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对工作没有热情怎么办?
2019-01-23
| Missy Wallace

问题:

我最满怀热情的工作并不属于高薪行业。我是否可以先从事一份“日常工作”——虽不太令人兴奋,但支付的薪水可以让我边工作边追求我所喜欢的“副业”——并期待或许副业能结出更大的果子呢?


思考:

选择一份你喜欢的工作,这样在你生命中的每一天都不需要真正地‘工作’了”。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听到这句谚语,认为它是普遍适用的事实、却没有真正分析过它的正确性。所以我最近特地去查找了一下这句话是从哪儿来的、热情和工作关系背后的科学根据、以及基督信仰是如何看待这些问题的。事实上,如果单单追寻我们的热情并不能实现我们职业生涯上的满足,那么到底什么才能给我们带来满足呢?

当我在谷歌简单的搜索后,便发现人们对这句话起源的有不同的意见:有些资料显示这句话是孔子所说;而其它资料却显示是一位不知名的老师所讲,不过在1982年因一位普林斯顿教授的缘故而变得出名。不管这句话是2000多年前一位东方哲学家所说,亦或是30年前一位美国的学者所讲,在过去的10年到20年期间,当人们寻找工作时,以这句话作为口头禅的比例显著地增加。1989年,当我开始寻找第一份全职工作时,当时大学职业咨询办公室的人员一次也没问过我喜欢的是什么。你也可以猜到我爸妈也是如此。他们所关心的是:“你找到工作了吗?工作什么时候开始呢?工作的薪水够养活你吗?”

然而在近些年,几乎每一个和我谈到工作的人——不论他们是20岁、在寻找一份实习,还是50岁、在寻找一个向企业高层过渡的机会——在寻找工作过程中他们或多或少都将职业热情列为一项参考因素。谷歌的搜索历史也确认了这个趋势:自2010年起至今,在网络上 “对工作的热情” 搜索量已经翻了不只一倍,而且在美国工作的人最有可能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与此同时,盖洛普咨询公司(Gallup)的数据显示超过三分之二的美国劳动力在工作中感到懒散(51%)或痛苦(16%)。所以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在寻找能激发他们热情的工作,而现实是大部分人对工作感到不满意,那么这个矛盾点又是在哪儿呢? 我想提出的是——社会科学和神的话语都不支持将热情当作是寻找工作时候的首要参考标准。

请将以下四个原则铭记在心:

1.  “寻找你的热情所在”这句话假定热情是固定的和/或是内在的特质,然而社会科学却解释说热情是一个可以逐渐培养和改变的特质。将热情视为一个固定的特质其实是有局限的。最近来自斯坦福和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学院(Yale-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的社会学家们发表了一篇文章,论证热情是慢慢培养的,而不是被发现的。这个研究说到:“催促人们去寻找自己的热情所在可能会引领他们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但是当那篮鸡蛋变得很难提的时候,他们可能将整篮鸡蛋丢下。”

2. 热情,当被融入工作的时候,常常不能被转换成为恩赐。例如,我们都认识一些人——他们喜欢烹饪,甚至认为自己对食物和做料理很有热情。但他们应该开一家餐馆吗?他们中多少人有技能和天生的恩赐来管理许多拥有不同学历背景的人呢?多少人能在紧张的时间压力下有条不紊地完成工作?又有多少人有敏感的金融嗅觉,能在一个低利润的行业中创办一个获利的业务?

3. 科学表明,若将热情转化为有偿的工作,可能会使其失去原本能带给人的内在满足感。来自财富500强企业的高层执行官大卫·西尔弗曼写到:“研究表明有偿的工作可能会降低事情本身对我们的意义”,他同时写道:“当我们将一件令人享受之事——例如拼图游戏或是针织活——变成一项付费活动时,我们就会将花在心甘情愿所做之事的时间转化成为一个商品。它不再是充满爱的劳动,而是每小时10美元的工作。因此,从那个活动而来、隐形的喜悦就被遗失了。”

