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解答:认识“守贞运动”
2019-11-27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前段时间,约书亚·哈里斯(Josh Harris)在社交媒体上宣布,他和妻子结束了20年的婚姻生活,现已分居。鉴于哈里斯对“守贞运动”的重要影响,他的宣告近期引发了舆论对于这场运动的批评和辩论。

守贞运动是什么?

“守贞运动”通常指一场福音派运动,该运动旨在推广一种合乎圣经的贞洁观(帖前4:3-8),包括贬低年轻人约会的必要性、提倡婚前守贞。该运动一般会使用一些措施(例如守贞誓约)、标记(例如守贞戒指)以及活动(例如守贞舞会)来达成目的。

什么是守贞誓约、守贞戒指与守贞舞会?

守贞誓约是未婚的青少年发出的禁绝婚前性行为的誓言。其绝佳范例就是《为什么真爱需要等待》中的经典誓言,里面这样说:

我现在知道并且相信在我的生命中可以有一份真正的、美好的爱情,为了得到它,我决定等待。我郑重地承诺,为了我自己、我的家庭、我的朋友、我未来的伴侣以及我们未来的孩子,我要把性保留在婚姻当中。我要为我的决定负责任并且持守到底。无论我遇到什么压力和试探,我都要谨记我的诺言。如果我遇到不同观点的挑战或无理取笑,我会亮出我的观点并说明缘由。我知道在全世界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我们作出的是正确、成熟、勇敢的决定。我们珍爱生命、珍爱自己并且尊重他人。我们愿意为自己的生命和爱情负责!

守贞戒指通常由那些作过守贞誓言的人佩戴,作为外在的标记。守贞指环因基督教机构“银戒时尚”(The Silver Ring Thing)而为众人所知,他们主要通过音乐活动倡导婚前禁欲。十年前,一些年轻的演艺明星就佩戴过守贞戒指,包括麦莉·塞勒斯(Miley Cyrus)、黛米·洛瓦托(Demi Lovato)、赛琳娜·戈麦斯(Selena Gomez),以及乔纳斯兄弟(Jonas Brothers)。

守贞舞会(或父女守贞舞会)是由父亲和女儿双方参加的正式舞会,旨在向青春期女孩倡导婚前守贞。在舞会现场,父亲们通常会签署一份誓约书,保证他们会为自己的女儿做好贞洁和诚实的榜样。舞会的最初构想是由一对加州夫妇兰迪(Randy)和丽莎·威尔森(Lisa Wilson)于1998年提出,作为“庆祝上帝创造与生命成长”的方式。

守贞运动是如何开始的?

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爆发性革命。等到那一代的基督徒开始有了自己的孩子,且即将进入青春期,守贞运动由此发端。在90年代初,艾滋病成为美国25至44岁男性的首要致死疾病,未成年怀孕率也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自70年代以来,婚前异性性伴侣的数量也大幅度增加。例如,在70年代,只有2%的美国女性在婚前有超过10位性伴侣;而到90年代,这一比例上升至10%(在2010年更是达到18%)。

那时候,许多福音派基督徒为了应对婚外性行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尝试重新回到圣经伦理的根基。1992年,在一场为基督教性教育活动作预备的集体讨论会上,生命路基督教资源机构(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的一位青年事工顾问理查德·罗斯(Richard Ross)提出了“真爱要等待”这一活动主题。一年后,美南浸信会采用了这一方案,并制定目标:在下一次年度会议之前,要有10万人在承诺书(即守贞誓约)上签字。1994年,“真爱要等待”在华盛顿特区召开2万5千人的青年集会,在国会大厦和华盛顿纪念碑之间的国家广场展出了21万张承诺书。

四年后,约书亚·哈里斯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不再约会》(I Kissed Dating Goodbye倡导婚前禁欲,也使得“求偶”(courting)一词取代“约会”而流行起来。这本书后续共售出超过100万册,亦成为“守贞运动”运动的主要文本。后来,哈里斯发布了一项声明,表达他对这本书的担忧,并要求出版商中止再版此书。他也制作了一个纪录片,名为“我幸免于《不再约会》”(“I Survived I Kissed Dating Goodbye”)

守贞运动能减少婚前性行为吗?

