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不要只是看着你的工作
而是要顺着工作看得更远
2021-09-07
—— Casey Shutt

差不多一年前,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封锁,生活似乎来了个急刹车。这种正常生活的暂停带来了反思的机会,这是我们忙碌的生活很少需要去承受的。春季的封锁帮助我们重新思考的一个领域是工作。对许多人来说,工作节奏急剧下降;对其他人来说,工作被无限期暂停或完全停止。但是对于重要行业工人来说,生活有充分的理由仍需要继续。

我们需要这些工人,杂货商、送货司机、护士、医生和其他人,原因很简单:如果他们都休息60天,我们都会死。我们可以休息或休假都是因为有人在为我们工作——运送货物、在杂货店货架上堆货、做饭、清洁、计算、维持治安、治理城市等等。

我们的生活深深依赖于他人的工作。从我们出母腹进入到世界的那一刻起,直到我们死亡的那一刻,我们沉浸在一个由人类工作创造和维持的环境中。

记住这一点对一个基督徒来说至关重要。

高估或低估

如果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被嵌入到了工作的世界中,就会带来两种可能性。一是我们可能会高估我们的工作,这可能导致我们对自己和我们的工作有一种膨胀的感觉。

2007年电影《血色将至》(There Will Be Blood)中的主角丹尼尔·普莱恩惟尤(Daniel Plainview)就是这种倾向的一个例子。普莱恩惟尤是一个不安分、斤斤计较、执着的石油工人,他努力维持着仁慈的外表——他声称的目标是在他的社区里到处“吹金”。然而,在这层外表之下,普莱恩惟尤充满了贪婪,这使他无法关心自己以外的任何事情,包括他的养子,这使得他个人膨胀的快要爆炸了——就像石油井架爆炸一样危险。

没有看到我们在工作世界中的嵌入性还会带来另一种可能性:低估我们的工作,这会导致对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工作有一种灰心丧气的感觉。

想一想吉姆·哈尔珀特(Jim Halpert)在《办公室》(The Office)的试播集中对自己工作的乏味描述:“我的工作是在电话中与客户谈论复印机纸张的数量和类型,你知道,就是我们能不能为他们提供,或者他们能不能付钱。”叹了口气后,吉姆带着困倦的冷漠感承认:“光是谈这个,我自己都觉得无聊。”

丹尼尔·普莱恩惟尤和吉姆·哈尔珀特都对工作有着短视的理解。

调整你的观点

我们如何对工作这个宏大的主题取得平衡的看法呢?C. S. 路易斯的文章《工具间里的冥想》("Meditations in a Toolshed")对我们会很有帮助。路易斯思考透过工具间的门缝中迸发进来的一束光。对着这束光看,路易斯什么都看不到,除了这束光,还有一些懒洋洋地漂浮着的灰尘颗粒。其他都是黑暗的。

当路易斯转移视角,顺着光束看时,一个全新的世界被打开了。他看到了工具间范围之外的景色,树枝和其上的叶子在风中飘舞,蓝天,以及光束的来源——太阳。

路易斯将此与现代对脱离现实的观察和分析的强迫症相比较,后者花费了太多时间来对着事物看,而不是顺着它们看。我相信路易斯的这一默想也可以应用于工作。我们倾向于盯着我们一生中花了很多时间所做的工作看,而不是顺着它看。

当我们对着我们的工作看时,我们没有看到工作与世界和他人的联系,这就造成了一种强迫性的专注或麻木的萎靡。基督教不仅邀请我们顺着我们的工作看,而且还为这样做提供了大量的资源。

顺着我们的工作看

我们可以顺着我们的工作往三个主要方向看。

第一,当我们顺着工作的方向向上看时,我们会看到这位三一上帝。

当圣父、圣子和圣灵这三个位格充满爱地联系在一起时,三位一体的神就大大兴旺,祂的爱溢出到创造的工作中。

换句话说,顺着你的工作往上看,你会看到一位工作的神。无论你的职业是带来秩序(法律专业、行政人员、专业组织者)还是带来医治(治疗师、医生、护士),无论你是讲故事(记者、图书管理员、演员)、养育孩子,还是创造美(艺术家、音乐家),你都会看到造物主让你像祂一样工作。

第二,我们也可以顺着我们的工作向后看。

宗教改教家们,其中最著名的包括马丁·路德和约翰·加尔文,都鼓励这种观点。

起初,工作是神的创造中的一个好的部分。即使是现在,我们也通过利用神所创造的材料和工作来发掘其潜在的宝藏,与神一起创造。

工作不是作为一种必要的罪恶而被低估,也不是作为一种控制的机会而被高估。相反,它是与神一起参与,与人类分享祂的爱。人类的工作是神的旨意通常得以彰显的手段。当我们为日用的饮食祷告时,神当然可以让面包从天上掉下来,但这个祷告通常是通过许多工人的劳动来成就的。

第三,我们还应该顺着我们的工作向前看,期待新的创造。

让我们思想那个新的、复活的秩序中的初熟果子:耶稣。祂复活的身体保留了十字架上的伤痕,这使神学家寇斯登(Darrell Cosden)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们在耶稣永恒的肉身上留下了印记。由于这个仍然带有伤痕的肉身现在已经上升回到神那里,至少这个特殊的“人类工作”的结果被保证会延续到神以及我们自己的未来和永恒的现实中。

换句话说,罗马行刑者的工作在耶稣身上留下了永恒的印记,因此会一直延续到永恒。事实上,《圣经》叙事的整个弧线表明,人类的工作会“溢出”进入新的创造。

从伊甸园开始,在启示录中以圣城新耶路撒冷达到最高潮。人们为响应文化使命(创世记1:28)而进行的组织、定居和文化创造的劳动,将以某种方式被引入(尽管是荣耀的转变)基督的永恒国度。这可能就是约翰对“地上的君王必将自己的荣耀归于(新耶路撒冷)那城”(启示录21:24)的神秘描述的意思。

往正确的方向看

现代世界的工作是复杂的,这意味着我们经常与我们的劳动成果割裂开来。思想一下制造钢锭的工厂工人,或整理表格的法律助理。鉴于当代生活中厚重的官僚主义和技术装备,我们很难顺着我们的工作看。

我们可能会感到被框住了,就像路易斯在工具间里。这并不是说顺着工作看是一种自动修复,因为我们也可能顺着工作看错方向。路易斯可能会顺着光束往下看,看到的只是布满灰尘的小屋地板。

关键是要顺着工作往正确的方向看:向上、向后和向前。观点的改变既富有启发性,又有更新的能力。那些低估自己工作价值的人可以看到他们的劳动价值是从神而来的他们对邻舍的天赐关怀和联系的一部分。那些高估自己工作价值的人可以看到他们对更广泛工作环境的依赖,使他们对他人的良好工作心存感激。

向上看,看到工作是神圣的。向后看,看到工作是如何有序地管理和护理神的受造物的一种重要方式。向前看,看到我们的劳动有可能存续到新的创造中这一令人兴奋的可能。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on't Look at Your Work, But Along It

Casey Shutt(凯西·舒特)在2020年植堂建立了国王十字教会。他与他的妻子莎拉和他们的三个孩子住在俄克拉荷马城。
标签
神的工作
新冠疫情
工作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