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教会出现牧者专权的情形? 
2021-03-19
| Sam Allberry

很遗憾,我们对牧师因性行为不端而不得不离开教会的情况已经非常熟悉了。这些事件的发生频率似乎很高,以至于在一个对基督教冷眼旁观的世界中这几乎没有什么新闻价值。

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了另一种同样可悲的趋势:牧师因为专权而离开牧职。

虽然我们应该对这种趋势感到担忧,但也许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使徒彼得早在第一世纪就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性。他在写给牧师们的信中警告说,他们不应该“辖制所托付你们的”(彼前5:3)。但是,虽然牧师专权并不是一个新问题,但这问题在今天的西方教会中似乎越来越明显。在一些个案中,那些牧师的专权和霸凌已经持续了许多年,要么自己不承认、要么不容他人质疑。这就带来了一些重要的问题:我们是不是把牧师的专权当作了什么领导力美德了?我们是否过分看重某个领导特质,以至于当它被以一种不敬虔的、圣经所禁止的方式使用时,我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简而言之,为什么我们最终会把一个专权的牧师当作一个优秀的牧师? 

CEO和将军

我的观察是,类似的过程在大西洋两岸的表现方式略有不同。在美国教会中,从商业界借鉴领导智慧是很常见的。牧师被看作是首席执行官,他的角色是给教会带来成功,这成功往往用数字来衡量,也就是说教会需要在成员人数和奉献上增长。在英国,情况略有不同。教会倾向于喜欢用军事的模型来看待教牧领导,牧师好像一个三星将军,指挥大家做正确的事情。

显然,无论是成功的CEO,还是伟大的将军,都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但这两种模式都会很快带来毒害。当这两种模式中的任何一种成为基督教领袖的主要模式时,就难怪会产生专权的牧师了。把牧师当作CEO的做法可能会培养企业家精神和冒险精神,但它很容易变成结果导向;把牧师当作将军的方式可能会培养毅力和勇气,但它很容易变成任务导向。前者带来了狂妄,他们的话成了教会的法律,因为他们对教会的发展来说不可或缺。后者则会产生自以为是、令出必行,因为将军“知道”什么对每个人最好。无论是那种情况,我们要么容忍他,要么看不到他的专权,因为只要事工目的好,就说明事工方法对。

但决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保罗警告我们,即使是超凡的恩赐,也要在爱心的原则下使用。“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林前13:2)

保罗并没有简单地说,缺乏爱的恩赐会“受损”或“效力减弱”。他甚至没有谈及由此产生的事工会有什么果效,而只谈及行使恩赐的人——他们什么都不是。以牺牲品格为代价的恩赐使用永远不会有最终的果效。无论在人的眼中多么耀眼,没有爱心的牧师在神的眼中都“算不得什么”、什么都不是。

专权的领袖有什么问题?

现在我们要再仔细看彼得所说的话,在彼得前书5:2-3,他说:

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

在这里,彼得就长老的工作和心态做了三个对比:必须是心甘情愿,而不是被迫;必须出于服事人的动机,而不是贪婪的动机;他必须以身作则,而不是强迫别人跟随。

专权就是用力量使某件事情得到顺服。在牧养事工的背景下,当羊群是因为被强迫而不是通过圣灵在他们心中的工作来同意某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发生这种情况。它涉及到使用恐吓、威胁或威逼的手段,这可能与彼得刚才所做的对比有一定的联系:专权是一种贪婪(“贪财”)——贪图对他人的权力。正如彼得在前一节所说的,长老必须心甘情愿地服事(第2节),跟随的人也必须心甘情愿地跟随。

专权是出于对牧师角色的误解。是的,这个职位有真正的、属灵的权柄。希伯来书的作者告诉我们“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来13:17),但他还继续说:“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帐的人。”前半句话是要防范会众的反律法主义,后半句话是要防范领袖的专权。牧师要欢喜服事,正如羊群要甘心跟随一样。虽然牧师被安排在羊群之上(帖前5:12),但这并不是他与羊群的唯一关系。彼得提醒我们,一方面羊群“在你们之下”(暗示牧师的主要身份是做领袖),另一方面羊群也“在你们中间”(提醒牧师他并不凌驾于羊群之上,其实也是羊群中的一员)。

专权就是按着世界的方法做事。耶稣说:“你们知道,外邦人有尊为君王的,治理他们,有大臣操权管束他们。”(马可福音10:42)。这是我们身边世界使用权柄的方式,但对地方教会来说不应该如此——“只是在你们中间,不是这样”( 43 节)。我们可以从世界对领袖的见解中学到很多东西,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在世界中如何行使领导权柄和在教会中如何行使行使领导权柄之间应该有鲜明的对比。我们可以向CEO和将军们学习,但牧师不应该成为CEO和将军。

专权违背了新约圣经关于教会治理的教导。对于教会究竟应该如何架构,基督徒会有不同的信念,但有一点从圣经中看来是无可争议的:教会应该由多位长老领导。新约圣经中没有一处提到教会长老是单数的。教会可能有一位主任牧师,但应该有多位长老来分担领导责任,而不是让一个人来负责整个教会。现在,很多教会很容易有理论上的多位长老,但仍然有一位牧师统治着整个教会。关键在于是否有明确的督责关系和纠偏制度,以及是否能够——并且实际地——得到执行。

领袖灾难

领袖专权对一个羊群来说是灾难性的。它在短期内似乎很有效——它能把事情做好!但从长远来看,它是灾难性的。保罗对罗马人说的关于对付那些“信心软弱”的人的话在这里很有启发。那些信心软弱的人(罗14:1)会禁食和守节,即便神没有要求他们禁食某些食物或遵守某些日子。但如果这已经成为良心问题,就不应该强迫他们改变自己的做法。“若有疑心而吃的,就必有罪,因为他吃不是出于信心。凡不出于信心的都是罪。”(罗14:23)。

保罗强调的是一个宽泛的原则,它适用于关于食物和节期以外的领域:凡是不从信心出发的,都是罪。

如果一个信徒有某个教义观点或实践只是因为一个专权的牧师强迫他这样做,那么这些观点或实践就不是从信心出发,也不是基督的灵带来的,而是领袖的强势加给他的。这是灾难性的,因为信徒不是被主带领,而是被人带领。如果是出于错误的原因,即使相信正确的事情也不造就他。

羊群的确需要被带领,是的,但却是靠榜样的美,而不是靠人的力量。

专权领袖的解药

那么,专权的解药就是以身作则,做榜样而不是强迫:“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3)。

羊群要被带领,是的,但不是靠人的力量。羊群要靠榜样之美来带领。专权是错误的领导方式,而解决错误的领导方式不是靠取消领导,而是给予正确的领导。

其次,长老职分是有权柄的(来13:17)。有的时候,牧师需要呼吁人们尊重和敬重这个职分。但是,百姓应该顺服他们的领袖,不是因为他们害怕领袖,而是因为他们受到长老们的激励和鼓励。归根结底是因为长老以自己的榜样把百姓指向基督,并激励他们去行出自己的爱心和善事。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Do Churches End Up with Domineering Bullies for Pastors?

Sam Allberry(山姆·奥伯利)是福音联盟的编辑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讲员。他在英国的梅登黑德牧养教会,同时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牧师
榜样
事工
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