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加尔文主义者如何争论?
2019-11-08
| Ray Ortlund

“既然你很有可能卷入论战当中,并且考虑到你对真理的热诚,加上你这自然的急性子,我和你之间的友谊督促我关心你.……我宁愿你超越夺得胜利者的荣誉,并胜过不如你的对手,但也胜过你自己。你如果不能被征服,你或许会被击伤。为保护你免受这些伤害,也为了不让你在征服中悲伤,我想向你呈献以下的考量:

  • 对于你的对手,我希望在你用笔墨攻击他之前,并且在你预备回复的整个过程中,你将会以诚恳的代祷把他交托于神的教导及祝福。这做法将会直接调和你的心去珍爱他、怜悯他,而这样的心理状态也将会很好地影响你所写下的每一页文字。
  • 如果你认定他是基督徒,即使在你们俩之间争辩的话题上他严重失误了,大卫因为押沙龙而对约押所说的话就非常贴切了:“你要为我的缘故宽待他。” 神珍爱他,并宽待他;因此你必定不能歧视他,也不能严酷对待他。神宽待你,并期望你因为认识到自己迫切需要饶恕而同样温柔对待他人。再过一会儿,你们俩将会在天国里见面。他将会比起你目前在世上最亲的朋友还要亲。在你的思想中,请思考这样的日子。而虽然你认为现在务必要反对他的错误,请亲身视他为自己的亲属,一位你乐意在基督里永久共处的人。
  • 但如果你视他为非信徒,而他是处于敌对神及祂恩惠的状态当中(如果没有强力证据,你应该百般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推测),他更是需要你的怜悯,胜过于你的愤怒。唉!“他所做的,他不晓得。” 但思想一下神的主权吧,若不是出于祂的掌权护理,你可能反过来处在他现在的状态,而神会委任他——而不是你——来为福音辩护。你如果这样想的话,就不会斥责或厌恶他,因为是神当初打开了你属灵的眼睛,而没有开他的。

在所有被卷入论战的人之中,我们作为加尔文主义者,其实最应当明确地被自己的原则约束着,实行温柔及适度的待人方式。”

——约翰·牛顿致写给一位年轻的牧师,选自《约翰·牛顿作品全集》(The Works of John Newton,Edinburgh, 1988),第一卷268-270页。


译:Li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a true Calvinist fights.

Ray OrtlundRay Ortlund(雷·奥特伦)神学毕业于达拉斯神学院,后在阿伯丁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现在是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的主任牧师,同时也是福音联盟的理事之一。
标签
神学
加尔文主义
网络
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