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帮我!我觉得自己很失败!
2021-01-12
| Greg Phelan

编注:福音联盟“荆棘与蒺藜”专栏旨在信仰,工作和经济领域给出基于圣经的智慧忠告。


问题

我已经在一些项目上花了很多时间,却不见进展;其中的几项,最近被老板喊停了,我不禁觉得,浪费了许多时间在这些失败的事上。我该如何放掉这种失败的挫折感呢?太难了,因为我既用心祷告,也尽了一切所能努力工作。

思考

如果问我过去这几个月当中经历了什么,我认为就只有接二连三的失败。我能工作的时间本来就因疫情缩水减半,而一天只有24小时的限制又是毫不留情的现实,很多项目遭到消减。挫败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这是我近来的状况,相信不止我一个人如此。

对我们许多人而言,工作彻底受到了“供给冲击”—— 时间减少、可以获得的资源减少、能力下降、帮助也减少——但要求的提高却是前所未有的,同时加上额外的责任——年老的父母、生病的亲属、停课在家的孩子。我们的工作——无论是正式还是非正式的——都在对我们加增要求,而我们又处在一个空前的资源短缺中。

靠我们自己,资源减少的情况下成就不可能增加。工作完成不了,脾气失控,口出恶言,盼望消失,灵魂无法兴旺。

神把你我造成有限的,败坏的世界、项目被上司取消,只不过是这个现实的写照。我们无法躲避失败,但是我们可以在其中找到盼望。

我们的失败并非神的失败

首先,从我们的角度看似乎是失败的,但在神的眼光之下未必如此。比如司提反的例子,他是第一位殉道者、教会里的新秀、领袖,慷慨激昂地见证了基督,竟被石头打死,看起来的确像福音传扬从此失败了。

说实在的,司提反如果不那么义正词严,他可以多活几年,结交一些朋友,也许就不会受逼迫,司提反也有更大机会宣讲福音、照顾寡妇、行神迹奇事;许多好事随着司提反的死而落空了。

然而,司提反的死迫使教会分散到犹太、撒马利亚、和其他地方,这正是他们所领受、还没执行的命令;并且,司提反的死可能触动了一位法利赛人的心,成了最伟大的外邦使徒。如果你只读到使徒行传8章1节,或者,你不明白司提反是因顺服以至于死——顺服为他死的那一位;司提反的行为看来就只不过是失败,

神在我们的失败上掌权,照着他的计划,统管一切。我们的挫败,或许是因为上司、或者是因为有限的能力和时间,神却可能藉此带来更大的成功。

谦卑中的恩典

其次,如果我们谦卑面对失败,就有恩典(雅4:6),也只有如此,我们才得着继续前进的力量。

我们为什么最需要的是一位救主呢?因为我们永远无法完成任何自救项目,我们再好的表现都掺杂着不义,只有承认失败,我们才能接受耶稣的救赎。

若让骄傲来界定我们,就会被它击垮,骄傲是我们永远要对抗的罪。一旦骄傲,我们就用自己所做、所成就、所成为的来肯定自己;我们无法面对欠缺和不足的原因是骄傲;我们错失神的恩典,也是因为骄傲。

然而,记住我们身份价值的根本源头就能治死骄傲。有人说过,人之所以是人,不在于“做”,而在于“是”;不是我们所做的定义了我们,而是我们是谁——更贴切的说,我们属谁——定义了我们。我们的价值在于,我们属于买赎我们的神。即便我们失败,在基督里我们也不是失败者。

最终,因为神的主权与恩典,我们哪怕跌到谷底也无所畏惧,因为,当我们在缺乏不足中的时候的确什么也做不了,而神正是这方面的专家。在挫败里我们仍找得到盼望,因为神的能力在我们软弱的时候更显得完全。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网站:Help! I Feel Like a Failure

Greg Phelan(格列哥・费兰)是威廉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经济学助理教授。他早年在耶鲁大学取得学士及研究院学位,他的研究集中在宏观经济及金融理论。他住在于马萨诸塞州的威廉斯顿(Williamstown, Massachusetts),是当地社区圣经教会(Community Bible Church)的长老。
标签
福音
谦卑
情感
激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