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分辨政治已经成为我的偶像?
2020-02-27
| Joe Carter

 “你有没有考虑过,政治其实已经成为了你的偶像?”

每次听到这样的问题,我就会想:“又来了!”这问题一点都不让我惊讶。“偶像猎人”似乎已经成为福音派当中过气的活动了。但是,这回提到的“偶像”却是“政治”,这倒让我感到惊讶了。

我们很容易把金钱当作偶像,这一点都不难。勉为其难地,我愿意承认舒适和安全感成了我的偶像。我的妻子可能会说智能手机是我的偶像,因为我总是用崇敬景仰的眼光看着自己的屏幕。但是政治也会成为我的偶像?这不可能!我讨厌政治!我一直认为政治不过是一种“不可避免的恶”,尽可能地敬而远之。我不可能把政治看得比神还重要!

但我很难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尤其因为这问题其实是从我的里面出来的,我就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政治真的成了我的偶像了吗?”

既然我无法否认这个问题,我就建立了一套问题,来检验我到底是不是把政治当成了偶像。

在进入这套问题之前,我想先澄清你可能会有的误解。有很多读者会认为这篇文章不是在说我(作者)自己,而是一种以退为进的修辞方法,以迫使一些读者(至少对自己)承认他是把政治当作偶像了。我想向你保证,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我当然不会拒绝前面所说的那种写文章的方式,但本文绝不是如此。首先就我过去的经验而言,那样写文章不会有多大作用,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把政治当做了偶像——我也不愿意。

这是为什么我需要创建这套“发现偶像”自检问题集,我认为这对我会很有作用。

要思想的21个问题

  1. 一天下来,你是否听到某个政治人物的次数比听到耶稣的次数还要多?
  2. 一天下来,你思想总统(或者其他政党/政治家)所费的时间是否比思想宇宙的创造之主所花的时间还要多?
  3. 你用在听、看、读政治议题(包括社交网络、电台、电视、报纸等)上的时间是否比听、看、读神的话语或者其他福音媒体所用的时间要多?
  4. 当我发现另一个基督徒不同意我的政治观点时,我是否会对这位肢体的成圣程度、对基督的委身程度很快地因为他的政治观点而做出低估?
  5. 我是否总是为支持某个政策或政党而找理由为自己辩护,即便我知道这样做会贬低我的福音见证?
  6. 在政治议题上,我是否总是认为自己的动机是为了大家,并认定认为与我观点不一致的人都是出于恶意。
  7. 在政治议题上,我是否总是为自己不敬虔的行为表现找到借口,而不是承认自己的罪并且求神赦免?
  8. 我是否对达成某一个公共议题的目的充满热情,超过我想要带领人认识基督的热情?
  9. 我是否宁愿看到不义之事发生在别地别人身上,也不愿意自己承受不公正?
  10. 我是否能够诚实地说,我的政治观点和偏好是出于圣经伦理,并且与圣经所教导的一致?
  11. 我是不是总是想要用普遍启示的“现实”来合理化我的政治观点(例如,“这就是现状”、“面对现实我们必须有所妥协”),而不是用特殊启示的真理来教导自己行公义、好怜悯(例如,“人若知道该行善而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书4:17)?
  12. 当我不情愿地为我不喜欢的政治人物祷告的时候,我是不是要么祷告他们下次不能当选,要么就祷告他们的影响力减弱?
  13. 我是否更容易被facebook上的一个政治评论网红影响,而比较少被神的话语影响?
  14. 我是否更容易背出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名单,但却背不出十二门徒或者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单?
  15. 我今天的对话中,关于政治的是不是比关于福音的更多?
  16. 我说的话、做的事,是否表明我更在乎基督徒怎么投票,而比较少在乎基督徒有没有享受神?
  17. 根据我今天的思想和行为,我是否更在乎接下去四年(美国总统任期——译注),超过在乎永恒?
  18. 我所喜欢的政治人物,是不是他只要说自己是个基督徒我就很满意了?我是否真的在乎他们有没有在荣耀神?
  19. 在公共议题上,我是否更容易用实用主义而不是神的话来评估?
  20. 在政治议题上,我是否太过于在乎结果,以至于我并不真的相信神是万国的君王?
  21. 我是否被这些问题冒犯,胜过被发现自己是个拜偶像的罪人这个事实本身冒犯?

保罗的建议

我一开始的时候只写了20个问题,后来出于直觉,我觉得还需要加上第21个问题。就这21个问题而言,我认为只有一个问题我可以诚实地说不适用于我(那就是问题13,因为谁在我的脸书上谈论政治我就拉黑他)。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这也不是我想要面对的我自己:尤其今年又是一个大选年。

在接下去的十个月里,我要强迫自己就政治和政治家做一些思考和写作,这是我的工作。那我如何既谈论政治,又不让政治成为偶像呢?我认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0章里给出了很好的建议。

首先,我承认,把政治当作偶像并不是一种新的试探,13节告诉我们“你们所受的考验无非是人所承受得了的”(和合本修订版,下同)。其次,我必须认识到,在我里面的神可以胜过任何一种试探,正如13节后半句所说:“神是信实的,他不会让你们遭受无法承受的考验”。第三,我必须以一种不拜偶像的方式谈论政治和从事政治,因为13节还告诉我们“在受考验的时候,总会给你们开一条出路,让你们能忍受得了。”最后,我需要往相反的方向努力,要远避偶像、奔向真神,正如14节所说的:“所以,我亲爱的,你们要远避拜偶像的事。

当我思想这些的时候,我要承认上述这几个步骤并不难,甚至可以说挺简单的,比我承认自己在拜政治这一偶像要简单。但是,当我承认自己的确在拜偶像时,我感到一个重担从我身上被挪去了。这是为什么我要分享这些问题,我希望你会发现这些问题对你也有帮助。就像保罗一样,我最后也加上这句(15节):“我好像对精明人说的;你们要辨别我的话。


译/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Know If You’ve Made an Idol of Politics.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福音
政治
基督徒
偶像
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