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生产力
2021-03-16
| Greg Forster

最近的一项研究因为声称可以衡量家务的经济价值,从而上了新闻头条。虽然这项研究对了解家务工作的经济价值提供了有益的提醒,但它也可能指出了当代教会在理解家中的工作及其在经济中的作用上有着重要缺陷。

在那项研究中,金融服务公司“投资百科”(Investopedia)把聘用一个人烹饪、清洁、照看孩子、开车、洗衣和打理草坪的费用加起来,认为这相当于一个全职家庭主妇所做的工作。他们得出的结果是96261美元。

其实做这样的研究并不是第一次,至少从20世纪50年代就有人这么做了。这类研究是一个有用的提醒,帮助人们认识到在家中进行的工作也很有价值,因此家庭很重要。这显然是教会可以借用来加强圣经角度教导的一个重要数据。

然而,这样的研究也会把我们引向错误的方向。最早进行这一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贬低家务,其目的是要证明婚姻是一种压迫性的制度:男人利用婚姻从女人身上无偿地攫取巨大的经济价值。除非妇女在经济上独立于男人,否则她们不会得到解放。因此,婚姻必须不再包括伴侣之间的经济结合和倚赖,因为那是剥削。婚姻必须沦为一种单纯的性关系。现在,你看到这一观点的逻辑从哪来了吧? 

不过,“投资百科”的研究目的似乎与之相反,他们想要提倡对家务劳作的尊重。在描述他们的发现时,他们强调,家务劳动的经济价值意味着婚姻伴侣在经济上是相互依赖的。如果丈夫在外面工作,而妻子在家里工作,那么他其实也在经济上倚赖妻子,就像妻子在经济上依赖他一样。虽然“投资百科”没有说明这一点,但类似的原则也可以应用在双职工家庭。不管你的家里是一个人赚钱还是两个人都在赚钱,最基本的一点是,婚姻不仅仅是一种性关系。除了性关系之外,它还是一种经济上长期互相依赖的的状态(这也是离婚中总有一些不公义情形的原因之一)。

到目前为止,这些研究都很好。我也很尊重家务劳作,我爱全职妈妈,我家里的那位就是一个全职妈妈。

物质主义假设

然而,他们的研究方法可能有一种倾向,就是会增强对家庭和社会生活中人际关系本质的物质主义假设。既然上帝最初的设计是人类会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某种劳作上,因为祂希望我们借此彼此祝福,那么了解劳作的社会性因素对教会来说就是至关重要的。

这项研究会导致我们把家务工作看作是可以简化为一系列单纯的契约式收费服务。最大的麻烦在于,当他们把育儿定义为“照顾孩子”,并以保姆的收费来衡量其经济价值。但养育儿女不是做保姆,养育儿女是培养一个非常珍贵、非常复杂、带来非常多挫折(我有一个6岁的暴躁孩子)的具有上帝形象的人,从婴儿到成人是一个独特并且令人振奋的冒险。

你不能按着保姆收费多少来衡量这其中的价值。这也是为什么孩子的抚养费不能代替父亲的原因。

你甚至无法用这种方式来衡量它的经济价值。一切经济价值的最终前提是某人的生产性劳作,而父母在使我们成为生产劳动者方面的作用比什么都大。在我们的德行、知识、习惯和社会化的形成中,父母占主导地位。只要想一想,一个教养良好的孩子与一个被忽视的孩子未来的经济生产力会有多大的区别。父母的教育不仅影响到孩子的收入,而且影响到整个经济的生产力,从而影响到我们社会的生存和繁荣。

对这项研究也可以从相反的方向进行批判。在某些方面,它低估了外出工作的家庭成员的经济贡献。例如,在它的计算中包括了为全职家庭主妇购买健康保险等福利的费用,这就增加了一大笔家庭开支。然而,在大多数家庭中,上班的家庭成员得到的保险中往往已经包括了对其他家庭成员的健保。把这些包括在家庭主妇的经济价值里,其实是假定了这些福利没有被上班的家庭成员分享给她们。我们可以看到,经济上的相互依赖是双向的。此外,该项研究还包括了草坪护理的费用,而这一任务通常只落在丈夫身上——即臭名昭著的“草地天花板”(俚语,相对于女性的“玻璃天花板”而言)。

我们的生存

这是一个专业经济学家开始发现和探讨的问题。这些实证研究把家庭生活——换言之,家庭中的生产劳作——与经济价值联系了起来。家庭的经济价值不该仅仅以五位数的金额来衡量,而是应该以我们国家经济体系的稳定来衡量。

这些发现也在慢慢地上升到理论层面。《爱与经济》(Love and Economics)、《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等书对古典经济学的一些方法论假设提出了挑战。一个叫新制度经济学(New Institutional Economics)的学派正在探索经济交易是如何由制度性社会结构塑造的,后者不仅仅包括企业等,还包括家庭甚至教会。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研究可能无意中强化了更大的、更具破坏性的文化动力,我也不会如此关注它。我们这个时代最具诱惑力的迷思之一是,经济学可以归结为金钱与合同等物质性的东西。我们在周围世界看到的大多数经济失调都可以追溯到这样的假设,即经济活动只是一个巨大的功利性交易网。这就训练我们从我们在经济中得到什么的角度来思考我们的日常工作和参与经济活动,而不是通过我们的工作从创造秩序中培养出来的祝福来思考。

就像性从来都不仅仅是一种生理活动,而永远是一种道德和属灵的行为一样,生产劳作从来都不仅仅是一种功利性的交易,永远具有道德性和属灵性。就像婚姻不能仅仅归结为性关系一样,经济学也不能仅仅归结为金钱价值。试图衡量育儿的经济价值,让这一切在两方面都得到了体现。

我很高兴像“投资百科”这样的声音在提醒我们,家务劳作是有经济价值的。除了向那些从事这项劳动的人表示敬意之外,让我们借此机会提醒自己注意另外两个经久不衰的真理。首先,社会结构永远不能被分割成一个个密封的孤岛——比如这里是家庭、那里是经济,这里是教会、那里是创意艺术,那边是政治,等等。人类文明是一个有机的生态系统,它是复杂的、动态的,但总是一体化的。所有的领域都会彼此影响。其次,不存在一个道德中立的社会结构。家庭、经济等等,都只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制度性表现。上帝不允许我们认为具有祂形象的生物之间关系是毫无属灵意义的。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Economics 101: Productivity Starts at Home.

Greg Forster(格雷格·福斯特)博士毕业于耶鲁大学,目前是三一国际大学的教授,也是多本书籍的作者。
标签
家庭
经济
价值
家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