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领袖应当知道的经济学常识
2021-02-02
| Joe Carter

编注:为了让教会的领袖们更有效地“为这城求平安”(耶29:7),我们应该知道一些经济学概念的含义、知道这些概念要如何应用,以及它们如何影响地方教会。“教会领袖经济学”系列文章的目的不是要介绍关于经济的神学,而是要提供一系列基本知识,帮助教会领袖更清楚地思考如何用福音的视角去思考经济和公共政策上的问题。


术语: 经济体(又称国内生产总值,GDP)

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人类有着看似无限的欲望和需求,但资源有限。这就是所谓的资源稀缺,这也是经济学面对的基本问题。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主要方式是通过市场交换,或称商品经济:你制造一些我想要或需要的东西,我给你一些你想要或需要的东西作为回报(我们通过使用货币间接地做到这一点)。

交易简单来说就是买方用金钱或信用与卖方交换商品、服务或金融资产,通常是以约定的价格进行交易。想象一下,你用3美元买了一份报纸,这就是一笔交易。现在想象一下,你用3亿美元买下了报社本身。这也是一笔交易。这两种情况,你都是用金钱换取了商品(如果你没有3亿美元现金,则是通过信用完成这一交易)。

“经济中的所有周期和所有力量都是由交易驱动的,”亿万富翁,也是对冲基金经理的雷·达利欧(Ray Dalio)说,“如果我们能理解交易,我们就能理解整个经济。”

我们思考交易的一个主要方式是把交易分类,这种分类就构成了市场,市场由为同一类东西进行交易的所有买家和卖家组成。如果你去过当地农贸市场,你会发现在那里人们从事的交易主要涉及农产品,比如鸡蛋或蔬菜。如果你去纽约证券交易所,你会发现人们从事的交易主要涉及股票。因此,我们把所有发生同类商品交易的地方称为“______ 市场”(如股票市场、小麦市场、图书市场)。

一个经济体由某一地区所有市场的所有交易组成。“如果你把该地区所有市场的总支出和总销量放在一起,你就拥有了理解这一经济体所需知道的一切,”达利欧说,“就是这么简单。”

当美国人提到“经济体”时,他们所指的给定交易区域一般就是美国。但我们如何才能合理地谈论我们国家所有市场每天发生的数十亿笔交易呢?我们通过将其简化为一个单一的经济指标——国内生产总值(GDP)来达成这一目的。

GDP经常被用作“衡量”经济体的唯一指标。想象一下,如果你给每个经济部门生产的所有最终产品和服务的价值贴上一个价格标签(例如,所有种植的农作物、咖啡店提供的所有拿铁咖啡、律师收取的所有时间费等等),把你贴在所有价格标签上的所有数字加起来就是GDP。

人们常常把GDP和“经济总量”作为同义词使用。当我们说经济在增长或萎缩时,我们是说被交换的商品和服务的总价值(GDP)在增加或减少。

为什么这个概念很重要?美国经济简单来说就是所有商品交易的总和。为什么这对教会领袖来说也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关心别人的物质需求。圣经中经济公正的标准是每个人都有生活所需的资源。如果我们关心经济公义,我们就应该关心经济总量——特别是经济总量的增长——以及它如何影响到我们邻舍的兴盛。因此,我们对经济的首要关注,是对经济究竟是在扩张还是在萎缩的关注。

对一个经济单位(无论是一个家庭、国家,还是其他)来说,如果每个人都能满足他们所有(或几乎所有)的物质需求和许多非必要的物质需求,那么这个经济单位通常就会兴盛。这就是为什么经济增长如此重要的原因。虽然这个问题很复杂,需要更多详细的区分来充分解释,但简单的答案是,经济增长很重要,因为人们在继续生孩子。如果我们基督徒爱婴儿,并且希望更多的婴儿活着出生或成长,我们就应该关注经济增长。

不过,在我们解释婴儿与GDP的联系之前,我们先考虑一下如果美国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经济增长会怎样?

  • 失业率和贫困率会急剧上升。
  • 国债会随着税收的减少而增加。
  • 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会破产,导致住房和信贷危机。
  • 住房和土地价格将急剧上升。
  • 食品价格将上涨,导致其他国家的饥荒和我们自己陷入饥饿。
  • 社会福利计划将不得不缩减。
  • 联邦和州政府将无法偿还债务。
  • 工人将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以维持他们目前的生活水平。

换句话说,经济增长停止,经济衰退就会开始。但是,是什么导致了一开始的经济衰退呢?用一个词来回答的话,就是:婴儿。人口增加,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来解决所有新生儿的衣食住行。为了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让我们考虑一个缩小的经济模型。

想象一个有100人的村庄,这个村庄的收支是平衡的,经济总量既没有增长,也没有萎缩;他们的GVP(村庄总产值)从未改变。每个人都有足够的食物、衣服、住所和其他设施来照顾自己——不多也不少,足以维持生计。现在让我们想象一下,有一年这个村子出现了“婴儿潮”,村子里增加了20个新生儿。村民们的生活水平会怎样?假设他们公平地重新分配资源,每个人(包括新的孩子)将只有原本生存所需资源的83%。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开始饿死或忍受营养不良。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经济增长较低的国家(即GDP停滞或下降的地区)。随着人口的增加,没有足够的资源可以使每个人上升到贫困线以上。

