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门徒,不要培养消费者
2019-02-26
| Brett McCracken

基督教信仰要求信徒将个人意志降伏于基督的主权。一个基督徒不可能即坚持对个人属灵道路的主权,又声称耶稣基督拥有最高治权。我们或者按着他的要求并靠着他的恩典在基督里,或者根本不在基督里。基督教信仰并非按着消费主义的要求来运作,耶稣也不是呼召众人跟随他享受舒适和便利,而是要舍弃自己(太16:24)并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路14:27)。门徒不是教会消费者,耶稣绝非呼召我们去独自闭关灵修,而是在共同体中活出信仰并对他人负责。脱离教会的基督教信仰绝不是真正的基督教,这样的人其实是在假装拥抱耶稣却躲避祂的身体。(参林前12;弗1:22-23;5:23;西1:18)

教会试图满足个人化“精神追求”这一不断改变的需求其实并不能给任何人带来益处。将焦点从不变的耶稣基督自己身上转移到经常改变并且偏离“正路”的个别信徒的浮动需求上将会使教会失去重心从而变得东倒西歪。当一间教会较少关注圣经对个人的要求,而较多关注个人对教会的要求,以满足他们的喜好时(喜爱的音乐风格、合适的讲道长短、咖啡的品牌,等等),教会就失去了改变我们并拆毁我们众多偶像的权柄。教会不过是成了一件可供购买、消费的商品而已,当一种更炫目、更时髦、更“适切”的选项出现时,教会就会被丢弃。

这种面向消费者的架构也会导致产生一些奇怪的突变,例如将一间教会/一种传统的一部分与另外一些教会或传统结合,就好像一位嬉皮士会用各种互不相关的主题混搭出自己的个人风格:穿一双华尔街投资者的鞋子,留一撮加拿大伐木工的胡子,着一身南方兄弟会式的Vineyard Vines牌衬衫,纹几片大苏尔的神秘波斯文纹身,等等。(类似于当前的“大金链子小手表”的“社会人”。——译注)

定制的基督教有利于属灵健康吗?

同样地,许多灵性追寻者(包括许多基督徒)“忙于通过某种‘随意拼凑’来混搭成自己的个人观点”(查尔斯·泰勒,《世俗时代》,英文版582页直译),好似在某种教会性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属灵游客。或许他们满怀热情地投身于归正神学,却去寻求公教艺术或礼仪之美;或是他们同时加入两三个教会,在礼拜日随意挑选其中一个,这取决于他们的心情。

如此途径导向大杂烩式的信仰,灵修如同Spotify 音乐播放器的播放列表或Chipotle的墨西哥卷饼一样可以定制,这有利于属灵健康吗?也许吧。在温和的形式与尊重超越自身的权威下,一种古怪的混合型基督教还可以在正统之内。我认识一些十分虔诚的跟随耶稣之人采取反抗固有的老旧界限的方式来确定自身当前的基督徒身份。(例如,“改革宗天主教”或“改革宗灵恩派”)。近些年来我拜访过的一些最健康与增长最快的教会正是各种类型的混合体。(例如,Vintage教会:一间与加州圣莫尼卡浸信会合并的灵恩派安立甘宗教会)。

就我们这个健忘和注意力只有七秒的时代来说,“古旧”可以轻而易举地再次翻新。好好想想把80年代复古风的合成音乐或“复古的”家具装修潮流重新包装成二十一世纪时尚的方法。当然,“古旧”在整体上永远不具有吸引力。一位来自布鲁克林的时尚达人也许会喜欢(并试图重现)曾祖母的小锅菜和DIY的手工美学,而非喜欢她的宗教敬虔或是家庭主妇的娴雅气质。这在今日后涂尔干主义的信仰世界中同样真实。那些“选购”教会的人可能一边震撼于非常古旧的基督教的“崭新”(对他们而言如此崭新)一面(古代信经,清教徒圣诗,公祷书,等等),又同时拒绝基督教历史上一贯“老派”的道德教导。

对神的敬畏应当超越对适切性的关注

众教会要了解这些大杂烩式的品味,并辨识“以旧作新”的现象可发挥的优势——只要它不是噱头或营销策略。基督教既是古旧的,亦是崭新的,并且这种混合的身份认同自然在今日浮躁的精神世界引起共鸣。一间二十一世纪的教会可以在拥有设计精美的网站、举行一个基督徒说唱歌手的出彩表演的同时也承认古代信经,且强调礼仪实践的历史根基,这可能会吸引今日选购教会的人——他们正在寻找属灵智慧与混搭教会风的新鲜组合。

不错,教会有许多方式来辨识并且迎合后涂尔干时代大杂烩式的嗜好。不过,关键是不要以被动的、“品牌翻转”的方式来回应某些人的特殊需求,或是因为数据显示敬拜礼仪在千禧一代中受欢迎就那样做。教会使用传统礼仪应当是因为那是敬虔的,而不是因为那是吸引人的。要确保你在大杂烩式的教会风格背后,传达出超越仅仅“酷”或“美”的(或其他奇特行为)更多令人信服的缘由。你们在敬拜中所选的诗歌是否较少考虑歌词的深度,却较多关注“新鲜”的因素?你思想过在你们圣所中,那些常年陈设、烘托气氛的天主教祈祷用蜡烛的神学内涵吗?你们的会众能体会到主日崇拜中集体背诵时,老调重弹的信经的历史背景与神学轮廓吗?当你审视你们教会的混搭元素是否更多地源于碎片化的实用主义(以听众为导向的适切性),而非连贯的敬拜(以上帝为导向的敬畏)时,你可能会考虑这些问题。

文化适切性可以与敬畏共存,不过前者应该永远是后者的副产品。一间教会最具有适切性的,当是在三一上帝面前的无以复加的虔诚与动人心魄的敬畏。今日的众牧者应当留心引起广泛共鸣的事物,却不应由市场动向的心血来潮驱使。他们要意识到世上的确有很多教会选购者这一现实,却不要为了适应最新的“消费趋势”或迎合每位教会选购者的需要而不断调整。

编注:这是福音联盟最新发行的书籍《我们的世俗时代》一书(Our Secular Age: Ten Years of Reading and Applying Charles Taylor的节选,该书是向查尔斯·泰勒所著《世俗时代》的致敬和回应。


译:净风子;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iscipleship Is Not Consumer-Friendly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门训
教会与文化
圣诗
教会的本质
金钱
合一
读书
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