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型人格:回归你的路,还是去往他方?
2018-11-09
| Kevin DeYoung

如果你还没听说过九型人格,在不久之后你也会接触到。

在天主教的退修会和研讨会上使用了几十年后,这种九式人格工具在福音派世界受到了普遍的欢迎。自2016年以来,福音派出版商已经发行了至少三本关于九型人格的厚书:《回归你的路:九型人格自我发现之旅》(The Road Back to You: An Enneagram Journey to Self-Discovery [IVP 2016],中文名暂译);《神圣的九型人格:寻找你灵性成长的独特途径》(The Sacred Enneagram: Finding Your Unique Path to Spiritual Growth [Zondervan 2017],中文名暂译),和《灵魂之镜:基督教九型人格指南》 (Mirror for the Soul: A Christian Guide to the Enneagram [IVP 2017],中文名暂译)。还有 一本新书——《我们之间的路径:九型人格健康关系之旅》(The Path Between Us: An Enneagram Journey to Healthy Relationships [IVP],中文名暂译)——于今年4月份出版。【编注:中文基督教世界相关著作有《如何活用九型图》(天道书楼)、《走出生命困境:电影爱情工作与九型人格 》(以琳书房)。】

除书籍以外,九型人格(英文 Enneagram 发音为“any-a-gram”)在许多博客和福音派传播媒体上持续受到热烈欢迎,文章如下:《所有基督徒都需要了解的九型人格》(What All Christians Need to Know About the Enneagram)和《永不止息地追求认识我们自己》(The Never Ending Quest to Know Ourselves)。特别是《今日基督教》杂志(Christianity Today)一直是“九型人格”的倡导者,宣扬九型人格为基督徒提供的东西,福音派基督徒如何使用它,以及最近它如何成为牧师的工具。 个人而言,我有很多朋友以九型人格发誓,认为这是上帝向他们展示盲点并帮助他们克服人格弱点的手段。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这个名字奇怪的新的(或古老的)个性轮呢?

探索之旅

我想以一种简单的、直截了当的——当然也是很有限的——方式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会使用伊恩·摩根·克朗(Ian Morgan Cron)和苏珊娜·斯塔比莱(Suzanne Stabile)所著的《回归你的路》作为参照。我选择这本书有几个原因:这是第一本(据我所知)由福音派出版社出版的,并且已经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续作即将发行,其作者是九型人格领域颇受欢迎的专家。

我明白有些九型人格的粉丝会说:“我相信的不是这样的!”或者“我不是这么用的!”,我能理解。它是一种可以被采用和适应各种各样神学和语境的工具。但你必须从某个地方开始,而《回归你的路》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可以深入这个日益流行的自我发现工具并与之互动。以下这篇文章中,我将通过这本书来分析九型人格。

什么是九型人格?

好,前言说完了。那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呢?

“‘九型人格’教导说,世界上有九种不同的人格风格,我们本能地会在童年时期吸收并采纳其中一种风格,以应对人生并产生安全感。 每种类型或数字都有一种独特的看待世界的方式和一种潜在的动机,这种动机有力地影响了这种类型人格的思维、感觉和行为。”(第24页)

虽然九型人格的古老根源很模糊——可能是从一个僧侣开始,也许来自(伊斯兰教的)苏非派禁欲神秘主义,也许源自神秘的习俗——大多数人都认同,一位名叫奥斯卡·伊察索(Oscar Ichazo)的智利人在70年代早期重新发现了九型人格,他的学生精神病学家克劳迪奥·纳兰霍(Claudio Naranjo)将现代九型人格传入美国。从纳兰霍开始,九型人格通过罗伯特·奥克斯(Robert Ochs)神父进入了天主教世界,然后在方济会修士理查德·罗尔(Richard Rohr)开始写作并演讲相关内容后又引起了轰动(10-14页)。

乍一看,九型人格可能看起来像是另一个性格测试,类似发觉你的迈尔斯-布里格斯性格类型、了解你降落伞的颜色、发现你的优势,或者意识到你是一只金毛猎犬而不是海狸。但克朗和斯塔比莱坚持认为九型人格不仅仅是一种心理状况。“九型人格的真正目的是向你揭示你的阴影面,并提供灵性上的辅导,告诉你如何将它向恩典的转变之光敞开”(31页)。在成长过程中,我们学会了应对童年时期所受到的情绪伤害。为了保护我们免受痛苦,我们“带上了称为个性的面具,以掩盖部分真实的自我”(22页)。

克朗和斯塔比莱承认,“九型人格”不是基督教灵性的终点和全部,但它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工具,上帝可以用它来帮助我们恢复真实的自我(20,23页)。“埋葬在生命的最深处,”克朗写道,“我感到有一种更真实、更清晰的自我形态,只要我与它分离,我就感到自己不是完全活着或感觉自己不完整”(23页)。 从根本上说,九型人格是一种自我认知和自我意识的治愈信息(34页)。我们都戴了面具。我们都很努力地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问题,可以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深入九型人格就是一种工具,让我们摆脱我们所成为的那个陌生人(24页)。“九型人格的目的是向我们展示如何才能释放如同得了关节炎瘫痪般老旧的内心,远离自我毁灭的生活方式,这样我们就能敞开心扉,体验更多的内心自由,成为我们最好的自己”(36页)。