同样,在美国,我们每个月需要创造大约7万个新的工作岗位,才能跟上正在成长并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新增人口。如果经济不增长,就没有工作给他们。短期内,我们只是可以通过再分配来转移资源,比如失业补偿或福利金,防止失业者挨饿。但是,如果没有长期的增长——也就是说,没有GDP的长期增长,一个国家的财富就会枯竭,造成不稳定和社会崩溃。然而,如果新工人确实找到了工作并从事生产性劳动,那么随着这些劳动者购买商品和服务,经济将自动增长。

由于经济增长,我们的饥饿、贫困和疾病减少了,以几十年为单位的预期寿命也增加了。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贫困人口比1970年少了约11亿人的原因。由于中国等国家的经济增长,世界上的极端贫困人口数量比1970年减少了三倍。

增长经济的目的不是为了追求经济增长,也不是实现物质主义天堂的手段。经济增长并不是人的主要目的,而只是完成神的双重文化使命所带来的祝福: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创1:28)。

其他你可能需要知道的事情:

地方经济可能与国家经济有很大的不同。国家经济包括美国境内的所有市场。但是,地方经济往往由特定的市场所主导。例如,爱荷华州的人比罗德岛的居民更受农业市场的影响。即使GDP在增长,如果农产品市场表现不佳,爱荷华州的人也可能会受到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教会领袖应该了解哪些市场对地方教会所在地区的人影响最大。

 “经济体”这个词是20世纪的发明。我们经常听到“经济体”或者“经济总量”,以至于很难相信它是20世纪的发明。但它是大萧条时期发明的,正如《经济指标简史》The Leading Indicators)一书的作者扎卡里·卡拉贝尔(Zachary Karabell)所解释的那样:

人类发明了这个词,因为人们明显感觉到有一些非常非常糟糕的事情正在发生,但他们并不知道是什么。你可以看到街上有无家可归的人、你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俄基人(Okies,1930年代从南方平原迁移到加州的难民)从他们的农场长途迁徙前往加州,但没有办法真正明白是怎么回事。

GDP如何计算? 计算GDP有三种方法,其中最常见的是支出法(即个人在某一年内的所有支出)。其公式为:

Y = C + I + G + (X - M)

也就是说,(Y)是(C)消费(即消费支出)、(I)投资(如企业投资)、(G)政府支出(如政府给公务员发工资、购买武器系统)和(X-M)净出口(即我们向其他国家输送的东西减去从其他国家进口的东西)之和。

GDP不是GNP。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和国民生产总值(Gross National Product)听起来非常相似,以至于很多人认为它们是一样的。关键的区别在于,GDP是基于生产的地理位置,而GNP是基于生产的所有权。如果一家美国或外国公司在美国境内经营,它的生产就会计入GDP。但如果一家美国公司在外国经营,它的产量就计入GNP,但不计入GDP。

(在美国)没有人经营或控制经济。公众生活中最顽固的误解之一就是,总统或国会对经济有功劳或责任。现实情况是,经济是如此复杂和巨大——GDP目前是20.54万亿美元——没有一个人或机构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作为美国最大的买家和消费者,政府参与了很多交易。2019年,政府开支占GDP的17%左右。但美国总统甚至无法控制所有的政府支出,更无法控制整个经济。然而人类很容易产生神奇的思维,必然有人掌管经济的想法一直存在。

GDP是经济衰退的指标。衰退的技术指标是GDP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负增长,这是标准定义,尽管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正式确定经济衰退的机构)不一定需要看到有这一情况发生才称之为衰退。

GDP并不能衡量生活水平。如果你用一个国家的GDP除以该国生活的人口数量,就会得到人均GDP。然而,这个数字并不能真正告诉你很多关于个人生活水平的信息。这就好比用一个家庭的收入除以这个家庭的人数,那么对一个年收入是10万美元的四口之家来说,这并不意味着两个孩子就各有2.5万美元的收入。

GDP的下降可能是一个国家比它应有的状况更糟糕的信号,但GDP的增加不一定意味着普通人的生活水平提高,有时只是核算不当。例如,2010年加纳共和国仅仅通过改变计算方式就使其GDP一夜之间上升了60%。然而,加纳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因为会计准则的改变而提高。

GDP不能告诉我们所有信息。1968年的总统候选人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Kennedy)有一句名言:GDP“不包括我们孩子的健康、教育的质量,也不包括他们游戏的乐趣。它不包括我们诗歌的美感,也不包括我们婚姻的力量,不包括我们公开辩论的智慧,也不包括我们公职人员的诚信。”他说的一点都不错,GDP和这些完全无关。

GDP可以告诉我们经济的状况,但经济不能告诉我们灵魂的状况。我们不应该因为一个指标无法衡量它从未打算衡量的东西而批评它。与其批判抽象的“经济”,不如指出个人在做出经济选择时如何能促进圣经所说的正义。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Economics for Church Leaders: Understanding "The Economy".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经济
经济总量
GDP
教会领袖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