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凯勒认为牧者必读的一本书
2021-02-20
| Timothy Keller

《属灵生命的动力》(Dynamics of Spiritual Life)是一本我认为牧者必须读的书。这本书的作者是理查德·洛普雷斯(Richard Lovelace),虽然出版于40年前,这部经典之作颇具惊人的先见之明,在今天仍与许多事工问题息息相关。

在我开始服事的早期,就有植堂者问我:“我应该读什么书?”我总是推荐下面两本书给他们:迈克尔·格林(Michael Green)的《通过地方教会传福音》(Evangelism Through the Local Church, Hodder & Stoughton, 1990)和洛普雷斯的这本《属灵生命的动力》。格林的书是一本对如何传福音的实践指导性书籍。洛普雷斯的书则为领袖们提供了一种将福音应用到人们生活中的方式,不仅把人们带到得救的信心面前,并且使人们作为个人和群体都不断得到更新。

洛普雷斯的专长在于大复兴历史。相比于上一代人,今天很少有人对复兴有兴趣和渴求。每一个传统教派——卫理公会,五旬节派,改革宗等等——对于复兴意味着什么也都有不同的解释。但是,洛普雷斯致力于发现所有复兴的共同点。他得出的结论成为我本人写作和教导的关键内容:复兴和更新是教会生命的必要部分。因为人心的堕落模式,复兴是一个圣灵反复使用的模式,以用福音的力量重新连接基督徒社区。

我生命中的复兴

我在哥顿-康威尔神学院就读时就修了理查德·洛普雷斯的几门课,其中一门就叫做“属灵生命的动力”,那是在我1972年秋天刚入学的时候。接下来的一个学期我继续修了他的福音复兴和觉醒史课程。这些课程的内容最终形成了这本书。跟随洛普雷斯,我深入阅读了约拿单·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并认识了他的“现代版本”:钟马田、巴刻和将爱德华兹的思想提炼到这本书中的洛普雷斯本人。他们对复兴的描述对我理解我和妻子凯西(Kathy)当时在我们大学校园里所看到的(尽管所见有限)有巨大的帮助。

我是在1970年1月左右信主,当时我正在巴克内尔大学(Bucknell University)参加校园团契(InterVarsity groups)。那时整个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中部的校园小组都很小且死气沉沉。但接下来在1970-1971学年,我们团契迎来了一个属灵兴趣的爆发。到学年末,我们从长期以来只有平均5-15人参加团契活动,增至约有100名学生参加。尽管没有设置特定的福音事工,仍有很多人来信主。我还记得那年春天去参加宾夕法尼亚州中部地区的退修会,发现同样的变化同时发生在其他大部分校园,包括凯西当时就读的大学阿勒格尼学院(Allegheny College)。

几年后,在纽约成立救赎主长老会的最初18个月里,我们又一次看到了那些在校园里曾经看到的属灵动力。那时(1989-1991)曼哈顿充满犯罪且受经济衰退的重创。整个市区都很少有传福音的教会,没有基督徒搬进市区——只有搬出去的。但是我们亲眼见到大约100人信主,我们教会的会众在短短几个月里从零增长到几百人,一切都发生在这个没人认为这样的事情会发生的地方。

从这些经历中我首先学到:复兴可以持续几年或仅仅几周。它们可能广泛传播,影响整个城镇或地区或国家,或更窄的范围,例如仅限于一个教会。但复兴总是圣灵的正常做工大大增强之时。我们无法开始这样的福音运动,但是我们可以为其做准备并妥善回应。而且复兴远远不止是过去的怪事,而是在每个文化和每个时代都可能发生且是不可或缺的。

教会的复兴

在《属灵生命的动力》中,洛普雷斯帮助我们理解了复兴的特性以及它对于教会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将更新和复兴描述为“一种广泛的运动,是圣灵在更新教会的属灵活力以及扩展事工和传福音中的做工”(21-22页)。他将复兴和“圣灵在基督徒的经历中注入属灵生命”的圣经教导(或者如保罗在罗马书8:11所说,“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藉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联系起来。

洛普雷斯解释说我们需要更新是因为基督徒很容易偏离对福音的完全理解而流于廉价恩典、律法主义和道德主义,或者其他我常常称为宗教的东西。他的观点阐明基督徒群体的一个永恒的问题仍然是“目前自称基督徒的人中只有一小部分坚定地将基督的称义工作应用到自己的生活中了。”(101页)

洛普雷斯的另外一个重要观点是很多人试图依靠成圣来称义,而不是反过来。实际上,成圣的失败常常源于对称义的错误理解。正如洛普雷斯所写的,“那些不再确定主爱他们并在耶稣里接受他们的基督徒,离开现有的属灵成就,他们潜意识里是完全没有安全感的人”(212页),这种安全感缺失很容易阻碍他们在基督徒生活中的进步。

将福音置于首位

那么针对这些观点,基督徒领袖应该如何做呢?洛普雷斯提供了很多实用的指导。他建议,最重要的是,事工服侍者的正确反应是清楚的传达福音。当每个个体和教会看到神的爱之博大并从心灵深处相信福音,他们就会对圣灵的更新工作持更加开放的态度。“我们必须首先让他们认识上帝的恩典,每天都接受他们,不是因为他们的灵性或是在基督服侍上的成就,而是因为神将基督完美的义归于他们”(211页)。将福音放在首位和中心是最重要的。

即使说我跟随理查德·洛普雷斯学习的时间对我的思想和事工方式具有开创性的影响仍然是低估了这种影响。任何了解我的事工并读过这本书的人都会说,“原来这就是凯勒所有东西的来源!”《属灵生命的动力》仍然是我对牧师和教会领袖首要推荐的书之一,以便他们能够更有效的促进福音更新。我十分感激洛普雷斯对我生命的影响,很高兴看到这本书有了新的版本,持续地装备那些想要在他们的教会、社区和个人生活中获得更新的读者。


译:张萍;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Book Tim Keller Says We Can't Do Without

Timothy Keller(提摩太·凯勒)是救赎主长老教会(位于纽约曼哈顿市)的创建者和曾经的主任牧师(已退休)、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联合创始人暨副主席。凯勒牧师著述颇丰。如欲获取他的更多资源,可浏览Gospel in Life网站,或在推特上关注他。
标签
福音
传福音
事工
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