一项发布于2009年的研究表明,那些作过守贞誓约的青少年与未作过誓约的同龄人在性行为表现上相差无几。(作过誓约的五年后,82%的宣誓者否认自己作过该誓约。)另一项研究表明,作过守贞誓约的人与未作过誓约的人在性传播疾病(STD)感染率上也并无区别。

舆论对守贞运动有哪些批评?

对守贞运动的批评主要有两种形式,分别来自基督教内部以及世俗社会。

基督教内部对这一运动的担忧,与哈里斯本人对《不再约会》的批评相一致:它过分强调性对于“圣洁”的重要性,淡化了恩典,并且在两性关系中加添了不必要的规条。正如哈里斯在其声明中所说的:

此外还有一些缺陷:为了建立一套高标准,该书所强调的一些做法(如婚前不能约会,也不能接吻)与观念(把心交出去)并非出自圣经。在试图警告人们约会的潜在危害时,该书在一些人心里制造了恐惧——惧怕犯错或惧怕让自己伤心。该书也给某些人传达了一种印象,即一种特定方式的两性关系会带来长久幸福的生活——美好的婚姻,和谐的性生活——但圣经里并没有这样的应许。

另一种批评来自那些不接受圣经性观念的人,他们从世俗化的(在某些基督徒那里,则是反律法主义的)性观念出发来评价守贞运动运动。尽管他们赞同基督教内部对这场运动的一些批评(例如它制造了恐惧和羞耻),但他们还认为婚前禁欲是一个过时的观念,并且这场运动带有性别成见,不应该把同性恋排除在婚姻之外。

基督徒如何发展出一种积极的守贞运动?

守贞运动的失败之处在于只是关注身体和性爱,而不是关注基督。若想发展出一种更有益的守贞运动,主要方式是操练属灵的贞操(chastity),这需要行为和心思上的清洁。正如劳伦·温纳(Lauren Winner)在其著作《真正的性爱》(Real Sex)中所说的:“(属灵的)贞操不仅仅是禁欲,更是主动操练自己,使之遵从福音的轨迹。”

什么是福音的轨迹?亚历克斯·沃德(Alex Ward)解释说,就是从罪的奴仆变为基督的仆人这个轨迹:

从外人变为基督里的弟兄姐妹;从堕落的罪人变为得赎的新造之人。这个轨迹所涉及的远超物质身体的部分。它还包括人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我们的灵魂。我们是灵魂与身体相结合的受造物。因此,我们不该认为“贞操”只跟身体有关,它更是一种绝佳的方式,让我们在灵魂深处效法基督的模样,长成基督那样纯全、忠心和贞洁的身量(罗8:29; 12:1-2)。

我们操练贞操以致成为圣洁,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性生活,而是为了基督。罗斯在2013年表示,贞洁运动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预防性传播疾病或未成年怀孕——甚至不只是让年轻人成为顺服的基督徒。罗斯声称,关注的焦点在于尊崇和高举基督。他说:

在以前,参加“真爱要等待”的年轻人在作出承诺时通常会这么想:“耶稣希望我这么做,因为这会让我的人生更美好,这样我就不会遇到不好的事,那么我就是一个顺服的基督徒。”虽然这些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现在我觉察到它转变成:“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让自己的人生更美好,而是为了荣耀基督。我这么做是为了祂,而不是为了我自己。我这么做是因为祂配得尊崇,而持守贞洁正是我尊崇祂的方式。”关注点从“我”转换成“祂”。这绝不是道德主义。如果我持守贞洁是为了荣耀基督,那么这就是全然的敬拜。


译:魏峰;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FAQs: What You Should Know About Purity Culture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社会
时事
常见问题解答
哈里斯
贞洁
誓言
青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