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解答:联合循道会去往何方?
2020-01-10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上周五(1月3日),联合循道会(UMC)内部的一些领袖提出了一个方案,这一方案主张该宗派应当分开成两个或更多的新宗派,以各自代表保守、传统的阵营或者是认同同性婚姻(LGBT-affirming)的阵营。

“我们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原先只是画在沙子上的线逐渐变成了一个大裂谷,”联合循道会纽约议会的会督托马斯·别克顿(Thomas Bickerton)这样说道,“两者间的距离是如此之大,以致使我们意识到,我们无法共同前行。”

“而这一计划提供了一个出路,”别克顿补充说,“就是在面对我们分歧的过程中彼此尊重,并且充满恩典地让我们继续活出耶稣基督所吩咐的大使命:建立门徒、改变世界,尽管我们对这一使命的表达会各有不同。”

这一方案将在联合循道会2020年全体总议会(今年5月)上由各教会和区议会的参会代表们进行投票。

是什么导致了这样一个分离宗派的提案?

1972年,联合循道会在《教会纪律手册》(Book of Discipline)中添加了关于性别议题的条款。《教会纪律手册》是联合循道会所有教会法规、教义、行政治理章程、组织工作,以及宗派会议议程等文档的汇集。1972年所添加的条款是这样说的:“我们确信,性别是神赐给所有人类的美好礼物,我们呼吁每一个人都在神面前负起管理这一神圣礼物的责任。虽然所有的人都是有性别的受造物——无论他们有没有结婚,性关系仅仅应当发生在异性的、一夫一妻的婚姻关系中。”

这一主张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的婚姻定义随着宗派中主张同性婚姻的神职人员增加而逐渐变得不受欢迎。在2016年的总议会上,会督议会主张任命一个32人的“前进道路委员会”(Commission on a Way Forward)来帮助会督议会向总议会特别会议提交一个未来方向的建议。

去年(2019年)2月,联合循道会召开了一个特别会议“讨论《教会纪律手册》中关于性议题的相关段落,并探讨未来促进教会合一的可能选项。”在这一特别会议上,代表们就“前进道路委员会”所提出的三个选项进行了讨论,试图解决他们之间的分歧。最后投票结果是438票对384票,通过了“传统方案”,也就是保持《教会纪律手册》中对婚姻的定义和规范。

什么是“传统方案”?

“传统方案”的想法是,联合循道会会继续“向《教会纪律手册》中所使用的言辞负责”。不仅如此,“传统方案”还把同性婚姻的定义扩大到同性同居、同性民事结合(civil union)和公开宣称自己有同性性关系的人身上(也就是说这些人也应当受到教会惩戒——译注)。“传统方案”要求会督和年度议会都要“确认他们会持守、加强和维护《教会纪律手册》在同性婚姻和同性按立议题上的教义立场”。对于那些不能够认同《教会纪律手册》的神职人员,该方案鼓励他们加入其它“独立的、相关的或者有合作关系的教会”。

“传统方案”的通过让很多观察家们预言这必然会导致宗派分裂,因为那些主张和拥抱同性恋者的循道会教会和神职人员们无法忍受这一方案。

谁提出了最近的分开方案?

2019年夏天,来自联合循道会内部三个不同观念群体的代表们——包括持守传统婚姻的、中间派和拥抱同性婚姻的自由派——开会讨论一个能够让宗派继续前行的方案。最后,他们达成了一个“透过分开而达成和解与恩典的协议”(“Protocol of Reconciliation and Grace through Separation”)。这一协议包含了新循道会宗派形成的流程,以及分开后如何分割财务与固定资产的种种细节。

根据这一协议,2020年总议会的代表们需要投票表决,并在法律意义上使该协议生效。

这一协议给宗派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要理解这一协议给宗派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先要理解联合循道会的教会体制。循道会最首要的教会与会众组织方式“议会”(conference)。按地域归属的众多地方教会组成一个教区(district),然后众多教区通过地区年度议会(annual regional conference)维系在一起。在美国,地区年度议会分布在五大区域,称作管区(jurisdiction):东北,东南,中北,中南,与西部。全球所有的教区议会都连结于总议会(General Conference)。总议会每四年召开一次,是全球一千多个代表共同参加的国际性会议。

参加总议会的代表由地区年度议会选举产生,总议会是唯一有权代表宗派对外发表官方宣言,以及对《教会纪律手册》中的官方政策进行修订。《教会纪律手册》是联合循道会用于教会治理、包含教会法规、计划、制度与流程的首要工具

如果参加2020年总议会的代表们采纳了这一协议,那么联合循道会中那些想要建立新循道会宗派的教会们需要在2021年5月15日之前向总议会登记他们的意愿。然后,地方教会和地区议会就可以投票决定他们是否要加入从联合循道会中分离出去的新宗派。

如果一个地方教会要加入新宗派,那么她必须在2024年12月31日之前作出决定。如果没有做决定,该教会就被保留在那一年的总议会所带领的联合循道会中。

如果一间地方教会决定加入新的循道会宗派,那么她的教堂、资产和债务会怎么处理?

想要加入未来新成立的循道会宗派的地方教会将会保留她自己的资产和债务。该教会所属的的总议会(无论是原先的还是未来加入的)都会解除他们原先向总议会做出的会费承诺(债务除外),也会解除所有的“信托条款”(就是地方教会是受宗派委托管理固定资产的条款)。

无论它加入哪个宗派,地区年议会、管区议会和其他议会的不动产、资产和债务仍归属该实体。

新产生的循道会宗派会从现在的循道会中分割到任何资产吗?

根据这一协议,从2021到2024年,联合循道会要向未来建立的新的、持守传统婚姻教义的循道会宗派总共支付两千五百万美元。如果形成了多个持守传统婚姻教义的循道会宗派,那么它们之间要就如何分配这两千五百万美元达成协议。如果有其他(非传统婚姻立场的)循道会宗派形成,它会得到额外的两百万美元。

这一协议同时还从2021到2028年的预算中总共留出三千九百万美元用于“支持因为种族主义的罪而被边缘化的社群。”

这一分开意味着什么?

联合循道会在美国是最大的基督教主流宗派(暨神学倾向自由派),也是第二大的新教宗派(屈居神学保守的美南浸信会之后),第三大基督教宗派(第一和第二分别是天主教和美南浸信会)。根据2016年的统计,联合循道会在美国总共有六百九十万成员、44,080位神职人员,以及31,867间地方教会。联合循道会同时还有非洲、菲律宾、蒙古的年议会,以及东南亚、中亚洪都拉斯的宣教事工。

联合循道会的这一分开也表明了美国基督教越来越进入一个大卫·弗兰奇(David French)所说的“基督教三国演义”的时代。“基督教三国演义”是指福音派、传统天主教,以及主张自由派神学的新教与天主教。这三方各自代表的是信仰权柄究竟来自何方的问题。对福音派来说,信仰权威来自圣经;对传统天主教来说,信仰权威来自罗马教廷;而对自由派(也就是“主流基督教”和分离的天主教人士)来说,信仰权威来自个人经验和喜好。

这些都不是新鲜的概念。但这种对信仰权威的认定使这三方没有办法和平地在同一个机构中彼此合作和同工,因为圣经的命令是无法与世俗主义所引发的个人主义相调和的。虽然联合循道会是最近,也是最大的宗派分裂,但却不会是最后一个。


译/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FAQs: United Methodists Propose a Plan to Split Their Denomination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同性恋
宗派
循道会
常见问题解答
教会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