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治死罪?
2018-12-25
| Sinclair B. Ferguson

一段谈话的余波可能会改变我们之后对其意义的想法。

我的朋友——一位年轻牧师——在一场在他教会举行的研讨会后,和我坐在一块儿,他说道,“帮助人治死罪需要哪几个步骤?在我们今晚就寝之前,请带领我走过这些步骤。”我们坐下来,多花了一些时间讨论这点,然后我们才去睡觉,盼望他也和我一样,感到被我们的谈话所祝福。我至今还在想,他问这个问题是以牧师的身份还是为他自己问答——或许两者都有。

对这个问题最佳的答案是什么呢?首先要做的,是翻开圣经。是的,也请翻开约翰·欧文(从来不会是个馊主意!),或者翻开其他人的著作。但是请谨记,在这个领域里,上帝不是只把我们遗留给一些佳美的人类资源。我们要受“上帝口里所说的话”的教导,好叫我们正在学习应用的原则能带着上帝的权柄和上帝的应许,而能发挥果效。

我想到几段经文可以用来学习:罗8:13,13:8-14(奥古斯丁的经文);林后6:14-7:1;弗4:17-5:21;西3:1-17;彼前4:1-11;约壹2:28-3:11。重要的是,这些经文中只有两段含有“治死”这个动词。同等重要的是,这些经文的背景都比要治死罪这个单一的劝勉要来得广阔。我们将会看到,这原来是个相当重要的观察。

在这些经文中,歌罗西书3:1-17节大概是最好的起点。

这里是一些相对年轻的基督徒。他们拥有从异教归入基督的美好经验,已经进入到一个满有荣耀的、全新的、并使人得着释放的恩典世界里了。或许——我们若能读出字里行间的意思——他们感到得着释放已经有一阵子了,不只是脱离了罪的刑罚,更是几乎脱离了罪的影响——他们所得到的新自由实在太美妙了。然而,罪再次扬起它丑陋的面貌。既然经历过恩典的“已然”,他们如今发现到在不断成圣过程中的那种痛苦的“未然”。很熟悉吧!

在我们福音派里,流行一种讲求快速解决老问题的次文化。和这种文化一样,除非歌罗西教会的人能牢牢掌握福音的原则,否则他们就会身处险境!因为在这个阶段,年轻的基督徒相对容易成为假教师的猎物,这些假教师应许会给人更高的灵命。这正是保罗所担心害怕的(西2:8、16)。如今,“产生圣洁”的方法大行其道(西2:21-22)——而且它们看似非常属灵,正是最热切的年轻基督徒所追求的。但是事实上,它们“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的(西2:23)。不是一些新方法,而是只有对福音如何发挥功效有清楚的认识,才能给我们足够的基础和模式来对付罪。这是歌罗西书3:1-17节的主题。

保罗给了我们所需要的模式和节奏。就像奥林匹克的跳远选手,除非我们从起跳点往后,到一个我们能获得奋力对付罪的能量的地方,否则我们便无法成功。如此,保罗教我们要怎么做呢?

首先,保罗强调我们要熟悉我们在基督里的新身份是何等地重要(3:1-4)。当我们在属灵的事上失败时,我们经常会感到哀伤,因为我们忘记了我们究竟是谁——是属基督的。我们有一个新身份。我们不再是“在亚当里”,而是“在基督里”;不再是在肉体中,而是在圣灵中;不再被旧创造所统治,而是活在新造当中(罗5:12-21,8:8,林后5:17)。保罗花了一点时间阐释这点。我们已经与基督同死(西3:3;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埋葬,2:12);我们已经与基督一同复活(3:1),我们的生命藏在祂里面(3:3);诚然,我们与基督的联合到如此紧密的地步,以至于当基督在荣耀里显现时,不会没有我们(3:4)。

没有能好好处理罪的同在,往往可以追溯到属灵的健忘症,遗忘了我们新的、真实的身份。身为信徒,我是个从罪的权势中被拯救出来的人,我因此是自由的,并且被鼓励要对抗还残留在我心中的罪恶大军的残兵败将。

因此,首要的原则是:认识你的新身份——你已经在基督里,安立在这个身份上,并照着这个新身份来行事为人。

其次,保罗继续暴露出罪如何运行在我们生命的所有范围里(3:5-11)。如果我们要按照圣经来对付罪,我们绝不可犯这个错误,以为我们只需要对付我们生命中一小块失败的范围。我们必须对付所有的罪。保罗因此整理出罪在这些范围里的表现:在我们私下的生活中(第5节),在日常的公众生活里(第8节),以及在教会生活中(9-11节;“彼此”,“在此”,也就是说,在教会团契里)。治死罪的挑战有点像节食的挑战(它本身就是治死罪的一种形式!):我们一旦开始这个过程,就会发现到我们体重过重的各种原因。我们要对付的其实是我们自己,不只是要控制卡路里。问题在我身上,不在洋芋片!治死罪是生命整体的转变。

