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职场中分辨神的旨意?
2019-02-15
| Sarah Eekhoff Zylstra

特里·卢珀(Terry Looper)是市值60亿美元的特克松能源公司(Texon Energ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在2004年一次生意谈判中途,他突然意识到他忘了为此祷告。

“我甚至都没有努力‘保持淡定’,”他说。“保持淡定”是他自己的术语,指的是压制任何贪婪或自私的野心、安静自己的心,并且倾听圣灵带领的过程。

卢珀做决定的步骤包括了花时间祷告和阅读圣经、与同事和家人商量、观察处境,并求神赐给他“直觉上的平安”。(他的新书《神圣的步伐:聆听上帝并与祂的旨意保持一致的四个步骤》[Sacred Pace: Four Steps to Hearing God and Aligning Yourself With His Will] 详细阐述了这一步骤)。

然而这次,他忘记了关于平安的最后一个步骤。

“花费了那么久的时间,这个部门我本不该出售。”他回忆道,“简直不敢相信,我已经花了一年时间就卖掉这个部门进行谈判,但我其实不应该卖掉它。”

冒着激怒董事会与潜在买家的风险,卢珀终止了谈判。

卢珀总是会跟随圣灵的带领。他1989年创办公司时就深信应当限制自己每周的工作时间不可超过40小时,以及不设立销售目标。

“但我从不建议创业者在创办公司或者开始新事工上仅仅依靠每周40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完事,”他这样说,“我会鼓励他们做任何神带领他们去做的事情。”

他的做法不太常规,但对基督徒商人来说并不罕见。

“当要做出重大决策的时候,我确实会寻求来自神的平安,”弗莱德·赫尔登菲尔斯(Fred Heldenfels)说道,他是赫尔登菲尔斯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从事制造与安装混凝土结构),“而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每天都效法基甸、借着羊毛来寻求印证,那你就是在试探神,而且会一事无成。”

职场中的基督徒——尤其是那些可以影响员工与公司方向的基督徒——经常纠结于如何在决策过程中跟随神的带领。

福音联盟(TGC)采访了这些人中的5位,与他们探讨当他们所面对的处境圣经从未提过的时候,他们会怎样分辨神的旨意。

一、认识到神关心工作

埃里克·斯坦伯格(Eric Stumberg)成长于一个基督徒企业家的家庭,家中对于一个主内商人所需持守的准则包括:不在不道德的行业工作、不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工作努力、与人谈论耶稣,以及奉献给教会以使牧师和宣教士能够真正做上帝托付他们的工作。

在2013年的一次退修会上他才意识到“耶稣会呼召人到职场做企业家,”他说,“神按照祂造我们成为的不同样式而赐给我们不同的使命。”

这种认识改变了他的生活与事业。

“我当时想,‘哇,这真是太棒了!我必须深入研究这个问题,’”他说。他告诉他的朋友,开始一个读书小组究,并说服他的教会邀请讲员来教导信仰与工作方面的话题。

然后他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下一步我该做什么?”。于是在十多年前,他创办了单鸽网络(Tengo Internet;暂译名)公司,为露营与州立公园等户外场所提供WiFi接入服务。

他开始为他的员工支付全部福利,并告知“造就福祉”(Made to Flourish;一个致力于帮助牧师与教会将信仰、工作与财富方面的智慧融入共同体福祉的公益组织——译注):“薪酬也是一个神学问题……我不希望人们得不到医疗保健。”他做了一个市场调研来确定基本生活工资,并提高他自己公司的工资。当他搬进一个新的办公场所时,他规划出额外的办公室出租给其他人——目前正出租给一个圣公会的植堂者和一个打击性交易的非营利组织——租金则低于市场价。

他说,每一个决定——无论这个决定是关于健康关怀、客户服务还是办公空间规划——都必须要有神学基础与考量,这些决定也包括雇佣哪些人。

二、基于对方的呼召而雇佣(或解雇)

“我16岁时,有人给了我一本拿破仑·希尔的《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 Napoleon Hill;全世界最早的现代成功学与励志导师——译注),”摩通大根证券公司的高级副总裁杰夫·德基(Jeff Durkee)说道,“我倒希望他们当时给我本《圣经》。”

