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仍在此地,祂仍然没有沉默
再读薛华的经典著作《太初有道》
2021-02-01
| Douglas Groothuis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神存在吗?如果神存在,祂用我们听得懂的语言对我们说话了吗?还是说,我们需要借助非理性的经历、猜测,与神、与灵界沟通?

这些是薛华(1912-1984)在《太初有道》(He Is There and He Is Not Silent)这本短小精悍却颇具深度的书里谈论的问题。这本书出版于1972年,当时正值“反主流文化时期”——宗教、哲学、政治、社会各个领域,人人都想要表达自己的观点,而“通达时务”(历上12:32)的薛华却知道基督徒当如何行。

1976年,那时我刚成为基督徒不久,就读到了薛华的书;我先读了《永存的神》(The God Who Is There),不久又读了这本《太初有道》,然后从那年起这本书我一直读了又读。他的书帮助我发展出了基督徒世界观,多年来,薛华是那位令我的勇气在智识上成长的作家。不只是我,许多基督徒思想家都从他的作品得着激励。其中有查尔斯·寇尔森(Charles Colson,)、麦克卡(Michael Card)、约翰·怀特黑德(John Whitehead)、葛尼斯(Os Guinness)、以及南希·佩尔斯(Nancy Pearcey)。

深邃的洞察力

薛华有敏锐的心思、温暖的心、和爵士乐家们所说的“大耳朵”——能够好好的听,又能作出满有同情心的回应。虽然有些人希望他的论点能更深入,能更细微地分辨所引用的哲学家之间的差异,但他对真理敏感,又知道怎样向这个“观察我们的世界”(引用他自己的用词)捍卫基督信仰。当人们要他谈论晦涩难懂的护教理论时,他会说:“我只是一个布道家!”,他有护教的方式,但他所热衷的是把真实的人当作护教的听众,而不是为了在学术界留名。

薛华是个有深度的思想家,他的思维深入各个领域——戏剧、哲学、神学、和其他更多。对他而言,护教学从不为了争辩胜过对方,乃是为了带领活生生的人到他所认识的永生神面前。薛华经常在书里用“含泪”一词,或提到他对当代失落在虚空中的人所怀的哀痛。在他最哲学性的书里,薛华也显露出他对人充满着关爱,在同一章篇幅里,他可以从理性的历史话题一转,叙述他与一个失落之人的相遇。

在《太初有道》这本书里,薛华谈到曾在他的“避难所团契”(L'Abri)待过的一对夫妇,他们花了很多时间交谈,希望能更完全的了解对方;然而,因为他们没有那位“无限亲密的神”作为他俩的“交汇点”,所以对于人生的意义、何为真爱的关系,他们无法追本溯源。薛华能洞见需要解决的哲学性问题和必须面对的存在意义。与其它基督徒思想家不同,薛华把现代人浓浓的失落感清楚呈现在整本书里。他在这方面的意识使得他的著作充满了活力,又震撼人的情感,这是一般护教学的书所罕见的。

内容概述

《太初有道》首先简短地论证基督教所信之神的存在。它与许多其它护教书的不同之处是,它没有避而不谈对于历史上存在的各种理念,(有时甚至以十分奔放的情怀)与不同的文化结合来阐明。薛华讨论的是基本的基督徒世界观,而非圣经的可信性或耶稣的复活,但他从未否定这些教义的价值。他的焦点放在基督信仰的现实观如何解释本质(形而上学)、我们该如何行(道德标准)、以及知道我们所能知道的(认识论)。

第一章“形而上学的必要性”("The Metaphysical Necessity"),薛华就存在的源头给出了三种可能性:(1)凡事都无法解释;(2)无位格的解释(神秘主义、或物质主义)(3)有位格的解释(基督信仰)。一个“有位格的起源”解释了人的独特性,以及宇宙的秩序,因为背后有一个神圣的意志,那无限存有位格的三与一(三位一体)回答了独特、与多样的问题,这是其他的世界观所无法回答的。创造的一致又多样,是建立在神自己的一致性(一位神)和多样性(三位格)之上。

在第二章“道德的必要性”里,薛华认为我们都有“道德倾向”,或者说我们都有对与错的判断力,因为我们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而且有良知,需要对祂负责。没有神,道德就消散为区区人类的主张,很容易被扭曲、变得丑陋,神无限的位格才是道德的基础。

第三、四两章解释了认识论,或认知的基础。根据薛华的理解,他那个年代的最深层问题是人们离开了可靠的知识源头,因为拒绝了启示的神,这位神透过自然、良知、圣经、与耶稣,启示了祂自己。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与电影导演英格玛·伯格曼都说,我们对意义与现实的寻觅,得到的回响只是一片寂静;而薛华指出,圣经的世界观让人与神之间作有意义的交通成为可能。我们活在一个井然有序的宇宙,有与神的交通,也有人的存在意义。太初有道。

这本书在附录里,以圣经的启示与圣经信仰的本质作结束。如果一位无限的、有位格的神存在,祂用话语与我们交通是合理的,因为我们是用话语沟通的人。神在圣经里的启示并非详尽无遗,但给了我们需要知道的真理。最后,圣经信仰不是盲目的往悬崖下跳,而是一个相信可靠权威的明智选择。

拿起来读吧

《太初有道》这本书浓缩了多年的阅读,并与有思想的人谈论那最重要的事——神,以及讲解了我们侧耳听祂的重要性。请你读这本书吧,因为这是必不可少的议题,而且答案并没有改变。

这事关你的灵魂!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itle:He's Still There and Still Not Silent—Revisiting Francis Schaeffer's Classic

Douglas Groothuis(道格拉斯·戈鲁休斯)博士毕业于俄勒冈大学,现在担任丹佛神学院哲学教授,负责教导基督教护教学和伦理学硕士课程。
标签
福音
护教
基督徒经典著作
薛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