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生活
帮助受苦之人时要避免的错误
2018-12-15
—— Gavin Ortlund

在整本圣经里有许多精彩的人物,但没有人比约伯的朋友更如此使人恼怒。希律可能会砍掉你的头,犹大可能会在你背后捅你一刀,但是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会用圣经经文伤害你。

约伯实际上的损失花上两个简短的章节来叙述(伯1~2),但是啰嗦的对话却跟着嗡嗡作响了35章(伯3~37)。我想要知道哪个会更让约伯烦恼:是他最初的苦难还是随之而来长期的控告?

约伯的安慰者们的问题并非显明他们是异端,他们所说的有很多都是正确的,问题是道德主义的世界观支配着他们对约伯的交战,迫使他们把苦难背后的原因归咎于罪。

批判约伯的朋友是容易的,但让我们诚实地说:我们都可以像他们一样。事实上,测试我们内心是否有对准福音的好试验就是——我们在实践上究竟是相信恩典的世界还是因果的世界——就是当约伯在路上与我们相遇时的回应。苦难就像磁铁一样,将我们从神学中吸出来。

当你跟受难者在一起时,这里特别有四件事要避免的。把它们想成我们会用的四种方法,将燃烧的煤炭倒在那些已经坐在灰烬中的人头上,跟约伯的朋友一样。

1. 太快诉诸神的主权。

圣经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叫那些在基督里的得益处(罗8:28),神可以使用邪恶成就好事(创50:20)。可是,仅仅因为这来自于圣经,并不表示时刻说出来都是得体或有帮助的。

神的意思原是好的”是约瑟在受苦多年后说出来的,不是约瑟在他受苦期间时说的。想像一下约瑟的忧虑和挫折感:他的兄弟们聚集在井边在鼓励中大声呼喊著:“不要担心,约瑟!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同样,在保罗教导“万事都互相效力”之后不久,他劝我们要“与哀哭的人同哭”(罗12:15),在引用前者以前,让我们确定我们甘愿实践后者。

2. 给出神如何使用你的苦难的故事。

把其他人的经历与我们自己的关联起来是人的本性,我们情不自禁用我们的眼睛看这个世界,但成熟的其中一个标记就是学习真正地进到另一位的世界,而不是时常借由自己的故事去筛选他们的故事。对待受苦的人,这是特别地重要,理由有二。

第一, 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神可能在我们第一个房子烧个精光后,再给我们一个更好的房子;又或许我们能够看到朋友背叛好的一面。但在一个堕落和扑朔迷离的世界里,你受苦的朋友可能今生永远都无法得到解脱,有些痛苦要到上天堂才会改善。所以我们真的不知道谁能有资格说:“发生这种事你应该很开心。”

第二, 即使我们的故事类似,我们受苦的朋友现在也不需要听到那些东西。一个好问题是:“分享我的故事是否更多是在满足我的需要,还是供给我朋友的需要?”至少,我们应该在拿出来比较一番前,仔细地聆听受苦者故事的细微差别。

3. 把造成苦难的罪恶轻描淡写。

我无法确知为何我们都倾向如此做,但我们就是会这样。这就是因果本能,我们说诸如:“我确定他们是好意!”或“不至于那么糟糕啦!”或“嗯,任何冲突里面,两边都各自有过失的!”

但事实是,我们不会知道某个人是否怀好意,也许他们没有。我们并不知道那不会那么糟糕,也许真的很糟糕。有过失的不会都是五五开,有时是80/20,甚至会是只有一边犯错,而这似乎就是神对约伯和他的朋友们的判决书(伯42:7)。

当你坐在受苦者身边时,不要把导致他们苦难的罪恶轻描淡写。诚实地、毫无借口或推托地承认邪恶造成了他们的痛苦,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就像把水给了干渴之人。

4. 强调品格塑造而忽略安慰与同情。

如果新约强调任何关于苦难的事情,都是神用来在我们里面产生敬虔的品格(例如:罗5:3~5;雅1:2~4)。然而,当人正处于苦难之中时,这可能不是要强调的东西——特别是如果我们没有建立起信任的关系时。如果话题需要全盘托出,那就应该用安慰和同情的话语来平衡。

面对遭受重大苦难的案例,最好避免或尽量减少说话。这很难做到,我们倾向于共享以利法的本能:“但谁能忍住不说呢?”(伯4:2)但我们受伤的朋友可能需要我们的爱和陪伴,多过我们的诠释和想法。这会更有帮助,而不是试图缓解或甚至理解他们的痛苦,就陪着他们身在其中吧。贴紧他们一起进入黑暗吧,在此刻、此时、这样的痛苦中与他们一起忍耐一下吧!

阿斯兰的眼泪

在这条路上,我们可以像基督一样受苦,因为这就是耶稣如何为我们做的。祂在今生并没有保护我们免于苦难,当黑暗降临时也没有给我们陈腐的勉励语。祂应许一旦苦难来到,祂会与我们同在。事实上,在我们心中破碎时,我们最能真实地遇见祂:

  • “耶和华亲近心中破碎的人。”(诗34:18)
  • “祂医好伤心的人。”(诗147:3)
  • “祂差遣我去医治伤心的人。”(赛61:1)

《魔法师的外甥》(The Magician's Nephew)(译按:此为鲁益士所写的小说《纳尼亚传奇》的前传。)里面有一个场景,是讲到一个叫迪戈雷(Digory)的小男孩遇见了阿斯兰,他的母亲生病了,他想要寻求阿斯兰的帮助,但他很害怕。鲁益士写到:

“直到那时,他都在看着狮子的巨大前脚,还有在上面的大爪子;现在,在他绝望之中,他抬头看着阿斯兰的脸,他看到的让他大吃一惊,就像他一生当中发生的所有事加起来一样:黄褐色的脸垂下来靠近他的脸,并且(奇妙中的奇妙)狮子的眼中闪烁著泪光,比起迪戈雷自己的泪光,它们是如此的大,就在那一刻,他感觉似乎狮子真的为她母亲难过,比他自己还要难过。“我儿!我儿!”阿斯兰说:“我明白,悲伤是多么大,只有在这里的你和我知道,让我们善待彼此吧!”

“我知道”这几个字跟安慰的世界多么地有联系,基督靠近受苦的人,因为祂就是伟大的受难者,祂是终极的约伯,遭受着不应有的灾难;祂也是终极的约瑟,被祂的兄弟们出卖。在十字架上,耶稣承担了我们的罪,代替我们忍受了公义完全的刺伤,沉入地狱的深渊和被神遗弃。没有一个人比祂遭受过更多的痛苦,没有一个能够。这样深厚的爱,可以在痛苦的时刻满足我们的需要。

对于在我们生命中出现的受苦之人,愿我们少像约伯的朋友,多像耶稣基督。


译:杨忠道;校:谢昉。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Not to Help a Sufferer

Gavin Ortlund(盖文·奥特伦)博士毕业于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他是一位丈夫、父亲、牧师和作家,目前在加州奥海镇第一浸信会(FBC Ojai, CA)担任主任牧师。
标签
苦难
辅导
仁爱改革宗教会
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