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早期教会的基督徒也是社会眼中的“怪人”
2021-10-08
—— Michael Kruger

当我们的文化将基督教的某些方面视为怪异或冒犯人而加以拒绝时,可能会让我们感到沮丧,甚至有时候会感到恐惧。当基督徒感到孤立无援时,记住这种经历对上帝的子民来说并不新鲜,这会很有帮助。

基督徒从一开始就被视为文化上的不合群者,而获得这一评价的理由在过去两千年里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在第二世纪,基督教有四个特点在罗马人看来是特别的,甚至是令人讨厌的:敬拜、教义、行为和文本。如果你读完本文,你会发现这四样东西今天仍然为基督徒吸引着火力。

一、基督教的敬拜

早期基督教敬拜的一个基本特点是其排他性。基督徒单单敬拜耶稣,无论一个人在信奉基督之前拥有什么样的宗教忠诚度,都必须放弃,并且全身心地投入到耶稣这位真君王身上。

人们可能认为罗马不会关心私人的敬拜,但事实上罗马很关心,因为他们不认为宗教是私人的。

要成为一个好公民,你的责任就是敬拜罗马的诸多神灵,因为是这些神灵使帝国繁荣昌盛。拒绝敬拜诸神不仅被社会看作是粗鲁无礼的(但却被基督徒看为正确),而且有可能招致诸神对社会的不满。

因此,基督徒拒绝参与泛神的罗马宗教敬拜,这导致他们被视为无礼、粗鲁和对同胞的福祉冷漠。事实上,他们被称为“反人类”(塔西佗,《编年史》15.44)。因此,他们经常遭到严酷的逼迫。

二、基督教教义

除了政治迫害外,早期基督徒在智识上也经历了逼迫。基督教教义——特别是道成肉身的思想——被看作是荒谬、愚蠢的,罗马知识精英们不屑于接受这些。

对罗马人来说,崇拜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这种想法是精神错乱的表现。钉在十字架上是一种羞耻和拒绝的象征——你为什么要追随一个遭受这种侮辱的人呢?

因此,卢西恩、盖伦、弗隆托和塞尔苏斯等人对这个“新”宗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嘲笑它的教义和它那位被钉死的创始人。

如果你认为今天基督徒受到的来自知识界的嘲笑是新的潮流,那你就要再想想。

三、基督徒的行为

使他们与众不同的不仅仅是基督徒的信仰,还有他们的行为方式。基督徒从他们的文化中脱颖而出,因为他们有独特的性道德观。

虽然对罗马公民来说,有多个性伙伴和与圣殿妓女淫乱并不罕见,但基督徒拒绝参与这些做法。

例如,特图良不遗余力地捍卫基督教的合法性,指出基督徒如何慷慨大方,分享他们的资源。但他又说:“我们在思想和灵魂上是合一的,我们毫不犹豫地与对方分享我们的世俗物品。除了我们的妻子,所有的东西在我们中间都是共有的。”(《护教辞》39)。

他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希腊-罗马世界,人们分享他们的配偶并不罕见。基督教坚持性纯洁的的其他例子可以在《致狄奥尼特书》(Epistle to Diognetus,5.7)、《雅里斯底德护教辞》(Apology of Aristides,15)和《米努西乌斯·费利克斯护教辞》(31)中找到。

四、基督徒看重文本

由于圣经在他们的宗教生活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基督徒也被他们的罗马同胞们看为特殊的人群。虽然以圣经为中心的信仰在我们现代看来是完全正常的,但在第二世纪却很不寻常。在古代世界,宗教通常不会与书面文本有如此直接的联系。

这使罗马人感到困惑。基督教到底是什么?一种宗教吗?这似乎与他们所习惯的任何宗教都不一样。事实上,基督教如此高举“文本”这一特性使它看起来更像一种哲学。因此,许多批评基督教的人把它与其他哲学流派混为一谈。

忠于基督信仰的特点

基督信仰有很多地方让它变得很奇怪:排他性的崇拜,有争议的教义,奇怪的道德倾向,以及对文本的过度关注。

而这些都不是基督信仰的边缘特性,它们是基督教身份的核心部分。

那么,我们就应当得到提醒,我们与第二世纪的教会有许多共同之处。因此,我们可以大有盼望;因为那个弱小的、刚起步的、受迫害的教会不仅幸存下来,而且最终传播到整个帝国和整个世界。

这并不是因为早期基督徒放弃了这些特点,恰恰相反:他们一直忠于这些特点。

如果我们现代教会保持对它们的忠诚,我们就能分享同样的盼望。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Early Christians Were Odd, Too. 关于这一话题欢迎阅读作者的《十字路口的基督信仰:第二世纪如何塑造了教会的未来》(Christianity at the Crossroads: How the Second Century Shaped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SPCK, 2017)一书。

Michael Kruger(迈克尔·克鲁格)是改革宗神学院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校区的校长和新约教授。他也是新约教授。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早期教会
教会史
边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