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临到教会时,该如何伸出援手
2019-01-31
| Marissa Henley

2010年10月25日,三一恩典教会确诊患了癌症。

没错,收到医生来电通知,并且不断在互联网寻找资讯,了解这种罕见癌症的人是我。但随着消息在我们小小的教会中流传,我的弟兄姊妹便与我丈夫、孩子和我携手,他们背负我们的重担,与我们一同哭泣,好像整个教会都得了癌症。

癌症不只是主给我的功课,要我在苦难中归荣耀给祂。祂还同时把这份困难的功课发给我的群体。

当我们其中一位教会成员面对癌症时,我们便有个独特的机会,藉着一起同工解决她的情感、身体和属灵需要,来彰显基督的爱。牧者、执事、朋友与相识的人在当中都有角色。

如果我们明白患癌的滋味,理解会众中的癌症病人有什么需要,就能作更好的预备,付出爱和支持,与他们同行。

1. 运用同理心,关注情感需要

我最初得知诊断结果时,对医生说:“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我还有一年、五年还是什么?”他的回应也不令人感到舒服:“我们也还不知道。”

确诊癌症会带来一连串艰深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癌症?治疗会有效吗?而如果无效的话,我们之后该做什么?复发的机会有多少?在不少情况中,这些问题都没有肯定的答案。

在患癌朋友受不确定困扰的时候,我们可以从进入苦难和聆听开始。之后,我们可以温柔地告诉她,她在基督里有不变和肯定的盼望。在未知的事令她感到不堪的时候,可以鼓励她抓住知道的事,就是神话语中那恒久不变和无穷无尽的应许。

我们也能让癌症病人知道他们没有被遗忘,藉此向他们表达关爱。在我接受治疗的时候,我很少可以参加集体的崇拜。疲劳使我无法参与大部分社交活动,而我们一家也放弃了平常的活动。我们开启了“生存模式”。

但我的群体向我展示了“分久”不一定“情疏”,他们不断前来探望,发讯息和寄上慰问卡片。这些努力提醒我,虽然在治疗的大部分时间中,我在肉体上要独自面对,但我并不是孤独的,有爱在重重的围绕着我。

2. 动员群体,应付身体需要

癌症病人在肉体上和后勤上的需要差异很大,从手术后的几顿饭,到之后数以月计,甚至年计的饮食、交通、照顾孩子、家务、打理花园和经济支援。情感需要固然要由亲密的朋友满足,但这些肉体上的需要正为一些较疏远的人提供机会,让他们也可以与病人一家同行。

如果病人因诊断结果而感到崩溃,即使有人伸出援手,她也难以安排。教会可以把这个担子从病人和家属身上挪去。一个有行政恩赐的人可以与家属讨论,了解他们的需要和可用的资源。请家庭把所有帮助的安排都交由这个人统筹,由他按帮助者许可的时间配对各种需要。

朋友能服事的其中一个好方法就是送上食物。一连八个多月,我们一家每星期都会收到三顿饭食。总共差不多100顿饭呢!我们教会中负责统筹饭食的人制定了一个轮值表,由教会成员、朋友和邻居组成。这个扩大了的支援网络减轻了我们教会年轻会众的负担,让更多人有机会服事。

3. 按真理提供鼓励,满足属灵需要

随着确诊癌症,我的属灵生命也起了极大的变化。我从没有如此肯定相信神的属性,也从没有如此逼切需要人时刻提醒我这个真理。在我不确定自己能否抵受痛苦的时候,主用基督的身体支撑了我。

每次我收到一段简单的讯息,告诉我“你不必回复,但我想让你知道,我在为你祷告”,我都深受鼓励和坚固。当我的头脑被化疗弄得迷糊,在读圣经的时候很难集中。那些时候,我很喜欢有朋友传来一些金句、圣诗的歌词和诗歌的视频,提醒我神与我同在。

另外,你患癌的朋友也许会从他人口中听到一些关于苦难的误导信息,你要小心那些信息。可能有人告诉她,她患病是因为她在生命中还有些罪没有承认,她需要靠不动摇的信,或者是一些类似而不合乎圣经的情感,去“求医治”。藉着认识神话语的真理,以及帮助她建立合乎圣经的受苦观,你的教会可以为她提供支援。

各位朋友,这不是容易的。我们会犯错,面对唐突的情况。看着朋友受苦,也许我们还会感到沮丧或无助。

但我们的心和教会群体会越来越坚定。正如罗马书5章所说,因为患难生忍耐、老练和对神的爱的盼望。那位擦干我们眼中每滴眼泪的,看见了我们朋友的伤痛和需要。

在我们与他人一起进入受苦的时候,我们可以倚靠我们救主的信实,他是忧患之子,也是完美的朋友。


译:V. Wo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Help When Cancer Strikes Your Church

Marissa Henley(玛莉莎·汉莉)是“在癌症中关爱你的朋友”(Loving Your Friend through Cancer)机构的作者之一,喜欢写和讲论受苦以及神的属性。她与丈夫、三个孩子及一只不听话的狗住在阿肯色州。
标签
健康教会
关系
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