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你不该与非信徒结婚的理由
2018-10-17
| Kathy Keller

在多年的事工中,提姆和我最常面对的牧养问题,大概就是基督徒与非基督徒之间的婚姻问题——有些是已婚的,有些是订了婚的。我常想,如果我可以邀请那些已经和非基督徒结了婚的人,来跟这些想尽一切办法要找出漏洞,以便能与一个没有共同信仰的人结婚的单身男女来谈谈,而自己不用参与,那一定会简单得多。这样,我就不必指出圣经里规劝单身信徒“要嫁这在主里面的人”(林前7:39)、“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林后6:14)等等经文,以及在旧约里禁止嫁娶不敬拜以色列的神而敬拜别神的外邦人(参考民数记12章,摩西娶的异族女子是有相同信仰的)。

此类经文比比皆是,然而我发现,当一个人允许自己的心被不信的人吸引,圣经对于信仰和实践不可辩驳的原则就已经被贬低了。取而代之的是有如当年蛇向夏娃提出的那个问题:“神岂是真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形式,仿佛他们可以特例,因为他们如此相爱,因为不信的一方即支持又体谅基督信仰,尽管在信仰上有差异,两人却是那么般配。处于疲惫和急躁情况下的我,真想呵斥说:“行不通的,不可能长久的!就算两个人都是基督徒,灵里也完全搭对,婚姻已经够困难的,你们还是不要自找苦吃了,放弃吧!” 然而这种刺耳的话不但与基督的温柔不相称,也无法说服那些人。

吃一堑,长一智

假如我能安排那些曾经受过伤,却从中增长了智慧的男女——那些正处于不平衡婚姻里的人(或许因为自己的愚昧,或许因为其中一人在结婚之后认识主),来和这些盲目乐观,自认为凭他们的热情与委身就足以克服一切障碍的单身男女谈谈,只要十分钟就足够了(如果这个人非常简洁有效的话,只要一分钟就够了),甚至不需要用明显不顺服这样的理由作障碍拦住他们。套用一位姐妹的话,她嫁给了一位人品非常好却没有共同信仰的人,她说:“如果你认为结婚之前是寂寞的,但比起你结婚后的寂寞,那就算不了什么了。” 这可能真的是惟一有效的牧养办法:找一个愿意诚实谈论这种困境的男人或女人,邀请他们参与你的辅导事工,让他们与那些就要犯下大错,即将踏入没有共同信仰婚姻的男女面谈。另外一个可行的方案是,也许某个有创意的电影制作人愿意走访各地,拍摄那些与非信徒结了婚的人们,让他们谈谈自己的痛苦经历,然后剪辑成40-50个系列短片(5分钟左右的短片)。这种纪实性的第一手资料累加起来的分量,远比二手的说教更有说服力。

三种现实的结果

至于目前,我要提出的是:无共同信仰的婚姻只可能有三种结果(所谓无共同信仰的婚姻,我在此愿意延伸一些,包括了真诚热心的基督徒与挂名基督徒的婚姻,或两人中有一方在基督信仰的经历与成长上落后很多的婚姻):

1.为了与配偶更加同步,基督徒这一方不得不把基督推到他或她生命的边缘,虽然不至于否定信仰,但在诸如灵修生活、款待信徒(小组聚会、紧急接待需要帮助的人)、支持宣教、十一奉献、在主里教养子女、与其他信徒相交团契等许多方面,为了家庭的和谐,这些事不得不被缩减到最低限度,甚至是回避。

2.或者, 假如婚姻中的基督徒一方在信仰的生活和实践上都健全不妥协,那么未信的配偶就必须被边缘化;如果他(或她)不能理解读经、祷告、参加宣教或款待的意义,就必定不会或者不愿意参与信主配偶的这些活动。当有一方不能完全参与另一方最重要的委身,婚姻中的深度合一就不可能根深叶茂。

3.承受着压力的婚姻,要么破裂分离;要么虽没有离婚却继续承受极大压力,双方达成某种休战协议,包含其中一方在某些领域的妥协,进而导致双方都孤单且不快乐。

这听起来是你想要的婚姻吗?一个抑制你在基督里成长、一个抑制你们夫妻的成长、或者两者都抑制的婚姻?回想一下我们提到的那段经文,哥林多后书6:14“不共负一轭”,我们多数人已经不再生活在农业文化背景下,但试想如果农夫把一头牛和一匹驴套在同一个轭下会有什么结果。这沉重的木轭,设计的初衷是为了发挥团队的力量,却由于两个不同身高体重、不同速度步法的动物被硬凑在一起,一定是歪斜的。原本为了善用团队力量来作工的轭,反而因为重量不平均带来擦伤、磨损,对两个动物都造成伤害。不能共负一轭的婚姻不但对基督徒一方而言是不明智的,对非基督徒那一方也是不公平的,最终对双方都是一场磨难。

我们的经历

个人经历:几年前我们的一个儿子和一位犹太背景的非基督徒来往,多年来他听我们谈与非基督徒结婚的痛苦(以及不顺服),(经过我们的严厉提醒)他知道这事不可能成。尽管如此,他们的友谊仍持续进展到了一个程度。值得称赞的是,我们的儿子告诉她:除非你是基督徒,我不可能娶你,但你也不能为了嫁给我而作基督徒;我会和你一起上教会,但是如果你真心要探究基督信仰,你需要自己想办法——找到自己的小组、读书,并和其他的朋友谈。好在她是个正直、有勇气的女孩,决意开始查考圣经真理。令我们惊讶的是,当她在得救的信心上逐渐成熟时,我们的儿子为了赶上她也开始在信心上成长!有一天她对我说:“您知道吗?您的儿子本不该和我交往的!”后来她真的信主了,领洗的时候,是我们的儿子在一旁捧着洗礼水。紧接着的那个礼拜,他便向她求婚,现在他们结婚已经两年半了,两个人都在继续成长,都有挣扎,都在不断悔改。我们深爱他俩,为她是我们家里的一员,又是属于基督的身体而感恩。

我提上面这段个人经历,是因为我们有太多的同工得到的是不同的结果——子女与非信徒成婚。这给我的启示是,即便在牧师们的家中,在那些教导并讨论上帝之事的家庭里,孩子们有很多机会看到他们的父母辅导破裂的婚姻,但这些信主的孩子在男女关系上仍然掉以轻心,致使事情发展到超乎预期的地步,最终踏入不一定有完满结局的婚姻中。如果牧者的家庭都有这样的光景,更何况是信徒的家中呢?我们需要听一听那些已经与非信徒结婚的弟兄姐妹,从他们的痛苦中了解为什么这不仅仅是一个不顺服的选择,更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译:Leiwen Watson;校:Kerry

Kathy Keller(凯西·凯勒)是美国纽约市救赎主长老教会的通讯助理总监。 她是《耶稣,正义,和性别角色:一个为全职侍奉性别角色的案例》的作者,也与她丈夫提姆·凯勒合写了《婚姻的意义:以上帝的智慧面对承诺的复杂性》。
标签
婚姻
成圣与成长
约会与求爱
友谊
顺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