我们每个人都对应这九种人格中的一种特定类型(ennea是希腊单词“九”)。克朗和斯塔比莱把这九种类型分别标为:(1)完美主义者,(2)助人者,(3)实干者,(4)浪漫主义者,(5)探索者,(6)忠诚者,(7)快乐主义者, (8)挑战者,(9)和平主义者。反过来,每种人格类型都属于特定的三元组(与头、心、腹有关)、翼型(倾向于其他类型)、压力指数(在不健康状态下,您所展现的不良特质)、安全指数(当健康状态下,你所展现的良好特质)。本书大部分内容是按每一类型进行阐述(不按顺序),解释了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哪些名人与之相似,他们需要面对什么,以及我们每个人如何需要上帝的恩典来学习对待真实的自己。

赞成

这本书是在斯塔比莱的九型人格专业知识背景下以克朗的笔触写成的。克朗是一位优秀的作家——清新、有趣、内容丰富、娱乐性强。

我也很欣赏这本书是如此认真地对待我们需要的改变。这不是一本告诉你“你很好,做自己”的书。你的性格类型可能很好,你真实的自我可能是明亮的,但我们所有人的行为都被不健康的习惯所污染。克朗和斯塔比莱希望我们不要伤害人,包括我们自己。这是值得称赞的。

更重要的是,我不怀疑很多人可以从九型人格了解关于自己和他人有益的事情。我在像这样的书里总能发现一些很好的常识真理。我做过迈尔斯类型指标测试、DISC行为方式测试、属灵恩赐量表、关于属灵气质的书、优势发现和一些其他自我发现的书籍和测试。认识到你被追求成功所驱动,或者你的同事讨厌冲突,或者你的配偶是冒险的浪漫主义者,这些都很有帮助。当放在合适的位置时,你可以从自我个性发现类的著作中学到一些东西。

重点反馈

然而,总的来说,《回归你的路》肯定是有害无益的。让我提三点批评,以最严重的一点结束。

首先,本书所介绍的九型人格,远不如大多数支持者所要你相信的那样具有革命性。

我不得不承认,我发现整件事乏味且公式化。如果你用一句话描述每个数字给一个有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听,我敢打赌,他不需要任何有关九型人格的知识,也可以很好地阐述每种类型。达到目的的方法就这么点儿。我们都很乐观、胆怯、忧郁或冷漠。或者我们是狮子、金毛猎犬、海狸和水獭。或者我们是ESTJ(管家型人格)和INFP(调停者人格)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任何情况。一旦你知道类型八(挑战者)是好指挥的、对抗性的、害怕受到攻击的人,分析就显而易见了。

我在脑海中开始思考整本书,我了解到类型九在儿童时受过伤害,他们需要听到上帝爱他们的信息……而类型二也是因为儿童时期的创伤,也需要听到上帝爱他们的信息。类型一需要听到“你不完美,你注定要挣扎,但你是值得爱和归属”(108页),而类型三需要听到“你被爱只因为你是自己”(146页)。一旦跳过所有花俏的三元组和翼型,九型人格作为灵魂的治疗方法,就是一种适合所有人的类型:停止尝试衡量自己,找到真正的自我,接受上帝爱你,祂会看顾你。

其次,九型人格在没有任何权威的真实依据的情况下就立下了调性或准则。

在整本书中,我们读到关于“如此如此,这人是类型八”或“我的朋友是类型二”,就像我们提到某人的身高或头发颜色一样。作者的一个女儿甚至明确地被标记为9w8(9偏8翼)。但是这些名称真的有什么意义呢?克朗写道,他认识的每个类型八性格的人都散发出自信(44页)。当然他们会这样,因为这就是我们定义的类型八。如果他们胆小,对自己不自信,我们会给他们另一个类型。

除了克朗和斯塔比莱坚持人格类型从不改变之外(37页),给自己一些观察性的标签并不是什么坏事。这就是我们,我们必须发现自己的类型号码。但如果整件事是个闹剧呢?是不是每个类型八的人都在儿童时期受过创伤,接受到信息说这个世界是个充满敌意的地方,只有强者才能生存(48页),真的是这样么?我们如何能真正知道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比尔·默里(Bill Murray)和蕾妮·齐薇格(Renee Zellweger)是类型九(67页)?或者说杰瑞·宋飞(Jerry Seinfeld)、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和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真是类型一(93页)?或者像艾伦·德詹尼丝(Ellen Degeneres)和乔恩·斯图尔特(Jon Stewart)这样类型六的人,内心深处都深深渴望安全感(191-92页)?再说一遍,特定类型的人如何以特定的方式回应,对这个问题做出一般性评论是一回事。而开发一个复杂的系统,给人们分配一个终身数字,然后自信地分配动机,并相应地释放他们的童年负担,这完全是另一回事。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九型人格提出了一种对灵性的态度,与圣经的语言和轮廓是格格不入的,而且经常与之相悖。

