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的爱,冒充的争战
2018-12-07
| Russell Moore

你知道我讲的那家伙。他花好几个小时玩网络游戏,上色情网站,一直搞到半夜。他怕自己成了失败者。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失败。一段时间以来,研究调查已经让我们看到,色情和电游可以变得强迫性和成瘾。但我们太过经常不知道的是,情况为什么会是这样。

心理学家Philip Zimbardo 和Nikita Duncan在他们的新书《男人之死:男孩为何挣扎,对此我们能做什么》(The Demise of Guys: Why Boys Are Struggling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中说,我们整整一代男性可能会被色情和电游掳去。他们关注的并不是道德问题,而是这些成瘾的性质,这种性质正在重塑集体生活必需的愿望模式。

如果你是糖分,或龙舌兰酒,或海洛因成瘾,你就会越来越想要得到那种物质。但是色情和电游这两样都是建立在新奇上,建立在对更新奇和不同经历的追求上的。所以你极少发现一个男人会对单单一幅色情画面上瘾。他是落在不断扩张,万花筒一样的陷阱里,不能自拔。

色情和电游有一处很关键的不同之处。人不能有节制地消费色情,因为按本质而言,色情是不道德的。人有可能像参加低风险体育竞赛一样,把电游当作无害的消遣,参与其中。但强迫性电游和色情有一个相同的关键成分:两者都是为了模拟某样事情,某样男人渴望的事情。

色情向人许诺,无需有亲密关系就能达到性高潮。作战电游则是许诺无需冒着危险就能刺激肾上腺素上升。让这些变得如此吸引的那种刺激,按其核心最终是属于灵性方面的问题。

撒但不能创造,牠只不过是剽窃。牠的能力是寄生性的,依附于美好的冲动,指引这些冲动去达到牠自己的目的。神的心意是要让男人在与妻子舍己的联合中体会性关系的兴奋。人若有必要,就要为他的家庭,他的同胞,为受压迫的弱者而战。

人追求正义之爱的狂喜,正义之战的豪迈,这些是福音的事情。夫妻间两性联合描绘的是基督与祂教会联合的宇宙性奥秘。争战的呼召是建基在一位保护祂百姓的神,一位从狼口中把祂羊抢回来的牧者基督身上的。

当这些追求被转移到不断扩张的新奇幻象这方面,它们就要杀灭喜乐。寻求伴侣,这是好的,但是亚当的福气并不在于在他面前列队走过的各样新奇之事,而是在于找到一位神为他预备的女人,与她一道生活,履行培养下一代的使命。有必要时,战争是正义的。但是神的争战不是永远新奇的事。它以一场筵席,以永远的安息告终。

而且这些成瘾培养出看起来与这些相反的消极被动和极端富有侵略性的罪恶。沉迷色情的人成为好色的失败者,用手淫的封闭取代二人成为一体的联合。沉迷电游的人变成争战方面的懦夫,用不会担心失去生命的侵略性取代保护他人的勇气。在两种情形里,人都是在追求成为真正的爱人,或真正成为战士的激动,但却是在由像素组成的画面上,而不是人要为之负责的血肉之躯上发泄他的生殖腺或肾上腺。

Zimbardo和Duncan是对的,这一代人深陷冒充的爱和冒充争战的泥潭,这很危险。一个通过色情学习去爱的人,会同时去爱每一个人,却一个人也不爱。一个沉迷于暴力游戏的人能学习与每一个人开战,却连一个人也不与之争战。

解决这两种成瘾的方法,就是用兴奋对抗兴奋。让我们表明一位爱祂的新妇,为拯救她而争战的基督这福音的异象,然后训练我们的年轻人,通过爱一位真正的女性,有时还是通过与他自己的愿望,以及那些要吞噬他的灵界生命争战,以此来跟从基督。让我们教导我们的男性去爱,去争战……去真爱,真争战。


译/校:改革宗经典出版社。原文刊载于渴慕神网站:Fake Love, Fake War: Why So Many Men Are Addicted to Internet Porn and Video Games

Russell Moore(罗素·摩尔)是美南浸信会道德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的主席,福音联盟理事会成员,以及多本书的作者。
标签
成瘾
色情文化
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事奉实践
渴慕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