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国会山的工作与信仰
2019-11-26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多米尼克·麦凯(Dominique McKay)于2009年毕业于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新闻专业。她毕业的时候市场非常不景气,报社的职位数量正在萎缩,甚至在最近的九年内下降了45%。

她说:“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没有新闻类的工作。我最终只能回到学校继续读传播学硕士,主要是为了等待就业机会,看看硕士毕业之后有什么工作岗位。”

但,毕业后的工作机会仍然不多。2012年,麦凯从自由大学毕业,获得了传播学硕士学位,之后申请了在华盛顿特区及周边地区的50个职位,那里离她家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当一无所获时,她曾考虑放弃。

麦凯说:“我计划休息一下,然后在夏天再试一次。但是后来我想,哦,我就再多申请一个。那是在国会的无薪实习岗位。”

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工作,实习生要整理邮件、接听电话并处理来自选民的索取国会使用过的美国国旗请求。但是麦凯得到了这份工作。

七年后,她担任华盛顿特区共和党第二大参议员,南达科他州参议院多数党党鞭约翰·图恩(John Thune)的新闻秘书。她还在麦克莱恩长老会(McLean Presbyterian Church)的妇女事工委员会带领服事。在这两个岗位上,她总是不断提醒自己:你在这个岗位上不是为你自己,而是为耶稣。

福音联盟为此采访了麦凯,请她分享她在国会山的工作、她作为基督徒所感受到的压力,以及她的教会是如何服事姊妹等问题。

你是如何从实习生一步一步升至参议院多数党党鞭的新闻秘书的?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位于华盛顿特区国会山附近名为Roll Call的报纸做实习生,但一个礼拜后我得到了做俄克拉荷马州共和党参议员詹姆斯·英霍夫(James Inhofe)全职助理的机会。接受这份工作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我喜欢新闻工作,但是我更需要一份全职工作,而这个机会也不错,所以我接受了这份工作。

在那里工作时,我获得提拔做更多的文字工作,主要是给选民写信。我写了有关医疗、教育和劳工问题的文章,并定期与这些领域的倡议者会面。我在这些问题上成了参议员的专家顾问。因此,三年后我离开参议员办公室去众议院教育和劳工委员会工作时,就是一个轻松的过渡。

我后来担任众议院委员会新闻副秘书,并且很享受我在那里所做的工作。我的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与一个团队合作共同协助整理并通过了2015年的《让每个学生成功法案》(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该法案修正了《不让任何孩子掉队法案》,将更多的责任移交给各州)。当向国会山的其他工作人员提供职业建议时,我总是建议他们尝试并找到一个为委员会工作的职位,因为委员会工作是国会所做工作的大部分,因此这样的工作是非常有益的。

几年后,我离开众议院去为现任老板图恩参议员工作。我开始与他的团队一起为“参议院共和党会议”(Senate Republican Conference)工作,这实际上就像是参议院共和党宣传部的公关办公室。我担任图恩参议员的新闻秘书,帮助共和党参议员和他们的工作人员随时了解立法议程。在那工作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也是一种荣幸。

最近,图恩参议员升任新的领导岗位。一月份,他成为参议院多数党党鞭。我和他一起转入国会大厦,继续担任他的国家新闻秘书。

你整天都做些什么?

通常,我的一天是从向媒体发出有关当天参议院会发生什么情况的提醒快讯开始。我还回答新闻问询,协助参议员参加各种活动和会议,参加电视转播,并为他准备备忘录和其他信息材料。

我们的通讯团队也为其他共和党沟通专员提供建议。他们会问:“你老板对此有何评论?”或“我们应该如何说这件事?”,我们会为他们提供指导。

我们做很多舆情搜集的工作。我们一直在看新闻,也一直在看推特。推特的优点是你可以快速获取大量信息,也可以快速发布消息。我们还追踪本党其他干部的情况,因此我们始终有一个窗口了解共和党在不同问题上的立场以及媒体对我们的干部们有何看法。

这是很有意思的工作,从来没有沉闷的日子。压力可能很大,但是我认为一个人如何处理压力取决于他/她怎么看待工作。

那你怎么看待工作呢?

当你在基督徒家庭中长大并从一所基督教大学毕业后,你必须在某个时候决定是否要以成年人的身份公开你的信仰。当我沿着自己的职业道路前进时,我选择公开地做一名基督徒。

在政治上较为保守的圈子里谈论信仰要容易一些,因为虽然他们可能不是基督徒,但他们熟悉基督教信仰的许多方面。但是即使那样,随着年龄的增长,挑战也会变得越来越大,因为人们开始与他们幼年时的信仰或他们父母的信仰疏远。那时,无论他们的背景如何,人们通常对信仰变得更有敌意。

对我来说,如果要说什么的话,和我年轻时相比我是一个更敬虔的基督徒。从某种意义上说,神在我前进的道路上为我做好了预备,使我能够保持信仰,并在谈论信仰时保持同样的强度。神在这方面对我的信实继续影响着我的日常生活,并在当前的职业中不断保护我的信仰。

你的信仰如何影响你的工作?

