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成为糟糕的安慰者?
两种令人跌倒的伤害
2019-11-05
| Jon Bloom

当人们在痛苦中时,经常会说一些痛苦的话。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的痛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痛苦是很主观的感受。它会挡在所有我们要做的事情之前,并且总是让我们变得扭曲。当它在你心里时,我们变得会去说一些我们本不想或者本不会说的话。

对于安慰者和辅导者来说,最重要的是当一个受折磨的人说出一些让人生气、恼恨和绝望的话时要去分辨这是源于他的属灵根基(他们深刻持守的信仰生活)还是来自他们的属灵伤痛(痛苦会短暂的扭曲一个人的思想), 这两者有着巨大且重要的不同。

灵魂的痛楚

约伯记就是一个讲述痛苦可以多么剧烈并且是如何扭曲我们感受的案例。约伯痛苦的嘶吼是自然且真实的。痛苦是如此的让人不安。当约伯的朋友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来探望并且安慰他”时(约伯记2:11),这位在古代东方最敬畏上帝,又智慧的人(约伯记1:3)是如此表达他的悲伤的:

  • 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约伯记3:3)
  • 为何我不出生时就夭折,出母胎时就断气?”(约伯记3:11)
  • 为何我没有像未见天日就流产的婴儿一样消逝?”(约伯记3:16)
  • 为何赐光给受苦的人,赐生命给心灵痛苦的人?他们等候死亡却等不到,他们求死胜于求宝藏。”(约伯记3:20-21)

我死了倒好,我情愿从未出生。”这句话里丝毫不见福音。这话里没有对先前上帝的祝福表示感激,也没有坚信上帝可能有更高深更隐秘的旨意,是为了在某天要给他不为人知的祝福。他有的只有恐惧。

这些话真的准确的表达了约伯至深的信仰吗?并不是。就像诗篇22:1节的大卫和诗篇88:14中的以斯拉人希幔,约伯的话是痛苦中的呼喊。如同约伯身上慢慢长出的毒疮(约伯记2:7-8),忧伤的话语也从他灵魂的伤口中渗出。

如何成为糟糕的安慰者?

约伯记也是一个关于如何不去劝告的案例。三个安慰者运用的是传说中错误的神学(约伯记42:7)并且使人愁烦(约伯记16:2)他们对罪的认识太过简单:上帝用繁荣来赏赐正直人,用毁坏来惩戒罪人。这导致他们误判了约伯的灵命状态:“来吧约伯,坦白你隐秘的罪。”约伯的回答很有说服力:“你们安慰人,反叫人愁烦。”(约伯记16:2)

很多事情让这些人变成了“使人愁烦的安慰者”,让我们来看下其中两个典型的错误,也是我们容易犯的:误用真理和不合时宜的责备。

误用真理

这些人某些话说的在神学上是正确的。以利法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保罗甚至在写哥林多前书时引用了他的话(约伯记5:13;哥林多前书3:19)以利法是第一个“安慰”约伯的人,他如此说:

被上帝责备的人有福了,不可轻视全能者的管教。因为祂打伤,祂也包扎;祂击伤,祂也医治。

——约伯记5:17-18

作为一个信仰告白,这显然是正确的,正如诗篇,箴言书,何西阿书和希伯来书所记:

  • 耶和华啊,蒙你管教并用律法训诲的人有福了!”(诗篇94:12)
  • 孩子啊,不可轻视耶和华的管教,也不可厌烦祂的责备。因为耶和华责备祂所爱的人,就像父亲责备他所疼爱的孩子。”(箴言3:11-12;希伯来书12:5-6)
  • 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祂撕裂我们,也必医治我们;祂击打我们,也必为我们裹伤。”(何西阿书6:1)

虽然这样的告白是正确的,但不意味着它被用对了地方。在文中(约伯记3-4章)很明显以利法认为约伯的遭遇是上帝对他仁慈的责备,是为了让他为他隐秘的罪悔改(约伯记4:7-8)。但是以利法想法是错误的。没错,上帝的管教是为了救赎。但是约伯的苦难不是上帝的管教(约伯记1:6-12)。以利法误用真理并且因此而伤害了约伯。

我们必须非常注意。推测的结果,往往会受我们自身经验的影响,也会受到因为缺乏经验而无知的影响。这会导致我们对问题的误判,也会容易误用真理。这只会加重我们对别人的伤害。

不合时宜的指责

约伯自己说出了第二个错误:

你们既视绝望者的话如风,还要来纠正吗?”(约伯记6:26)

约伯的安慰者听到他没有指望、不平衡、沮丧、绝望和不知所措的话就认为他需要好好悔改。

责备对于属灵根基所表现出来的问题是仁慈的良药(提摩太后书4:2),因为错误的信仰会毁坏生命。但是责备对于属灵伤痛来说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因为受苦人所说的话是为了得到宽慰,不是他们真正的信仰立场——约伯称这些话为“如风的话语”。

评断约伯的安慰者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不像他们,我们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但是在生活中,我们是否也时常犯同样的错,给予别人不合时宜的指责呢?

我认为我总在教养孩子的时候犯这样的错。很多次我都会因为孩子闹脾气、冒犯或者指责的话而斥责他们,认为这些是属灵根基有问题,后来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从属灵伤痛中渗透出来的。当我应该认真的探究问题,用耐心、谦和、宽容和服事的心去安慰他,随时的聆听,慢慢的表达爱的时候,我却在严厉地责备他。

娴熟的安慰者会慢慢来

分辨属灵根基所出的话和属灵伤痛所出的话是很难的。人们的灵魂既复杂又千疮百孔。老练的医师不鲁莽,何况老练的属灵医师呢。他们随时聆听别人的话,并且不急于下判断(雅各书1:19),他们三思而后言(箴言15:28)。

当娴熟的安慰者开口说话时,他们的言语“合宜”(箴言25:11),如“生命的泉源”(箴言10:11),“教养人”(箴言10:21),“智慧”(箴言10:31),且“谨言慎行”(箴言17:27)。

成为一个娴熟的安慰者需要很多时间。但是如果我们愿意去爱,去忍耐,去包容(哥林多前书13:4, 7)并且不倚靠自己的聪明(箴言3:5),我们就有可能去避免在安慰人的过程中犯令人痛苦的错误。因此,正如约翰·派博所说,“修复灵魂的伤痛,不指责痛处,才是我们爱人的目的。”


译:Rebecca.C;校:JFX。原文刊载于“渴慕神”英文网站:How to Be A Miserable Comforter

Jon Bloom(乔恩·布卢姆)是“渴慕神”机构的撰稿人、理事会主席及创办人,著有《不凭眼见》(Not by Sight)、《未见之事》(Things Not Seen)和《不可跟随你的心》(Don’t Follow Your Heart)三部书。乔恩与妻子和五个子女定居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圣保罗都会区。
标签
箴言
辅导
渴慕神
安慰
帮助
聆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