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史上最恢宏的查经
2019-09-10
| Garrett Kell

耶稣被钉十字架埋葬已经三天了。两位从前的门徒打起行囊,踏上回家乡以马忤斯的七里路程。没必要留在耶路撒冷了。耶稣死了——他的国并未降临。他们出发后不久,一位陌生人加入了他们。“只是他们的眼睛迷糊了,不认识”他就是复活的耶稣。(路24:16)

门徒感到不解,这个神秘人竟然没有听说耶路撒冷发生的事情。作为读者,我们感到不解,他们竟然看不出他们在跟谁说话!出于怜悯,耶稣打开经卷,开始带领他们查考,这一定是史上最恢宏的一次查经了,“从摩西和众先知起,凡经上所指着自己的话,都给他们讲解明白了。

让我们想象一下他可能说了些什么。

他可能从《创世记》开始,显明他就是第二个亚当,他抵挡住了试探,服从了神的命令(创2-3;林前15:45-48)。他是应许的女人的后裔,伤了蛇的头(创3:15;约壹3:8),他也是更大的方舟,我们因信躲藏在他里面,逃脱审判的洪水(创6-9;西3:3;彼前3:20-21)。他可能指出亚伯拉罕如何因信看见他的日子,就欢喜快乐(约8:56;罗4),或者指出他就是应许的犹大支派的狮子,主必不离开他(创49:10;启5:5)。又或者,也许他就是更伟大的约瑟,被父亲钟爱,被弟兄出卖,在外邦中被高举,他是给饥饿的世界供应食物的那一位。

接着,在《出埃及记》,他可能显明他是更伟大的摩西,在去往应许之地的路上,借着躲藏在逾越节羔羊之血的下面,逃脱了审判(出12;约1:29;林前5:7;来3-4;彼前1:19)。或者他就是天上降下的真吗哪(约6:31-35),是从磐石中涌出的活水,让他们永不再渴(约4:14;林前10:4)。

然后,他可能转向《利未记》,显明他成就了整个献祭体系(约1:29;来4-10)。他是没有瑕疵的祭物,带着馨香之气献给父(彼前1:19;来9:14-27)。他是更大的替罪羔羊,担当了整个民族的罪(利16;来9-10)。他是更高的大祭司,不仅献祭,也把他自己给了我们(来7-8)。

然后,他可能带他们进入《民数记》,显明他就像摩西在旷野中举起的铜蛇,人如果凭信心仰望它,它就能医治他们被蛇所咬的致命伤(民21:4-9;约3:14-15)。或者他就是应许出于雅各的星,要打碎神仇敌的头(民24:17;启22:16)。

然后,他可能来到《申命记》,显明他就是那位像摩西的先知,天父说到他,“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从他”(申18:15-20;太18:5;徒3:23)。或者他就是那真正的逃城,罪责中的罪人都可以逃往他(民35;来6:18)。

或者,他是更伟大的约书亚,带领神的百姓渡过宽阔的约旦河,进入迦南,领受一直应许给他们的安息(来4:1-10)。

在《士师记》,我们隐约地看到他,是神兴起拯救以色列脱离仇敌压迫,以公义统领以色列民的那一位。

然后,在《路得记》,我们看见他是更伟大的至近亲属,他娶了一位外邦新娘,好让她分享以色列的产业(太1:5)。

在《撒母耳记上》和《撒母耳记下》,我们发现耶稣是更伟大的大卫,他寻求父神的心意,勇敢地击败撒但这更邪恶的歌利亚,拯救神的子民脱离罪的羞辱和奴役(路1:32;约6:38; 14:31)。

然后他可能进入列王纪和历代志,显明他是忠心的王,从不违背神的律法,正相反,他勇敢地带领神的百姓凡事尊荣神(约18:26-27;启19:16)。

接着,他可能花一点时间表明他是更伟大的以斯拉,他担当祭司的职分,因为耶路撒冷悖逆拒绝神而为它哭泣(太23:37;来5:7)。

或者他像尼希米,洁净神的圣殿,重建城墙,保护人民敬拜神,自始至终不肯放弃他开始的工作(尼6:2-3;太27:42)。

他是更伟大的以斯帖,勇敢地交出自己的生命,以拯救神的子民脱离撒但欺骗的计谋,撒但无异于更诡诈的哈曼。他也是更伟大的末底改,他被蔑视,要被人挂在木架上,但是却被解救,被王尊荣,给神的子民带来拯救。

然后,他可能显明他是更伟大的约伯,他受苦不是因为他的罪,而是因为他的义。尽管他被人误解,神把他从羞辱的炉灰堆中提拔起来,让他替先前反对他的人代求(伯42:1-17;来7:25)。

接着,他也许带两个门徒领略一下《诗篇》,提醒他们,在诗篇第二篇,他就是那位被生的儿子,万人都要在他面前敬拜(腓2:4-11;启5:13-14),诗篇第16篇预示了他的复活(徒2:24-28)。或许诗篇第22篇描绘了一幅先知性的图画,无辜者的手脚被恶人所扎(路23:33;约20:25),然而在诗篇110篇他被升高,坐在父神的右边,作永远的祭司和王(来5:1—10:39)。或者,他们肯定能从诗篇第118篇看到,他就是匠人所弃的石头,要成为神建造教会所用的房角石(太21:42;彼前2:4-7)。

