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医病、赶鬼、先知等恩赐今天还有吗?
2020-04-23
| 谢昉

问题

哥林多前书 12:7-11说:

圣灵显在各人身上,是叫人得益处。这人蒙圣灵赐他智慧的言语,那人也蒙这位圣灵赐他知识的言语,又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信心,还有一人蒙这位圣灵赐他医病的恩赐,又叫一人能行异能,又叫一人能作先知,又叫一人能辨别诸灵,又叫一人能说方言,又叫一人能翻方言。这一切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随己意分给各人的。

这些属灵恩赐今天还有吗?如果说没有了,有什么经文证据可以支持呢?我们该如何看待一些声称赶鬼、医病或者方言的见证呢?

回应:

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一个基督教世界自从二十世纪灵恩运动(五旬节运动)以来一直存在的一个争论,即新约圣经、尤其是使徒行传及早期教牧书信中所呈现的方言、先知、治病、赶鬼等超自然的属灵恩赐今天是否仍然存在,我们是否应当期待自己或者自己的教会拥有这些恩赐并且为此祈求和操练?

首先,基督教界对这个问题的回应是一个相当宽阔的光谱。在光谱的左侧,是灵恩派、甚至极端灵恩派的基督徒和神学家,他们相信这些属灵恩赐是今日教会的常态,更有一些人认为每周的聚会中都应当期待甚至安排时间给医病、赶鬼或者讲方言的恩赐被使用。这一观点被称为是“恩赐持续论”(Continuationism)。在光谱的右侧,则是另一些改革宗神学家和基督徒,他们认为这些赐给使徒们的属灵恩赐都已经终止了、不会再有了,更有一些人如果听到有某地发生“神迹”,他们会竭力地想要证明这不过是骗局。这一观点被称为是“恩赐终止论”(Cessationism)。

其次,这并不是一个属于基要信仰的问题,一个相信属灵恩赐持续论的基督徒和一个相信属灵恩赐终止论的基督徒都可以加入同一间教会成为成员——只要他们能够良心平安地认信这间教会的信仰告白。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们应当爱和尊重其他基督徒对这一问题的不同看法、经历和表达,不应当急于证明他们所听到的都是假的,或者说他们所主张的都是错误的,也不应当用论断、骄傲、优越或者怀疑的态度对待不同观点的成员。

第三,然而这不等于说基督徒不可以对这个问题彼此不同意,更不是说教会不应当教导这一问题或不该对这一问题有立场。因为对这一问题的认识的确影响到教会该如何共同敬拜(需要安排人讲方言/翻方言吗?需要在主日牧祷中祈求方言的恩赐吗?)和教会的事工、以及与其他教会的合作。对这一问题的立场在教会生活中的地位应当与男女角色的互补论是相等的,所以一方面,教会可以以合乎圣经的方式教导和实践某一观点,另一方面因为它并不是在教会信仰告白中的基本真理,所以教会成员可以按着当时对圣经的理解、属灵成熟程度和对信息的不同理解持有自己的观点或有所保留,只是成员需要在教会生活中顺服教会根据终止论立场所做的决定和安排。本文的观点是主张神迹恩赐终止论,但是要清楚地证明这一立场并不是一篇短文可以完成的任务,本文只能粗略地加以介绍,并鼓励阅读末尾的推荐书籍以进一步了解和思考。

恩赐终止论

“恩赐终止论”并不是一个好的名字,事实上主张这一观点的神学家们绝对相信属灵的恩赐并没有停止,包括传福音、讲道、招待、服事、怜悯、爱心等各样的恩赐仍然被持续地赐给基督的教会,这一观点也不是认为神不会在今天的世界继续施行超自然的神迹,神今日当然能够并且仍然施行奇妙的事,当然能奇迹般地医治人和胜过撒旦的工作。“终止论”的主要观点是(摘自《基督徒的信仰:天路客的系统神学》,迈克·何顿著,美国麦种传道会2016年出版,890页):

新约圣经本身区分了使徒立根基的时代,以及在他们已经完成的根基上建造教会的时代(林前3:10-11)。虽然新约圣经确立了长老和执事的职分,但却没有确立持久的先知或使徒职分,也没有确立伴随使徒和先知职分的一些作为兆头的恩赐。

换句话说,恩赐终止论认为,由于使徒和先知的职分在新约完成之后的终止,所以伴随这一职分作为兆头的恩赐也因此终止了,这些“作为兆头的恩赐”包括了说方言、医病、赶鬼、预言等“神迹恩赐”。

