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重你的父亲,哪怕他很邪恶
2021-06-25
| Jennifer Greenberg

“你听到今天新闻上的那个故事了吗?”他问。

“没有。”我回答。

但我们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对话。那时我大约11岁,正在为晚餐预备餐具。第二次的时候我21岁,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旁。

我父亲继续说,“一个男人回到家,发现他的妻子和孩子正在收拾行李想要离开他,所以他把他们都打死了,然后自杀了。你最好永远不要试图离开我。”

第二次对话后没几天,我趁父亲去上班的时候潜入了他的卧室,偷了他的.357马格南左轮手枪。我把装枪的空箱子放在架子上,看起来好像没有被人碰过,然后用毛巾把枪包起来藏在我卧室的一个箱子里。我记得当时我这样想:这样,如果他想杀我们,他就找不到枪,所以我们中的一些人应该可以逃脱。

那天晚上,他回家了。他去了他的卧室,我焦急地等待着,想知道他是否会注意到枪不见了。果然,他出来了,瞪着我。我推断他一定是去拿他的枪,发现箱子里是空的。他在对我怒目而视,好像打算永远这样瞪下去,后来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从未问过他的枪在哪里。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生活在谎言中

我在一个基督徒家庭长大。我们忠心参加了正信长老会(OPC),后来又加入了美洲长老会(PCA)。妈妈是全职在家的母亲,我们也参加她教的在家学校,并带领孩子们一同敬拜。我爸爸有博士学位,在教会教成人主日学。在公开场合,他聪明、沉稳。在私下,他可以从研究伯克富系统神学到打女儿,眼睛都不眨,一气呵成。

在我们的家庭中,我受到的教导是要敬重父母,原谅他人,不说闲话,但充满家暴文化的家庭有他们自己的语言。“原谅”意味着要假装你很高兴——即使浑身是伤,“敬重你的父亲”意味着要服从他——即使你很害怕他可能会杀了你,我们被反复警告不要“说闲话”——这意味着不能告诉任何人真相。

这就是属灵虐待,也是一种心理虐待。施虐者拿着一个神圣的词或概念,通常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过教导,扭曲了它真正的含义。由于我所经历的虐待,当我们的牧师宣讲饶恕的时候,我会认为他是在告诉我要接受虐待。当《圣经》提到敬重你的父母时,我以为上帝要我假装我的虐待者是可敬的。但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这不可能是真的。

随着我的成熟,我在取悦上帝的愿望和逃避父亲的渴望之间挣扎。我为第五条诫命——“当孝敬父母”(出20:12)感到苦恼,觉得自己是个假基督徒——因为我讨厌我父亲的行为。在我痛苦的巅峰时期,我记得我在想,如果我爸爸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死了,那会比看着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要舒服。我想,至少那样的话,我可以想象他爱耶稣,相信他爱我。

多年来,我一直在与20多年的虐待造成的创伤后应激障碍作斗争。我挣扎着想要解开许多神学院毕业生曾经挣扎过的神学。我怎能尊重一个如此败坏之人呢?当然,上帝不希望我顺服一个邪恶的人或会带来生命威胁的人。但在我理解第五条诫命之前,我必须先理解上帝当初为什么要颁布十条诫命。

十诫的精神

当烟从西奈山两侧飘下时,闪电划过天际,雷声轰鸣,神的子民担心自己会遭到毁灭。但摩西说:“不要害怕;因为神降临是要考验你们,要你们敬畏他,不致犯罪。”(出20:20)。

“不要害怕……要敬畏神”,这两者似乎是矛盾的,但作为一个家暴受害者,我发现这句话其实令人感到安慰。现在我安全了,从虐待中恢复过来,我意识到它的意思是。不要害怕一个愤怒、暴力、像你父亲那样恐吓你的“上帝”。要敬畏一位圣洁公义的上帝,他希望你能成为义人,因为他爱你。

如果十诫的一个功能是为了让我们向耶稣表达爱(约翰福音14:15),那么第五条诫命也不例外。“孝敬父母”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尊荣上帝。

现在,我们就来到了改变视角、打破虐待、击碎谎言、治愈心灵的真相。当我们面对邪恶时,我们如何效法基督?我们应该拒绝邪恶。当施虐者命令我们去犯罪时,我们如何跟随耶稣?我们应该藐视邪恶的权威。当我们被逼着撒谎时,我们该如何尊重真理的灵(约翰福音14:17)?我们应该大胆说出真理,即使这意味着狮子坑、火炉或沾满鲜血的十字架。

在一个恩典带来的美好故事里,遵守第五条诫命意味着拒绝服从邪恶的父母。我们不能既服从上帝又服从恶徒,我们要丢下他们、跟随耶稣。

敬重是什么意思?

这些天来,当我们谈及对人的敬重时,我们想到的是授予他们一枚奖章或在公园的长椅上为他们钉一块铜牌。但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当我们敬重别人时,我们也是在敬重自己,我们在表明自己做的是他们尊敬的事。敬重敬虔的人意味着在公义上建立他们。

尊敬不敬虔的人意味着呼吁他们悔改,鼓励他们做正确的事,并防止他们进一步作恶。对罪的正确回应是指出它,拒绝成就它,并向执法部门报告罪行。

本着十诫律法的精神,我拒绝屈服于父亲的罪所造成的伤害,以此来敬重我的父亲。我通过报告他的虐待行为来敬重我的父亲。我敬重我父亲的另一种方式是打破循环,成为我孩子们敬虔的父母。我每天通过不让他接近我的女儿来敬重我的父亲。

我的真父亲

最终,神通过邀请我们敬重一位值得尊敬的父亲,来安慰那些被邪恶父亲伤害的孩子。谁是我最终的父亲?是与我有共同的DNA但对我施虐的人,还是父亲的身份比血缘上的更重要?用耶稣的话说,上帝是我的父,凡遵行祂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马太福音12:48-49)。我们的亲生父母可能会辜负我们,但我们有一位圣洁的父亲。通过耶稣的工作,我们被收养为上帝的孩子,我们可以向祂喊:“阿爸!父亲”(罗马书8:15)。

当我们明白上帝是我们的慈父时,困惑的面纱就会揭开,属灵的受虐也会得到帮助。如果我们的父母是诗篇1章中的“恶人”,神不希望我们从他们的计谋、站他们的道路,或坐他们的座位。神希望我们以主的律法为乐,日日夜夜尊崇我们的真父亲。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机会,来荣耀我那仁慈和信实的父亲。祂是天上的众使者为之歌唱的那一位:“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启示录4:11)。祂永远不会离开我或抛弃我。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noring Your Father When He's Evil.

Jennifer Greenberg(珍妮弗·格林伯格)是一位作家、录音艺术家和教会司琴。她在德州休斯敦市的房角石正信长老会(Cornerstone OPC, Houston, Texas)参与敬拜。
标签
福音
十诫
虐待
家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