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法案对穷人有何影响?
2021-06-18
| Joe Carter

2016年,民主党通过了一项呼吁,把提高最低工资到每小时15美元纳入党的行动纲领一部分。现在,拜登总统将这一提议作为最新1.9万亿美元新冠疫情救济计划的一部分。二月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民主党人也重新提出了一项将联邦最低工资线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的动议,该提案的目的是在2025年前逐步提高工资标准直到达标。

最低工资是指雇主可以支付给雇员的最低时薪。根据《公平劳动标准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FLSA)的规定,没有得到例外豁免受雇员工最低工资是每小时7.25美元。许多州也有最低工资法,因此,当某位受雇员工同时受州和联邦最低工资法约束时,雇员有权获得更高的最低工资标准。

提高最低工资是否有助于人们摆脱贫困?这种上涨是否会增加失业率?尽管自1938年罗斯福总统第一次提出联邦最低工资标准以来关于这个问题的辩论一直在进行,但很少有美国人真正了解最低工资法是在给劳动者带来帮助还是带来伤害。

大多数支持或反对最低工资法或想要提高最低工资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帮助工作的穷人。因为双方都有崇高的目的,所以关于最低工资法和最低工资增长优劣的辩护应该由基督徒根据经验证据来判断:它到底给穷人带来的是帮助,还是损害?虽然我们也应该同时考虑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但正如箴言22:22告诉我们的那样,我们的首要关注点应该是“不可因他贫穷就抢夺他的物”。

为了帮助教会领袖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以及它给工作的穷人带来怎样的影响,下面是你应该知道的关于最低工资的十个基本无可争议的要点。

第一,支持提高最低工资的主要理由是:它增加了工人的劳动价值。

劳动效率工资理论认为,较高的工资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因为它降低了工人的流动率以及雇用和培训新工人的相关成本,减少了工人加入工会的动机,并增加了解雇的机会成本,从而激励工人提高生产力。根据这种观点,小幅提高最低工资不会对就业产生有害影响。

这一理论的前设是,支付更高的工资会提高工人的满意度,从而减少员工流失。然而,只有在类似工作之间存在价格差异的情况下,这才是一个合理的假设。如果工人面临两个选择:选择在美国之鹰(American Eagle)工作,每小时7.25美元;或是在盖普(Gap)工作,每小时10美元;大多数人更愿意为更高的工资叠衣服。他们甚至愿意更努力地工作(从而提高他们的劳动价值),以吸引支付更高工资的雇主。如果商场里的每家商店(以及该地区的所有其他工作)都被要求每小时支付10美元,那么换工作的决定将主要基于非货币因素。

在关于提高最低工资的讨论中,还有一个因素经常被忽视。由于劳动力价格的差异,Gap公司在招聘时可以更加挑剔;由于它愿意提供更高的最低工资,这使它比其他雇主更有优势,因为Gap公司将有更多的申请人可以选择。除非Gap的店长不称职,否则他必定只会雇用那些真正值得以每小时10美元的价格来估价的人。换句话说,Gap会得到它愿意支付的东西。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反对最低工资法的人声称,政府设定了最低工资会否定效率工资理论的效果,并终将扼杀就业。不仅愿意支付更多的企业将失去他们在招聘方面的优势,而且那些不愿意支付更多的企业将解雇/不雇用那些劳动价值低于最低工资的人。一旦提高了最低工资,离职率也会增加,因为人们会根据其他因素来决定坚持或离开一份工作。而那些永远不会被雇用的人(低技术工人、新移民)则被完全拒之于劳动力市场之外。

第二,反对提高最低工资的主要理由是:它歧视了那些低技能的人。

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曾将最低工资规定看为“雇主必须歧视低技能人士”的要求。安东尼·戴维斯解释说

最低工资阻止了一些技能最差、教育程度最低、经验最少的工人参与劳动力市场,因为它使雇主不愿意冒险雇用他们。换句话说,工人是在教育、技能、经验和价格的基础上竞争工作的。在这些因素中,受教育程度较低、技能较差、经验较少的工人唯一可以竞争的因素是价格。

今年1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对研究文献进行了综述,总结了关于最低工资法影响的结论。作者的主要结论是:

  • 大多数研究文献对提高最低工资的影响持负面观点。
  • 对于青少年、年轻人以及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来说,这一证据更为有力。
  • 从对直接受影响的工人所进行的研究中得出的证据甚至更强烈地指向负面的就业影响。
  • 来自低工资行业研究的证据则不那么片面。

作者的结论是,大多数的经验证据表明,最低工资会减少低技能人士的就业。他们补充说:“任何认为研究支持相反结论的人都有责任解释为什么其他大多数研究都是错误的。”

第三,经济学家对小幅提高最低工资的影响意见不一。

经济学家们确实对最低工资对就业和最低工资收入者的生活水平的影响有不同意见。但几乎所有的分歧都是关于相对较小的增长(低于20%)。目前联邦最低工资(7.25美元)如果增加20%,将增加到每小时8.70美元;如果增加到每小时15美元,将增加108%。

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同意,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或试图使其符合“生活工资”(每小时12美元至15美元)将导致失业率大幅上升。2019年对经济学家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二(88%)的人认为可接受的联邦最低工资应低于15美元,74%的人反对将其提高到15美元(61%强烈反对;13%有点反对)。

调查还发现,绝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15美元的最低工资将对青年就业水平(84%)、可用的工作数量(77%)和成人就业水平(56%)产生有害影响。当被问及15美元的工资对初级职位的技能水平有什么影响时,五分之四(83%)的人认为雇主会雇用具有更高技能的初级职位。

经济学家们对15美元的工资是否会帮助或损害贫困率存在分歧。三分之一(38%)的人认为增加工资会导致贫困率上升,而27%的人认为会减少,19%的人说会保持不变,16%的人不确定。五分之二(39%)的人认为最低工资应该保持在7.25美元或降低,三分之二(66%)的人认为最低工资应该是每小时10美元或以下。

在新冠疫情流行开始之前,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如果全国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失业将增加130万

第四,最低工资不一定等同于贫困工资、生活工资和家庭工资。

关于提高最低工资是否会使其达到贫困工资、生活工资、甚至是家庭生活工资的水平,存在着相当大的争论和混乱。我们可以将这三个相关的概念定义为。

贫困工资是使个人或家庭超过贫困线所需的工资。

生活工资是指个人需要支付最低限度的食物、健康保险、住房、交通和其他基本必需品(衣服、个人护理用品)所需的工资。

家庭工资是指支付一个四口之家(一个有工作的成年人,一个没有工作的成年人,和两个孩子)所需的工资。

生活工资和家庭工资因地理位置的不同而不同。举一个例子,让我们用达拉斯旧金山作为我们的代表城市。达拉斯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52,210美元,而在旧金山则是96,265美元。

这两个城市每小时的贫困工资是一样的:个人为6美元,四口之家为12.38美元。但达拉斯的生活工资是个人12.38美元,四口之家26.76美元,而旧金山则分别是20.82美元和59.86美元。

在达拉斯,15美元的全国最低工资对生活来说是绰绰有余的,但在旧金山却远远不够。

生活工资的倡导者应该认识到,由于全国各地的成本不同,联邦最低工资永远不可能成为提供全国生活工资的充分参照。

第五,提高最低工资对减少贫困几乎没有影响。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学者大卫·纽马克(David Neumark)指出,许多研究表明,提高最低工资和减少贫困之间没有统计上的显著关系。这一发现可能看起来有悖常理。毕竟,如果穷人的工资低,那么提高他们的工资应该有助于减少他们的贫困。在某种程度上,这是真的。它所忽略的是,最低工资针对的是工资低的工人个人,而不是收入低的家庭。这一区别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大多数拿最低工资的工人都是更高收入家庭的一员。

第六,最低工资将财富从低技能的穷人手中重新分配给高技能、有工作的穷人和中产阶级。

许多支持提高最低工资的人错误地认为,工资率的提高是将财富从雇主和投资者转移到工人身上。但正如戴维斯所解释的,支付增加工资的钱必须至少来自四个地方之一:消费者为之支付的价格提高、投资者的回报降低、供应商的价格降低,或劳动力减少。经验研究表明,提高最低工资的主要影响是减少就业,这实质上是将财富(工作机会)从技能较低的工作穷人和向更有技能的工作者和中产阶级青少年身上转移。

