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解答:如何看待美南浸信会发布的性侵害报告
2019-08-29
| Joe Carter

说的是什么事?

美南浸信会(SBC)在上周日(2019年6月2日)发布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是关于这一美国最大基督教新教宗派里所发生的性侵害事件的。

根据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ERLC),这份报告的出炉旨在教导各教会有关性侵害的危机,装备教会好好关爱幸存者,并且帮助教会预防性侵害。

是什么促成了这篇报告?

美国社会与众教会在过去两年都非常关注性侵害危机——以#MeToo、和#ChruchToo为代表,这促使美南浸信会主席格列尔(J. D. Greear)在宗派内成立了性侵害咨询小组(Sexual Abuse Advisory Group)。该小组的任务是“考量美南浸信会的各个层级该如何对性侵害事件采取明确的行动,作出敏捷、同情的回应;同时为教会与机构营造安全的环境。”

这个小组被派定从事两方面的研究:美南浸信会目前是如何处理这类事件的;以及参考美南浸信会本身的相关对策与资源,针对如何服事受害者以及预防会众与教会受害,提出参考建议。

在报告的准备过程当中,该咨询小组听取了数百位性侵害的受害者,以及教会领袖、和国内的性侵害恢复与辅导领域的专家的说法。美南浸信会表示,这份报告的目的是传达调查结果的关键性结论,以便“再思过往的实例、认清当今的挑战、同时纳入适用于将来的可能方案。”

这份报告如何界定性侵害?

针对这份报告,性侵害的定义是全方位、非法律性的;包含性骚扰、强奸、和性侵害。美国心理学协会对性侵害的定义是:“行凶者以强迫方式、威胁、或利用受害者之无法表达意愿,所做与性有关的活动。”

这份报告呈现了什么调查结果?

报告的主要调查结果包括:

  • 研究显示,遭到性侵害的孩童,只有60%曾经告诉别人自己受过侵害。通常会提出报告的女人或女孩:遭强奸的只有36%、强奸未遂的34%、性骚扰的26%。
  • 美国有三家多数基督教会会去投保的保险公司,根据他们的数据,每年约有260件案例是孩童遭受传道人、或其他教会同工的性侵害。
  • 性侵害犯中,那些一生最委身教会的(研究人员称“留在教会的人”),他们所加害的人数累计最高,并且所侵害对象的年纪也最轻。他们发现,施害者对教会活动的积极参与对他们的性犯罪行为,似乎没有遏制作用,反而更糟。
  • 大多数性侵害的幸存者认识加害他们的人。司法部发现,四分之三的成年女性受害者认识施害者;不止如此,90%受到性侵害的儿童认识向他们施害的人。
  • 在年幼时曾遭受性侵害的成年妇女,她们患忧郁症的可能性比未曾遭受性侵害的妇女多出两倍多。有年幼受性侵害纪录的成年人,他们企图自杀的几率也超过两倍。受过性侵害的女性,患精神疾病的几率比未受性侵害的女性多出三倍。而男性受害者中,超过70%因为药物滥用、有轻生念头、及企图自杀而寻求心理治疗。
  • 研究报告显示,受害者的教会出席率会因此降低,他们比较可能不信任神,与神的关系也停止成长。虽然健全又有反应的教会团体,可以、也应该成为性侵的受害者医治与安慰的主要来源,但事实并非如此。性侵加上扭曲的神学、或者受害者在教会团体里遭到怀疑、或感到耻辱,给他们的信心所带来的打击是很严重的。

 报告提出教会在回应性侵害事件上的哪些失败?

报告承认,教会在回应性侵害上犯了多方面的错误,包括:

  • 没有充分装备全国、各州、和各教会的员工与志愿者,使他们警觉性侵害事件的发生,并作出适当的回应。
  • 误用了教会自治的政策,而规避采取适当的行动。
  • 对于性侵的受害者没有提供好的关怀。
  • 没有严肃谨慎地处理并且相信幸存者的举报。
  • 没有向民事当局举报性侵害事件。
  • 推荐行凶者到别的单位就职。
  • 举荐那些用言辞美化对妇幼不公平待遇的政治、机构、教会领袖。
  • 报告说道:“让我们伤痛的是,直到全国瞩目性侵害事件之后,我们才被迫严肃的面对自己组织内的问题;很明显的,它们早就存在,也仍然普遍存在,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影响了全国各教会——从由带职牧师牧养的小教会,到有上百员工的大教会。”
  • 报告还说道:“性侵害事件无所不在,神学院、差会、各宗派里,包括我们自己;而大多数都没有公平处理。”

报告认为,教会该如何回应性侵害呢?

“在过去,性侵害事件被发现时,有些美南浸信会的教会以及领袖们最关切的是保护他们的名声和教会,” 报告指出,“如此一来,性侵害的幸存者没有受到保护,也没有预防措施防止继续有人受害。”

报告中也提到:“教会应该确认,照顾性侵幸存者的首要责任在于保护、和关爱他们,这在处理过程中,胜过其他一切考量。”报告建议,各教会根据大小、所在地、以及成员,拟定合宜的草案,例如:

  • 成立关怀团队,成员有男有女,陪伴受害者。
  • 清楚真相被公开的相关法律规定。
  • 熟识当地的儿童保护中心、或其他帮助受害者的机构。
  • 制定实施方案,以处置被指控的加害者,特别当事件牵扯到未成年人时。
  • 发展受害者的后续照顾事工,或者帮助他们联系当地的资源。

下一步是什么?

美南浸信会最近承诺采取行动,以“根除、并面对他们社群内的性侵害”。例如,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美南浸信会德州浸信会联会、德州农夫村第一浸信会的牧师巴特·巴伯尔(Bart Barber)等等,一起拟定了德州的法案,让“教会与其它非营利机构里的个人,如果将性侵害向现任或未来的雇主据实以报,可以免予民事责任。”代表斯考特·史丹福解释,这法案的目的在于“终止因为缄默而使得加害者能转换机构的情形”。这法案已在6月10日签署通过。

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与美南浸信会性侵害咨询小组,也同时开办了称为“关怀泉”(Caring Well)的事工,正视教会中的性侵害,“为教会提供简单、合用、可行的管道,直接强化他们在预防性侵害与关怀性侵害幸存者的事上所作的努力。”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FAQs: Southern Baptists Release Urgent Report on Sexual Abuse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NIV Lifehacks 圣经的编辑,《如何像耶稣一样辩论:向历史上最伟大的传播者学习说服》的合著者。他在弗吉尼亚州赫恩登的格雷斯希尔教堂担任长老。
标签
性侵
metoo
美南浸信会
SBC
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