在国会山工作有很多挑战。我们几乎每天都在经历冲突和国家热点。但我的主要工作重心是与同事、记者和其他媒体专员的关系。

在这个领域的大多数人都是因为他们的野心而在这里工作。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他们都雄心勃勃。

许多人来到首都的目的是想要建立积极的影响,但他们是因为这种雄心壮志才来的。这种雄心壮志会引导一个人去做他本不应该做的事情。当他们唯一的目标就是成功时,许多人无法分辨对错。我能带给周边环境的是,作为一名基督徒,事实上成功或进步并不是我的使命。我的使命是要忠心服事,而这样的想法在这里是比较罕见的。

显然,没有人会说:“好吧,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我自己。”但是当你开始追根究底地问他们时,我想很多人开始意识到,在这一切之下,他们在这里是在追求一种自私的野心。当你就此开始挑战他们时,他们开始思考,我的生活可能不仅仅关乎我自己。你可以开始改变他们的看法。

事实是,自我驱动并不是一件坏事。许多城市吸引这样的人。人们总会想走出惯常的环境去做点什么,例如自己一个人去另一个城市生活,这实际上是一件好事:他们在用不同的方式思考,跳出框框思考——这样的人天生就是领导者。

但是你必须有基督在你的动机里。基督徒可以在国会山发挥影响力的一个主要方法是:拆除人们动机中的一些烟幕,揭露人心中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东西。

要做到能够影响天生的领导者并改变他们的目标、他们的观点和他们的最终使命,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华盛顿特区的人很不一样,但我不认为这是负面的——我们可以引导他们的雄心壮志往好的方向发展。

神关心政治吗?

在地球上,我们尽我们所能地使事情变得更好,这包括工业和职业的所有领域——政治并不排除在外。有些基督徒不觉得需要参与政治,我认为这是因为在美国,很多基督徒过着舒适的生活,没有遭受任何类型的系统性的苦难。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基督徒需要积极参与改变社会或改良社会。他们是那种爱上这个世界和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生活的基督徒。有必要激动这类基督徒,让他们看到:“哦,我们在这里是有使命的,不仅仅是为了过上舒适的生活和建造房屋和家庭。”

有一些基督徒不想参与政治,因为他们看不到一个有道德的政党或团体真正在做正确的事情。他们说:“每个人都腐败。我不想参与其中。”但正因为有信仰的人从政治领域撤离,所以我们缺乏道德领袖。你的政府是你所在社会中的人群共同产生的投影和反射。如果你希望政府变得不同,那么你必须参与其中。

保持以道德为中心很难吗?

那是一个挑战。与任何领域一样,你所处的位置越高,挑战就越大。随着投入的增加,你会感到巨大压力,使你去做错误的事才能继续掌权或继续前进。

当我刚开始在国会山工作时,我还没有意识到那种强度和那种经历。我不明白人们何时

 

会谈论这个话题。但是随着你向前走,是随大流还是用另一种方式去看待,就会有很大的压力。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内部压力,对于其他人来说,则是外部压力。有时两者都有。

对我来说,能帮助到我的是,我成长于军人家庭,还是一个少数族裔,所以我总是处在外围。随着你的成长,这既不有趣也不酷,而是很不舒服。但是,现在我担任领导职务,压力是巨大而真实的。我意识到,稍微地处在外围是我一直以来属于的地方。神预备我不需要待在领导核心或让每个人都喜欢我。我不需要随大流使我可以留在核心。意识到这一点会使我更有信心变得忠心,即使那意味着要稍微处在外围。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意识到神是如何复杂而又精细地利用你生命中的方方面面来为你要去做的事情做预备。

说说你的教会吧。

麦克莱恩长老教会的主要重心之一是教导——用圣经教导我们的信仰,使我们预备好在社区和工作场所中使用信仰。

我在教会的妇女事工部服事。我们这里的女性来自各行各业,而且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她们中的许多人都在从事或曾经从事引人注目的高压工作。即使是那些已经退休或在家带孩子的,许多人仍然会经历同样的躁动和雄心壮志,总是在不断前进。这是一个很独特的社群。

我们正在做一些事工来满足这些需求。一是,我们谈论了很多如何在你的信仰生活中运用你的职业道德。再有,我们开始将重点更多地集中在对我们社区中的人们的宣教事工上,特别是单身母亲或经济困难的妇女。这不仅是针对我们社区中的人们的事工,也是我们教会的事工,因为这有助于向我们中间的女性表明以他人为中心的重要性。

我正努力在教会中推进传递“我们在这里是为基督”的使命。因此,无论你处于人生的哪个阶段,“为基督”仍然是生命的重心。这在很多方面帮助他们在所在的地方找到满足感:看看你所处的人生阶段,并全心全意地在这个阶段中服事你的社区。人们总是可以展望未来——“还有其他什么呢?下一步是什么?”好吧,实际上,你的社区就是你应该去的地方。百分之百地投入到你现在所在的生活中去。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My Faith at Work on Capitol Hill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信仰
福音
政治
人物
工作
访谈
国会
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