第七,最低工资的提高对美国黑人的影响不成比例。

最低工资提高给16至24岁的美国黑人就业率带来的影响非常大。如果最低工资提高10%,16至24岁的白人男子的就业率将减少2.5%,16至24岁的西班牙裔男子减少1.2%,16至24岁的非裔男子则会减少6.5%。经济学家威廉·埃文(William Even)和大卫·麦克弗森(David Macpherson)估计,在“完全受2007年、2008年和2009年联邦最低工资增长影响的21个州”,年轻的美国黑人由于最低工资的提高而失去的工作比经济衰退的宏观经济后果严重的多。

第八, 很少有人真正拿最低工资。

每小时赚7.25美元或更少的工人占所有小时工资工人的1.9%。在按小时计酬的工人中,有392,000名工人的收入正好是当时的联邦最低工资,即每小时7.25美元,另有大约120万人的工资低于联邦最低工资。根据劳工统计局的数据,在所有支付联邦最低工资或低于联邦最低工资的工人中,约有五分之三受雇于休闲和酒店业,而且几乎全部是在餐馆和其他食品服务业。对这些工人中的许多人来说,小费可能是对小时工资的有效补充。

第九,典型的最低工资工人是南方白人少女,从事兼职工作、从未结过婚。

绝大多数的最低工资收入者都是年轻人。在按小时计费的就业青少年(16至19岁)中,约有6%的人挣的是最低工资或更少(25岁以上的工人中只有约1%挣的是最低工资或更少)。据统计,他们更有可能是女性,从未结婚,从事兼职工作,并居住在南卡罗来纳州、密西西比州或路易斯安那州。

第十,最低工资法在历史上被用来阻止移民和压迫穷人和少数民族。

最低工资被认为是通过两个渠道来实施优生学:阻止未来的移民和将“无法就业的人”从就业中剔除。正如托马斯·伦纳德(Thomas C. Leonard)所解释的那样,20世纪初的“进步”经济学家认为,“最低工资引起的工作岗位减少是一种社会性益处,因为它相当于一种优生学服务,使劳动力中的‘失业者’消失。”最近,商人和政治活动家荣·恩兹(Ron Unz)认为,提高最低工资对于减少合法和非法移民都很有帮助,他说:“批评提高最低工资的人认为,工作机会将被破坏,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可能是正确的。但是,许多受到威胁的工作正是在美国这样一个富裕的发达社会中不应该有的,美国不应该试图在低工资行业与墨西哥或印度竞争。”

附:《马太福音》第20章怎么说?

耶稣关于工人的比喻是关于最低工资法吗?一些人,如“建墙事工”的大卫·巴顿(David Barton of Wallbuilders)认为马太福音20:1-16中的比喻展示了耶稣对政府设立最低工资法的反对。

这样的解读是对圣经的严重曲解。作为比喻的解释者,我们的任务是找到故事的相关含义如何在我们的环境中应用。虽然耶稣在他的寓言中经常提到金钱和经济,但任何比喻的重点都不是教导我们货币或经济政策。

这比喻中使用的画面也不是一种标准规范,尽管我相信它们可以起到指导作用。例如,由于耶稣不会使用一个基于不公正或邪恶的例子,我们可以假设,与人协商支付不同的工资——即使是同一类型的劳动,本质上也没有错。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把这个例子作为个人道德的规范性基础,更不意味着是对政府政策的直接主张。

此外,第14节中的问题——“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必须放在更广泛的背景下理解。圣经明确指出,在用我们的钱做我们想做的事(参看马可福音12:17)上,我们并没有绝对的权利,所以这不可能意味着土地所有者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更广泛的背景呢?我们甚至不知道经济背景是什么——可能是因为它对耶稣的观点不重要。例如,我们不知道在这个寓言中,“一钱银子”是否是政府规定的一天劳动的“最低工资”。

圣经中没有任何内容直接支持或禁止政府制定最低工资。事实上,正如贾斯汀·泰勒所问的,“如果我们认为耶稣在这里讲授经济学课程,为什么我们不能说他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无论工作多长时间,都付给每个人同样的工资?”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Economics for Church Leaders: How Minimum-Wage Laws Affect the Poor.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分析
教会领袖经济学
经济学
最低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