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圣与善行五问:善行配得到永生吗?· I
成圣与称义有何不同?
2019-01-19
| Kevin DeYoung

过去的几个礼拜,改革宗博客圈里出现了好几篇与成圣和善行有关的帖子。我不会全面概述所有相关的帖子,只是针对几个主要的帖子来谈,其中包括:

  • 约翰· 派博(John Piper)为史瑞纳(Tom Schreiner)的新书(Faith Alone - The Doctrine of Justification: What the Reformers Taught...and Why It Still Matters)所写的序。派博在那篇序言中顺便提到,虽然我们称义唯独是借着信心,但是我们最终得荣耀是有条件的,以至于我们不是唯独借着信心“达致”(attain)天堂。
  • 马克· 琼斯(Mark Jons)审视了改革宗教理学的历史,支持派博的见解。
  • 菲利普(Rick Phillips)提醒我们,“你知道的,雅各书还在圣经里”(James Is, You Know, in the Bible)。
  • 克拉克(R. Scott Clark)发出反对声,他张贴了一打以上相关的帖子,包括:唯独借着信心到达天堂,恩典之约里的条件,以及希伯来书12:4是否教导靠行为成圣,等等。

我不打算详细检查这些帖子里所有的论证。熟悉我的作品的读者可以(正确地)猜到我同情派博、琼斯、菲利普所提出的论点(尽管我也欣赏克拉克想要护卫的,也感谢他留意到较老的改革宗资源里相当审慎的措辞)。我并没有针对每个论点做出回应,只是认为退后一步,并且查看五个关于成圣和善行的问题,也许会有帮助。这五个问题(和答案)是从杜仁田(Francis Turretin)的《反辩神学要义》(Institute of Elenctic Theology)提炼出来的。令人惊奇的不仅只是杜仁田是如何仔细地作出区分,更在于他的讨论和我们今天的讨论何等地相关。

在这整个礼拜里,我会走过杜仁田在他书中其中一章“成圣与善工”(第十七论题)中所处理的这五个问题。以下是这五个问题(稍加修正,便于理解):

  1. 成圣与称义有何不同?
  2. 我们在今生能完全成全律法吗?
  3. 善行是得救所必须的吗?
  4. 被称义的人能行出真正的善吗?
  5. 善行配得到永生吗?

首先,成圣与称义有何不同?

杜仁田清楚地说明,他不是把成圣当作一个笼统的词来谈,只是泛泛地指基督徒为了上帝被分别出来的地位。相反,他所说的成圣是神学家通常假定的一种狭义的意思:亦即,上帝在那些在基督里、被称义的信徒身上所作的更新,并且转化他,使他越来越有神的形象(17.1.2-3)。重要的是,杜仁田主张,成圣可以被理解为是“被动的”,因为这个转化的工作是“上帝在我们里面造成的”,也可以被理解为是“主动的”,因为成圣“理当由我们来完成,上帝通过我们完成这项工作。”(17.1.3)这是一个关键要点。倘若我们不明白上帝正在我们里面动工,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在工作,我们就不会正确地理解什么是成圣。任何神学家,如果忽略了成圣主动或被动的层面,就没有搞懂什么是成圣。

称义和成圣不可混淆。当这两者没有仔细加以区分,最严重、最可能致命的错误就会浮现。因此,称义和成圣究竟有何不同呢?

  • 它们的对象(object)不同。称义和罪咎有关;成圣和罪污有关。
  • 它们的形式(form)不同。称义是一个司法和法庭的行动,我们的罪借此得到赦免,基督的义也归算给我们。成圣是一个道德的行动,义借此被注入到信徒里面,影响到我们内在的更新。
  • 领受它们的主体(recipient subject)也不同。在称义当中,根据上帝宣告罪人无罪,人被赋予一个新的、客观的身份。在成圣当中。我们在主观上被上帝更新。
  • 它们的程度(degrees)不同。称义在今生已经完全赐下了,没有可能再加增。成圣是在今生开始的,但是在来生才会得到完美。称义的宣告是一次永远的。成圣的内在工作是逐步发生的。
  • 它们的次序(order)不同。上帝只让那些已经借着信心与上帝和好、被称义的人成为圣洁(17.1.10)。

过去一直在讨论的是成圣是否唯独借着信心。我之前曾论证过,“唯独借着信心成圣”不是最好的说法,最重要的是因为它会导致对绝对必要的断言的混淆,即:“唯独借着信心称义”。在某种意义上,“唯独借着信心成圣”是一个正确的陈述。成圣是否是一个礼物,只能临到那些信靠基督的人身上?是的!阿们!但是“唯独借着信心称义”里的“借着(by)”和“唯独借着信心成圣”里的“借着(by)”并不相同。称义和成圣都是借着信心,但是我们是借着信心这个工具(instrument)来领受基督的义,而信心却是根源(root)和原则(principle),成圣乃是由此长成的(17.1.19)。我们说称义唯独借着信心,因为我们想要保护称义,使它脱离任何努力或行为的观念。但是成圣明确地包括这些合作(co-operations;或译为协作)(15.5.1-2),这会让“唯独”这个描写变得充其量是误导,更糟糕的是不正确。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Five Questions about Sanctification and Good Works: How Does Sanctification Differ from Justification?

Kevin DeYoung(凯文·德杨)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七个孩子。
标签
称义
成圣
改革宗出版社
系统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