虽然克朗和斯塔比莱认为九型人格不会在神学的伪装下私带心理治疗的方法(24页),但这本书充满了治疗性的语言。每一章都是关于原谅自己,寻找真实自我,在精神上进化,从受伤的信息中得医治,处理相互依赖的行为,追求个人完整性。这不是圣经的语言。我们听不到任何关于人的恐惧、对人的赞美的爱、圣约应许、圣约受威胁、悔改、赎罪、天堂或地狱。书上提及信仰时,描述信仰为相信比你强大的某物或某人(203页)。

《回归你的路》中九型人格的精神性与圣经的属灵性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在书中,我们认识了一个名叫大卫的人,书上写他碰到了一个“遇见耶稣”的危机,致使“他与自己面对面”。你会认为“遇见耶稣”的时刻会让你与耶稣面对面。但在这个例子中,大卫学会了努力成为他真正的自己,所以他说:“今天,我很少想到工作和获胜,更多是想着做大卫自己”(136页)。因此,不出所料,这本书的最后一页引用了托马斯·默顿(Thomas Merton)的话:“对我来说,成为圣人就是做我自己”(230页)。

可以肯定的是,《回归你的路》是堕落的产物,但这不是人类罪恶地抵挡上帝。是我们与上帝所赐的身份“失去了联系”(230页)。在本书开头的关键部分,作者描述了自己对罪的理解:“罪作为一个神学术语已经被武器化了,被用于对付许多人,甚至没有明确的目标,你可能不知道你正在伤害一个自己‘对号入座’的人,问题就很难解决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必须面对“我们的阴暗面”。但之后克朗和斯塔比莱给罪下了这样的定义(来自罗尔):“罪就是阻碍生命能量、阻碍上帝的爱、阻碍自由流动的心理固着。(他们)是自我建立的屏障,切断了我们与上帝的联系,从而切断了我们真正的潜能”(30页)。引用他们的定义就是对它的驳斥。这里没有谈到任何关于罪是违背律法,罪是属灵上的淫乱,罪是对公义圣洁的上帝的全然背叛。

是的,伟大的基督教神学家都谈论过认识自己的重要性。例如,加尔文就被作者引证为主张自我发现必要性的人(15页)。没错,加尔文认为,我们必须认识自己才能认识上帝,但我们必须认识的是我们“引以为耻的赤身露体”暴露出“众多的软弱”。必须认识自己是因为“深感自己的无知、虚空、贫乏、软弱”,我们才能认识到“智慧的真光、真美德、丰富的良善,以及无瑕疵的公义,这一切唯独存留在主里面”(《基督教要义》,I,1.1)。

《回归你的路》没有涉及悔改的教义,因为人类的状况被描述成不需要重生。“可能很难相信,”克朗和斯塔比莱写道,“但是上帝并没有把(类型四)送到这里却没有给他们基本备品中的重要部分。类型四的人和其他人一样,拿着同样的行囊抵达生活的门口。国度也在他们里面。他们需要的一切都在这里”(165页)。这不是福音派的属灵生命。难怪这本书没有引用圣经(除了引用了马利亚和马大的故事),而是主要引用了托马斯·默顿、理查德·罗尔、荣·罗海瑟(Ronald Rolheiser)等天主教徒的思想,同时也参考了像达赖喇嘛、老子、一行法师这样的“心灵导师”。你不必成为一个基督徒,就可以从这本书中的九型人格之旅中受益,因为这个过程中没明显地写到基督徒该是什么样的。

结论

这本书以祷告开始并以祷告结束——一个祈福的祷告,完美地捕捉了《回归你的路》是关于:

“愿你在生命中认识到你灵魂的存在、力量和光芒。愿你意识到你从不孤单,你的灵魂在光明和归属上与宇宙的节奏息息相关。愿你尊重你的个性和差异。愿你认识到你灵魂的形状是独一无二的,你在这里有着特殊的命运,在你生命的表象背后,正有一些美好而永恒的事情发生。愿你学会以同样的喜悦、骄傲和期待看待自己,就像上帝在每一刻都以同样的眼光看待你一样。”(18-19,230页)

我确信一些基督徒会很快回应,“听起来像一本愚蠢的书,但我不是这样使用九型人格的。”我为此感恩。但是,我要鼓励这些兄弟姐妹们削减对九型人格热忱,削减到最初的样子。假如你愿意抛弃大部分九型人格的历史、治疗学的累赘和天主教神秘主义,我猜想你仍然可以拥有一种个性测试工具,可能会帮助到你一二。但之后我更愿意远离研讨会、专家、书籍、文章和九型人格术语,安静地思考洞察。如果九型人格只是另一个版本《你的降落伞是什么颜色?》What Color Is Your Parachute?)或者《盖洛普优势识别器2.0》Strengths Finder 2.0),那就无所谓。但从一开始(无论何时)就被注入了属灵的意义的话,那其中便蕴藏着危险。


译:Rebecca.C;校:张梦

Kevin DeYoung(凯文·德杨)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七个孩子。
标签
以基督为中心
技术
书评
九型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