德基说:“希尔的书中写着‘明智的人会迅速做出决定,但会非常缓慢的做出改变。’”而另一位经理人也强化了这一信息,他告诉德基:“如果你不能在15分钟内判断一个人是否是混蛋,你就不应该进入管理层。”

“我按这个模式干了几十年,”德基说道,“可我早期的招的人并不好。”

三十年后,在阅读箴言时,他才发现温和的言语与许多的商议才是更好的方式。如今,他会多次面试潜在员工,花更多时间来认识和评估他们。

生命路(LifeWay;隶属于美南浸信会的一家调查机构——译注)的主席兼CEO汤姆·雷纳(Thom Rainer)则会考核三个方面——性格,能力与默契程度。

“我并不总能把这些运用好,” 雷纳告诉福音联盟。他的弱项是把关“能力”这一项:有时如果他喜欢一个候选人的品格和个性,即使不确定这人的能力是否胜任,他也有可能雇佣这个人。

“最艰难的谈话是我和那些申请者有很好的关系却最终没有录用他,只因他们并不适合这份工作。”他说。

斯坦伯格则会努力去“考虑他们是能够从事这份工作,以及他们是否应该从事这份工作。”

这种区别也可以被称为“分辨你的呼召”。

“这有点像数学,”他说,“如果神呼召每个人,而我是其中之一,那神肯定也会呼召我……当你雇佣某人时,你要是思考的问题是,神是否呼召他们在当下这个人生季节来这个地方工作?”

为了弄清楚这一点,单鸽网络公司会评估潜在雇员的能力,以及这个人是否与公司文化相合。

“然后我们就祷告,”斯坦伯格说。有时候,领导层会有一种“感觉”——他们将其称之为直觉或本能反应——某个潜在雇员有问题。有时候,这种感觉足以让他们决定不雇佣某人,例如此人是现有员工的家庭成员,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很糟糕。

但是,由于斯坦伯格常常雇佣刚从军队退役的退伍军人、家庭困难的人,以及负有大量助学贷款或信用卡贷款的人,这种不安的感觉往往“与其说是中止聘用的信号,不如说是一种警告”。他说,“我们直觉上觉得不太对劲,所以我们会为此祷告并认真思考。”

一旦被录用,斯坦伯格的员工“可能会获得比他们在其他地方能获得的更多机会,因为……(和其他地方相比)我们在带领罪人这件事上负有不同的责任。 斯坦伯格的目标是在工作中门训与牧养这些员工,因此和那些只看重员工能力的领导相比,他有着不同的负担。

他对做一个是否雇佣的决定抱着谨慎的态度,因为“福音里没有中立地带,”他说,“任何一个决定要么属于上帝的国度,要么属于撒但的国度。你不可能做出一个决定,而对国度的工作毫无影响。”

当你的其他领袖们也拥有一个基于福音的动机时,你做决定会容易得多。

三、在领导层中寻求合一

“我曾经尝试卖掉一个部门,但我最大的客户不希望我把这个部门出售给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而后者正想并购此部门,卢珀说,“(那个最大的客户)一直待我很好,而且和他们的生意占了公司业务的40%。”然而,显然把不出售这个部门给那个并购者会让后者很不开心。

他为此祷告,并觉得上帝在引领他尊重这位客户的意愿。

“银行投资方,管理团队以及董事会都说我疯了”他说。但卢珀拥有他公司的大部分股份,所以他有自由做出违反查常理的决定。(这个问题最终解决了,他终止了这次交易并保留了这个部门,并且这个部门自己成长的很好。)

当一个基督徒公司的领导因为跟随上帝,而做出有时看起来很愚蠢的决定时,让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是有所帮助的。

在单鸽网络,三位领导层成员都是基督徒。“有时候当我们想知道该提供哪种产品或选哪个方向时,我们会祷告,”斯坦伯格说,“有时候我们会得到平安或某种确据。如果有人说,‘我不同意’,那么就行不通。在我们向前进发之前,我们会保持合一。”

他把这种对合一的追求与诗篇133章1节联系在一起,“看哪!弟兄和睦共处,是多么的善,多么的美。”(新译本)