那么,我们该怎么理解哥林多前书12:7-11所描述的这些属灵恩赐呢?首先,这些恩赐的确在哥林多教会都是实际存在的,保罗反复地说“这人”、“那人”、“一人”,哥林多教会的确有拥有这些恩赐的成员,以至于哥林多教会的聚会相当地没有次序,甚至“彼此分门别类”(11:18),保罗为此嘱咐他们“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12:40)所以12:7-11是描述哥林多教会的属灵恩赐是如此丰富,并不是命令以后的基督徒都要有或应该有这些恩赐,这段经文应当被看作是“描述性”(descriptive)的,而不是“命令性”(prescriptive)的,正如11:30中保罗论到哥林多教会在主餐时不分辨导致“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死的也不少”是对该教会现象的描述,而不是期待所有的教会主餐混乱都会发生同样的悲剧。

其次,如果我们观察圣经中神说话的模式,我们就会发现在旧约中,神的百姓中发生的重要历史事件总是伴随着重大的神迹。例如,在出埃及的时候,有十灾、分开红海,磐石出水、天降吗哪,以及其他的神迹奇事。当律法被赐下的时候,当先知宣告神话语的时候,当被掳的时候,以及其他圣经中的关键事件发生的时候,神迹奇事总是被赐下,以确认建立神与祂百姓之间的关系。新约中也是一样,无论是福音书中耶稣的到来,或者是使徒行传2章中教会的开始,或者是圣灵的降下,都会有神迹奇事的集中发生。彼得在使徒行传2:22印证了这一点,保罗和巴拿巴的事工在使徒行传14:3也是被神迹所确认的。随后在哥林多后书12:12,保罗强调说新约使徒的权柄是被“借着神迹、奇事、异能”而显出凭据来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新约圣经当时正在被写作(以弗所书2:20),福音信息已经被赐下和确认。当这一工作(圣经和福音)被奠基之后,神迹奇事就不再频繁地被提到了——所以我们在哥林多前书之后写成的教牧书信如以弗所书和罗马书就看到,虽然保罗有详细描写圣灵恩赐的篇章,但是没有提到神迹奇事的出现,因为教会已经被建立成为神话语教导、宣教与牧养的常规管道。

第三,不管是什么样的恩赐或者有没有恩赐,“爱”都是一切使用恩赐和寻求恩赐的指导原则。这是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14章讲述属灵恩赐的核心观念。从哥林多前书来看,似乎哥林多教会把恩赐、讲方言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很多人自认为因为拥有了这些恩赐所以他们是更属灵的、应当在教会中受到重视。这很有趣,被方言搅扰似乎从第一世纪就开始了,直到如今仍然是教会纠结的一个话题。但是我们要知道,属灵恩赐并不是赐给我们叫我们自夸的,也不是为了让我们扬名,属灵恩赐的目的是为了爱他人和建造教会。这是为什么在讲述属灵恩赐的12章和14章之间被插入了13章,13章是关于爱的篇章。我们使用恩赐的方式——无论是教导、是讲道、是劝慰、是奉献、是服事还是带领,都是应当以爱的方式去表达的。

如果我们查考教会历史,我们就不得不承认历史也表明方言确实停止了。使徒后的教父们根本没再提到方言。其他作者,如殉道者游斯丁、奥利金、克里梭斯顿、奥古斯丁等认为说方言只是发生在教会早期的事情。超自然的方言、赶鬼、医病等“恩赐持续”的观念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因为五旬节运动而重新回到基督教世界的舞台上来。如果神命定这样的属灵恩赐是持续的,我们很难想象神数千年来都不赐下这些恩赐,直到二十世纪才开始动工。

应用

但这是不是说神不能以超自然的方式工作?当然不是!这是不是等于说神必须以超自然的方式工作?也不是!我们需要持续地为神施行神迹而祷告,也就是祷告神医治人、圣灵重生属灵已死的人,求神让更多的人认识祂。当神觉得有必要的时候,祂会以祂喜悦的方式做工。但是我们不应当认为,神启示祂自己的首要方式是借着神迹奇事。神已经给了我们圣经、给了我们圣灵,神也持续地在我们的周围和我们的身上做工。我们既不期待教会每周主日聚会都会有赶鬼医病说方言,我们也不会想要证明那些声称拥有这一恩赐的人都是骗子。如果真的发生了神迹奇事,我们就思想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14章所说的,来确保这的确给教会带来了益处、合一,传讲了神的道,并且是在合宜的次序下发生的。

进一步阅读

  • 《圣灵降临:从新约看圣灵的恩赐》,葛富恩(Richard B. Gaffin)著,改革宗出版社2013年出版。
  • 《圣灵洗》,霍安东(Anthony A. Hoekema)著,天道书楼1990年出版。
  • 《从神学观点看灵恩派》,麦克瑟(John F. MacArthur),改革宗翻译社1983年出版。

谢昉于三一福音神学院(TEDS)获得道学硕士学位,目前正在担任一间浸信会的牧师。
标签
神学
教导
属灵恩赐
终止论
灵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