大家,悲伤可以是敬虔的

那些因为没有孩子忧伤的,是因为盼望延迟而悲伤。箴言13:12中说:“所盼望的迟延未得,令人心忧”。

所以要去和没有孩子的家庭一起,和他们一同忧伤。提醒他们:感到伤心、痛苦,还有失望都是很正常的。他们没有必要“很快”地结束他们的忧伤,因为我们有一位救赎者,他已经代替我们经受痛苦。鼓励他们把他们的悲伤告诉关心他们的教会成员,因为这些成员也知道他们的痛苦。

第二,讲道时也提及圣经中的不育家庭

牧师需要把与不育有关的信息列入讲道的内容中。圣经中有很多妇女在努力成为母亲,例如撒拉、拉结、哈拿,还有伊丽莎白。

所以要透过这些经文,宣讲以福音为中心的信息,这将鼓励软弱的灵魂能继续走过这些经历。

第三,为那些没有孩子的祷告,并且陪伴她们

大卫很勇于祷告。他知道带着他的问题、悲伤、痛苦和需求直接到主的面前去。祷告应该成为我们基督徒为那些没有生育的家庭首先要做的事,我们应该像大卫那样祷告。他从来不害怕分享在他心里或者脑海里的想法。在诗篇13章里面,他直截了当地问上帝,他要忍受痛苦到几时。大卫感觉到他被遗忘了,在痛苦和失望中他还是决定屈身聆听来自神的声音(诗篇13:1-2):

耶和华啊,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吗?你掩面不顾我要到几时呢?我心里筹算,终日愁苦,要到几时呢?我的仇敌升高压制我,要到几时呢?

哈拿是一个深刻知道不孕之痛的人,她也没有因为在神面前流泪而害羞。经文说她是一个“心里愁苦,就痛痛哭泣,祈祷耶和华”的妇女。哈拿的祷告很炽热,甚至还让以利以为她喝醉了。

一方面,我们要重视与哀恸的人同哭,另一方面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苦难、诚实地向神祷告。永远不要低估祷告的力量。

第四,帮助她们的眼睛望向神

教会的成员们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让那些不能生育的肢体转向和定睛基督,但是基督徒有时候会无意间用很无情的方式做这样的事。不要认为把他们带到神面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也不要很简单地用圣经上的句子来解决他们的苦难。是的,圣经上神的话语是无误和有效的,但是你不能用经文快速解决问题。

我们要给他们空间,让他们为自己失去梦想还有失去自己的宝宝而忧伤。我们要学会在别人忧伤时陪伴她们,并且温柔地使她们的眼睛定睛在这位在她们生命之中的神。其中圣经中有一条最安慰人的经文在启示录21:4,在这经文中神应许擦去我们眼中一切的眼泪。直到那一天,当眼泪滑落的时候他会出现。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遭受痛苦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我们努力不让人独自遭受患难。


译:Feng Li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You Can Care for the Childless

Chelsea Patterson Sobolik(切尔西·帕特森·索伯里克)在美国众议院工作,从事儿童福利,宗教信仰自由,收养和寄养政策方面的服务。她出生于罗马尼亚,被收养后成长于北卡罗来纳州,现在住在华盛顿特区。
标签
家庭
牧养
生育
为人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