在尚德建筑系统公司(Suntech Building Systems),领导层通常不会一起祷告。但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布拉德·拉森(Brad Larson)确实会私下为自己的决定祷告。

“我也会扪心自问,是否有对错失获利的惧怕?是否有不健康的野心?我们单单为了盈利而成长吗?”他说,“我们以前做过这样的事,结果很糟糕。”

他的领导团队也由基督徒组成,“大家同负一轭,这真的很重要,”他说。

斯坦伯格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当一个朋友咨询他自己是否要入股正在服务的公司时,斯坦伯格问他是否希望和那家公司的领导同负一轭(然而那位朋友并不想)。

“为什么要花费精力,把你自己和一个你不想和他同负一轭的人捆绑在一起?”斯坦伯格说,“我们不需要进入订婚的状态,不如继续保持现在的恋爱关系。”斯坦伯格用这句话建议他继续作为雇员服务这家公司,而不需要和雇主绑在一起成为合伙人。

同负一轭并不意味着总是意见一致,赫尔登菲尔斯说,“但知道我的大多数领导团队是基督徒,这对我很重要,并且让我有确信,至少我们的价值观与优先事项是相同的。”

如果公司以一种反主流文化的方式来看待权利与金钱,这对他们的合一尤其有益处。

四、看淡权力与金钱

正如卢珀所发现的,有时候跟随上帝会让你损失一笔交易。又如斯坦伯格所发现的那样,有时候这会让你为雇员支付更多的薪水和福利。

“我们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就是无论代价多少,总是做正确的事,”拉森说道。他从事建筑业务,在这个行业,客户、总承包商以及分包商总是在争论由谁来支付意外成本。对拉森来说,跟随上帝可能意味着为其他人的错误买单,例如在他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不提起诉讼,或者冒着失去客户的风险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

斯坦伯格说,跟随上帝也可能意味着牺牲自己、为他人谋利——例如,以低于最高市场利率的价格提供服务,或不要求员工“超负荷工作”并随时待命。“这样并不是在关心他们。如果你要求的过于他们所有的,这样不能持续下去,也是剥削性的。”

跟随上帝可能代价高昂,但也可能盈利。当遵行圣经和祷告来作决定时,卢珀“从未失望过”。对赫尔德菲尔斯来说,当他面对钢铁关税带来的建筑成本增长时,他并不感到忧虑。

“上帝之前已经解决过类似的问题,”他说,“现在回头看,我知道神的手正托住我们,也知道祂的预知会在适当的时候给我们正确的项目。”

5.依靠每日的祷告与读经

“上帝晓得未来,而我不晓得,”卢珀解释道,“祂知道什么对我最好,而我只是觉得我知道。祂比我更爱我身边的人。”

因此,通过读经和祷告来认识上帝的属性和旨意,这是至关重要的。

“在我祷告,默想与读经前,我几乎不会出门,”德基说,他还有两位为他祷告的朋友,“我几乎每天都穿着这属灵的盔甲。”

读圣经并不意味着你能找到一节支持你最新商业计划的经文,斯坦伯格说,“但如果你总沉浸在圣经中,这会把你塑造成一个以基督的心意来思考的人,于是你就会说,‘(耶和华的话)真是正直的。’”(似乎是指诗篇33:4a“因为耶和华的话是正直的,他的一切作为都是诚实的”——译注)。

即便如此,不见得所有决定都是正确的,赫尔登菲尔斯说,“我做过许多决定,有时我的直觉是去做一些违反直觉的事,这并不总是有效。当然了,如果我总是一杆进洞,我的生活压力会小很多,但是生活并不总是这样。”

拉尔森也不会,“我永远不会假设自己足够圣洁,可以做正确的决定,”他说,“我默认我自己总是自私和有罪的,所以我总是会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定。我希望沉浸在上帝的话语、良好的教导与忠告中,保护我关心的人不受到我自己的伤害。”

归根结底,最重要的领导能力并不关乎手段,而是关乎领袖的心,拉森说,“无论是牧师还是首席执行官,我们能为自己领导力所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在福音中牧养我们的心,并被恩典洗净。”


译:许志斌;校:孟劼,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Discern God’s Will in Your Workplace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工作与职业
祷告
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