4. 圣经也告诉我们,虽然神创造了我们,让我们治理万物、创造丰富的产业,但是所有的工作都是辛苦劳累的,不管它是否与我们的兴趣和恩赐相吻合。用世俗的话来说,“工作”之所以被称为“工作”正是因为它是“工作”。那些我曾经见过并声称“在自己的生命中一天也没有工作过的”的人,是当他们在回忆自己的事业时才这样说的。同时他们可能遗忘了这一路过来的艰辛困苦,就好像一位母亲忘记了生产时的艰辛一样。但是那些在战壕中的人,不管他们的被呼召感多强,或是多喜爱自己的工作,他们几乎总是会承认工作所带来的挑战和破碎感。

所以如果热情可以随着时间而逐步培养(有时是与我们天生的恩赐分别开来),同时当热情用于有偿工作时会失去它所带来的喜悦感,那么当我们选择工作的时候又要考虑什么呢?

在我所读过的所有关如何选择职业的书中,我发现在葛尼斯(Os Guinness)的《一生的呼召:发现并活出人生的天职》The Call )中,有一个段落非常清晰明了和鼓舞人心。首先,葛尼斯鼓励我们在“呼召”之前先思考那位“呼召者”。所以当你考虑你的工作和你的热情的时候,你在考虑那位呼召者所希望你做的事,以及你该如何通过高举祂的国来服事祂吗?

葛尼斯进一步解释到,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一个巨型电话旁等待着我们的“呼召“,然而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才真正清晰地接收到了信息。当我们无法确定的时候,我们便开始考虑我们的恩赐和处境。当我们权衡我们的能力和环境时,虽然这让我们在职业上有着非同寻常的激励和希望,但同时也让我们更加提升了经济需求、人际关系、地理限制、教育机会等在我们心中的地位。

所以,兜兜绕绕了一大圈终于可以来回答你的问题了。我强烈支持“从事一份‘日常工作’——虽不太令人兴奋,但支付的薪水可以让我边工作边追求我所喜欢的‘副业’”。人们真的完全享受他们的工作吗?当然不是,但这会让我们停止将这当作是迫在眉睫、需要达成的目标了。

我鼓励你评估以下的内容:

  • 你的恩赐和能力是什么?你知道吗?现在有许多评估一个人才能和天赋的测试,但其中有一个容易获取、价格实惠的在线测试叫做你的科学专家(YouScience,中文暂译)。在那里,你可以学习如何让你独特的才能和天赋装备自己,来面对那数以万计的工作机会。
  • 你当下的处境是怎么样的?可以考虑你当下的经济状况、人际关系、地理位置及教育水平。
  • 在这些处境中,有哪些是你渴望改变的,哪些又是你认为不太会改变的?
  • 根据你目前的情况,将来你想要的环境,以及你独特的能力,你的呼召者会劝说你做什么呢?
  • 在你现在的“日常工作”中存在哪些机会,它们能让你继续服事现在的工作,而不是去另寻其他的工作来满足你自己(就像多萝西利·塞耶斯在《为何工作》(Why Work,中文暂译)中所问的)?

我很感恩能生活在一个有更多机会讨论职业满足感的世界中,因为选择工作这个特权本身就是一个属发达世界的机会,它反映了从匮乏到充足的转变。虽然神会让我们在自己的“甜蜜点”中为祂工作,但我们也需要承认和掌管好这样的恩赐,同时记得我们真正的满足是在神的里面。


译:李花秀;校:Sean Hu。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 If My Work Isn’t My Passio

Missy Wallace(梅西·华莱士)是纳什维尔信仰和工作机构(Nashville Institute for Faith and Work)的创办人和执行董事。之前她在位于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的美国银行工作过;在分别位于芝加哥、新加坡、曼谷和纽约的波士顿咨询公司工作过;同时也在纽约的时代华纳工作过。她也是恩斯沃思学校(Ensworth School)高中部创建团队成员之一。她拥有范德堡大学的经济学士学位和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她是三个青少年/年轻人的母亲,同时像喜爱其它工作一样喜爱这份作为母亲的“工作”。
标签
工作与职业
呼召
激情
荆棘与蒺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