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能相信一个把人送去地狱的上帝?
2018-12-24
| Michael Horton

有一天,一个怀疑者问我:“你怎么能相信一个在旧约里,命令屠杀无辜人民的神?”当然他指的是迦南地的征服,读过约书亚记的人开始都会有点难以接受,就是当神叫祂的百姓灭净这块土地的时候。但是我们应该记住,那地被除灭的人并非是无辜的人民。

事实上,如果无辜是评判的标准,上帝的审判就会更广泛。当神公义的审判完成后,你身边可能不会有许多亲属还可以站立的住,我也不会。在约书亚记这让我们感觉夸张的叙述中,神向充满拜偶像和暴力的国家宣战,占领祂起誓要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地土。但如果我们对旧约中神的审判感到困扰,我们就会对耶稣有更大的保留。

他们是同样的一位神,当耶稣再来使死人复活时,全地之人要来到祂宝座前,祂要把山羊与绵羊分开。耶稣说,绵羊会被迎接到永生之中,而山羊会被送进永远的刑罚之中,这是我们从耶稣听到对地狱最生动的描述。

在启示录这卷书中,耶稣宣布:“不要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永活的;我曾经死过,看哪,现在又活着,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事实上,在整卷书中,耶稣被描绘成祂宝座前的羔羊,祂是骑在白马上的,要在复仇中来消灭祂的仇敌。祂是审判者,是那位要把撒但和不敬虔的人永远丢进火湖的。如果我们对这些即将来到的精彩节目预告有困惑,那么我们必定要对耶稣产生更大的困惑。

在这样的文化里,对神的圣洁和公义有感觉的人少之又少,以至于我们看到神在这些圣战中的审判时说:“嗯……如果你相信的是那种上帝,我不想跟祂有任何关系,但是我喜欢在这里的耶稣。”

大多数的人会接受的是,当我们说到神的审判时,不是审判本身,而是种医治,或是像是教父俄利根所说的某种“道德更新”——他认为神没有任何愤怒,因此人会经历的唯一苦难就是教育性的,这就是如今炼狱教义的由来。但那不是真正的愤怒,你知道的,那只是不知道会持续多久重复的坏日子,直到你被“炼净”。

我想到了加尔文给天特会议的“解药”,那里他说到对天主教神学中“致死的罪”和“可原谅的罪”之间的区别,他说:“你永远不会明白在十字架之中的称义,直到你在心中谨记:一切的罪都是致死的。”你看,我们必须降低神律法的标准,我们才能够将罪除净而不需要代罪羔羊。

我们的原始设定是这样:我们宁可降低神的期望或甚至根本不愿意谈论上帝,我们说:“我判断自己,我不会让上帝来判断我。”我判断我自己,宁可降低期望并且根据我自己的行为来辩护,也不会接受上帝说的,比你能想的还要糟很多的消息。

耳熟能详的约翰福音3:18、36说:“信他的,不被定罪;不信的,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信子的,有永生;不信从子的,必不得见永生,神的震怒却常在他身上。”所以不仅仅是将会有最后的审判,并且我们也不是那么确定我们的善是否会胜过我们的坏。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不信靠基督,你已经被定罪了。在神话语的基础上,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如果那就是你,给你的判决书就是永远定罪的判决。

如果神说:“神爱世人,甚至把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祂差他的儿子到世上来,不是要定世人的罪,而是要使世人借着他得救”,如果我们转离而不信靠这位良善和宽厚的父神及祂的儿子耶稣基督,那我们不能责怪任何人,只能责怪自己。

如果你正在读这篇文章,而且你对耶稣的看法也不太能肯定,如果你是这里所讲的这种人,而且你不太确定你是否可以信靠会做这种事的上帝,你就有这里提到的所有问题。在末日之时,事情就是这样:那位告诉你那些不信耶稣的人要面对的就是如此的神,也是这位爱世人,甚至把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的神。如果你现在不凭信心转向祂,那就真的没有其他的人可以责怪,只能怪你自己了。


译:杨忠道;校:谢昉。原文刊载于“基督教核心”网站:How I Can Believe in a God Who Sends People to Hell?

Michael Horton(麦克·霍顿)博士是加州威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 California)系统神学教授;White Horse Inn 电台主持人;Modern Reformation 杂志主编;著作颇丰,包括《没有基督的基督教》(美国麦种传道会,2015)。
标签
仁爱改革宗教会
地狱
审判
Core Christianity
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