第三,保罗的阐释为治死罪提供了实用的指引。保罗有时候看似是在给人劝勉(“治死…”,3:5),却没有给人“实际”的帮助,来回答我们“该如何”的问题。今天的基督徒往往会去找保罗,要保罗告诉他们要做什么,然后到附近的基督教书房去找该怎么做的方法!为什么要把它们拆开呢?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保罗的话里逗留的还不够久。我们没有把我们的思想沉浸在圣经里,只停留在表面。因为,每当保罗发出一个劝勉时,他很典型地都会用我们该如何将它付诸实现的各种指引,围绕在这个劝勉的周围。

这里确实就是如此。请注意这段经文如何帮助我们解答“如何作”的问题。

第一,学会承认罪的本相。

要直言不讳——“淫乱”就是淫乱(Sexual Immorality),不要称之为“我受到了一点诱惑”;“污秽”(Impurity)就是污秽,而不是“我正在与我的思想生活作斗争”;“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3:5),而不是“我认为我必须稍微调整我的优先顺序”。这个模式出现在这整段经文里。这种揭开自我欺骗的过程是非常有力的,会帮助我们揭发埋伏在我们内心隐蔽角落的罪。

第二,明白你的罪在上帝面前的实况。

因这些事,神的忿怒必临到那悖逆之子。”(3:6)许多属灵生活的大师都说到要把我们的私欲硬拉到十字架面前(尽管它们会又踢又叫,死命抵抗),拽到替我们承担神的震怒的基督面前。我的罪只会带给上帝圣洁的憎恶,而不是永恒的喜悦。要根据罪的刑罚来看你的罪的真正本质。我们太轻易会以为,基督徒身上的罪并不如非信徒身上的罪那么严重。“不是全都赦免了吗?”如果我们还继续犯罪,答案就是斩钉截铁的“不是!”(约壹3:9)要用属天的眼光来看待罪,并且感受到那种羞辱,你过去曾行在其中(西3:7;另参见罗6:21)。

第三,认识到你的罪是反复无常的。

你脱去了“旧人”,已经穿上“新人”(3:9-10)。你已经不再是那“旧人”了。你“在亚当里”的身份已经消失了。旧人已经“和祂(基督)同钉十字架,使罪身(大概是指‘被罪主宰的身体所过的生活)’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罗6:6)。新人会过新的生活。低于这个标准,和我“在基督里”的身份就是格格不入的。

第四,要治死罪(3:5)。

就是这么“简单”。拒绝犯罪,把罪饿死,抵制犯罪。没有感受到杀死的痛苦,就无法“治死”罪。别无他法!

但是请注意到保罗是把它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更广的背景里。脱离了福音要我们“披戴”主耶稣基督的“正面”呼召(罗13:14),治死罪的“负面”任务就无法独立完成。保罗在歌罗西书3:12-17节阐明这点。把房间打扫干净,会让我们很容易受到罪的进一步侵扰。但是当我们明白恩典福音那“荣耀的交换”的原理,我们就会开始在圣洁上获得真实的进步。当犯罪的私欲和习惯不只是被弃绝,而是被“像基督”(Christ-like)的各种恩典(3:12)和行动(3:13)所替换;当我们穿上基督的品格,而且用爱心将祂所有的恩典结合在一起(14节;和合本作“用爱心联络全德”),不只是在我们个人的生活里,更是在教会的团契生活中(12-16节),基督的名和荣耀就会被彰显出来,在我们里面、在我们当中得到高举(3:17)。

这是我和我的友人在那个值得纪念的夜晚所谈论到的一些事。我们后来没有机会再次彼此问候,“你过得如何?”因为那是我们最后一次的谈话。他在几个月后就过世了。我经常会想要知道那几个月在他生命里所发生的事。但是在他的问题里所表现出来的个人和教牧的关切,仍然回荡在我的思绪里。这些话和十八世纪的英国传道人西缅(Charles Simeon)曾经说过的,他从他所钟爱的伟大的亨利·马丁(Henry Martyn)的画像里所感受到的:“不要虚度光阴”,具有类似的效果。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利戈尼尔事工网站: How to Mortify Sin

Sinclair B. Ferguson(辛克莱·傅格森)曾经担任南卡哥伦比亚第一长老会主任牧师,同时也是改革宗神学院的系统神学教授,著有《磐石之上》等系统神学书籍。
标签
成圣与成长
歌罗西书
改革宗出版社
利戈尼尔
治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