他可能继续进入《箴言》,显明他是神的智慧(林前1:18-26),或进入《传道书》,他给我们丰盛的生命而不是虚空(约10:10),或进入所罗门的《雅歌》,他是更伟大的新郎,将不变的爱倾注在他的新娘身上(林后11:2;弗5:25;启21:2,22:17)。

接着,他可能转入先知书,在《以赛亚书》中显明以马内利由童女所生(赛7:14;太1:23),由圣灵感孕(赛11:2-4;太3:16),是受膏的耶西的根(赛11:10;罗15:8-13;启22:16),他医治瞎子、聋子和瘸子(赛35:5-6;太11:2-5)。他是和平的君,统治永远的公义国度(赛9:6-7;启11:15),也是受苦的仆人,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赛53:3-9;太27:27-60;彼前2:23)。

在《耶利米书》和《耶利米哀歌》中,他是哭泣的先知,他进入我们的悲伤,为将我们与神隔绝的罪哀哭,以此证明主不变的爱和信实(耶13:17;哀3:23;路19:41)。

在《以西结书》中,他是真正的牧长,他关心喂养被恶牧人忽视、折磨的羊群(结34:1-24;约10:1-18)。

在《但以理书》中,他是打碎世上列国的那块石头(但2:34-35;太21:44),是有权柄的人子,要照着众人所做的审判他们(但9:7-14;太26:64),也是被自己的民剪除的受膏者(但9:26;可9:9-12)。

在《何西阿书》中,他是忠诚的丈夫,他被犯奸淫的新娘背叛,却依然爱她,将她寻回归己(约4:1-45;罗9:25-26)。

在《约珥书》中,我们看见神应许的审判日落在十字架上的耶稣身上,还看见他升天之时,将差遣应许的圣灵给所有愿意悔改的人(珥2:28-32;路24:49;徒2:16-21)。

他可能显明他就是《阿摩司书》的信息所传达的,他来救赎贫穷被压迫的人,带来以色列领袖们未能施行的公义(路4:16-20)。

或者,他是《俄巴底亚书》所预示的那一位,他要使神骄傲的仇敌降低,带领神的民众上锡安山继承神永恒的国度(来12:18-24)。

在《约拿书》中,我们看见他是信实的先知,他不逃避不配的罪人,相反,他被上帝愤怒的鲸鱼吞下,三天后活着出来,呼召人们悔改。他没有在城外悖逆地生气,他的血洒在城外救赎人民。(太12:41;路19:10;来13:12)。

在《弥迦书》中,他是应许生于伯利恒(意即“粮食之家”)的统治者,他自己就是从天上赐下的生命粮,喂养饥荒的世界(弥5:2;太2:1)。

《那鸿书》预告了他的工作,他亲自担当了神的敌人本应承受的公义审判,好让他们成为他的朋友(罗5:8)。

在《哈巴谷书》中,先知所说的义人因信得生指的就是他(哈2:4;罗1:17;加3:11;来10:38),神使用他,以恶的成就善的,此事如此奇妙,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哈1:5;徒13:41)。

在《西番雅书》中,他是至高的主,他承担百姓当受的审判,把罪偷走的一切归还给他们,他以此建立国度(徒15:12-17;来12:13)。

在《哈该书》中,先知应许神的荣耀将来到圣殿,暗示的是他,他是更伟大的所罗巴伯,是进入圣殿的荣耀(太21:12-17)。

在《撒迦利亚书》中,他是谦和地骑着驴驹的得胜君王。他是大卫的苗裔,要在本处涨起来、建造耶和华的殿。他是他们应当仰望的那一位,是他们所扎的那一位,是让他们忧伤悲痛的那一位(撒9:9;11:12-13;路19:35-37;太26:15)。

然后他会以《玛拉基书》作结,显明他是忠心的祭司,站在神的殿中谴责民众献上残疾无用的祭物——然后将自己当作完美的祭物献上(太21:12-13;来9:14-27)。他的先锋,施洗约翰,有应许的以利亚的灵,他来向以色列指出耶稣是公义的日头,其光线有医治之能(路1:17,78;太11:14;约1:4;8:12;启22-24)。

随着耶稣与门徒在以马忤斯的路上一起前行,他向他们讲解了串起整部旧约的恩典金线。他打开他们的眼,看见神的每一个预言,图画和应许在他里面都是“是的”和“阿们”(林后1:20)。

从阅读旧约中找寻耶稣不像玩“寻找沃尔多”游戏——在每棵树后找十字架,或在每把椅子上找王位。不过,我们确实从中发现了显明的教导和含蓄的主题,它们促使我们知道更伟大的某事或某人一定会来成就它们。那天,复活后的耶稣证明了这是真的。

让我们读旧约时,作睁大眼睛的人,期待各篇章所指向的基督。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如何从基督成就旧约的视角读旧约,我推荐下面几部作品:


译:颂玫;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Most Epic Bible Study of All Time

Garrett Kell(卡雷特·凯尔)是戴尔雷浸信会(Del Ray Baptist Church)的主任牧师,该教会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亚历山大市。他和妻子嘉丽(Carrie)育有五个子女。
标签
救赎历史
圣经诠释
旧约研究
基督的位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