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真的分裂了教会吗?
2021-03-01
| Chris Castaldo

认为马丁·路德有效地分裂了西方教会的人并不鲜见。沿着这个思路,罗伯特·巴伦(Bishop Robert Barron)主教在一部最近的纪录片中评论道:“我认为路德过于好斗,我认为他太快地陷入了与大公教会(即天主教——译注)的对立。”

巴伦认为,如果路德再耐心一点,再合作一点,就可以避免发生宗教改革,路德宗就可能会成为天主教里的另一个修会。不过,他的这一观点成立吗? 

错误的、虚假的、异端

1517年末,美因茨大主教勃兰登堡的阿尔伯特(Albert of Brandenburg)就马丁·路德反对赎罪券一事写信给教皇利奥十世。收到信后,利奥请他的宫廷神学家塞尔维斯特·马佐利尼·普列利亚斯(Sylvester Mazzolini Prierias)用他的神学专业知识对路德的95条论纲(95 Theses)进行了审查,这是对被指控为异端的人进行教会法庭审判程序的第一步。

普列利亚斯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神学家,年62岁,但他的回应却显得毫无同情心。他在三天之内写下了他对路德论纲的所谓“意见”,普列利亚斯只是简单地否定了路德所关注的问题,并找出了所有路德的观点与阿奎那神学相冲突的地方。因此,他认定路德的“论纲”是错误的、虚假的,并且是异端。

然而路德并不想攻击教皇。诸如“论纲”第50条的陈述就表明了这一点,路德相信利奥在收到他的提醒、注意到教会权柄的放任滥用后,就会遏制教会的腐败。不幸的是,事实绝非如此。从普列利亚斯的角度来看,普世教会不会犯错,因为罗马不会犯错,而罗马的无误是由教皇无误所代表的。普列利亚斯断言,“罗马教会由红衣主教团代表,也就是由教皇代表”,“谁要是说罗马教会不能做成它在发行赎罪券时所声称的赦免之工,谁就是异端。”

普列利亚斯急于向普罗大众开始关注的这位威登堡神学家展示自己高超的神学智慧,于是他把自己的审查“意见”改写成了一篇充满激烈尖锐的论战小册子——他的《对话录》(Dialogus),于6月在罗马开始印刷。然后他起草了正式的传票,命令路德在60天内到罗马去接受审讯。

教皇无误论

路德立刻明白,服从教皇的传票带来的必然是走向殉道者的刑柱。但在他面临这种两难的境地之前,路德首先参加了在奥格斯堡(Augsburg)召开的神圣罗马帝国会议。在那三天的时间里,路德试图与另一位教皇代表卡耶坦红衣主教(Cardinal Cajetan)讨论赎罪券问题。现在,路德所关心的问题会得到应有的思考吧?但红衣主教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他给路德的信息是明确的: 悔改和顺服,教会的忠实牧师不会质疑教皇。

路德在给普列利亚斯的书面答复中说,教会和议会都是可能出错的,这和奥古斯丁所宣称的一致:只有神圣的圣经才是真正无误的。因此,路德认为,对于赎罪券这样一个圣经没有明确说明的问题,以圣经作为神学论辩的依据,肯定是合适的。但在这些句子墨迹未干之前,罗马已经认定了路德是一个异端。

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教皇无误论在中世纪从未得到官方认可, 尽管它的拥护者如普列利亚斯坚持这一观点。他写道:“教皇陛下在以教皇身份作出决定时,即在正式(依职权)发言时,不会出错。”他还写道:“凡不以罗马教会和教皇陛下的决议为信仰无误规则(连神圣的圣经也从中汲取活力和权威)的人,都是异端。”

在他所写的《书信集》(Epitome)(一本针对路德的言论摘要)里,普列利亚斯曾说:“教皇作为个人可能会做错事、可能会持有错误的信仰,然而作为教皇,他不能作出错误的决定。”这些言论已经够让路德不安的了,但普列利亚斯更进一步的说法把路德逼到了角落里:

教皇若具有不容置疑的合法性,那么他就不能被合法地罢免,也不能被议会或整个世界审判, 哪怕他是如此的丑陋以至于导致人们与他和魔鬼一起集体进入地狱,也是如此。

这种不惜一切代价捍卫教皇的恶毒行为,使路德得出结论:罗马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敌基督。

这不是普列利亚斯的个人观点,他在天主教法典的书页中找到了这句话。读了它之后,路德断定罗马已经失去了它的思想和灵魂。他称普列利亚斯的上面这段引文为“地狱宣言”("hellish manifesto")。在路德看来,敌基督不是利奥十世一个,而是整个教皇职分,它将基督的话语边缘化,而偏向于抓住自己的权力,甚至宣称自己有带领神的子民下地狱的权力。

训令

1520年6月15日,利奥十世发布了著名的训令《主起来吧》(Exsurge Domine),要求马丁·路德收回他《九十五条论纲》中的四十一条及由他所著或与他有关批评教会的著作。如果路德不在60天内悔改,教廷就要逮捕他,并且用火刑烧死他。路德必须承认教皇的权威, 否则将面临可怕的后果。他做了什么?他做了对他来说很自然的事。他写道

永别了,你这不幸的、迷失的、亵渎上帝的城市!让我们把这个巴别交给玛门的仆人,不信的人,叛教的人,鸡奸的人,普列利亚斯的信徒,强盗,行邪术的西门一党,和所有其他野蛮的神童,这个不敬神的神殿被填得满满的。让它成为龙、狐猴、吸血鬼和鬼魂的居住地,并与它的名字一样,成为一个永远的混乱吧。

痛苦的告别

尽管他的这番话很夸张,但这次告别对路德来说非常痛苦,正如他所承认的那样。但命运已经注定,路德和罗马将沿着不同的道路前进。尽管他试图与高阶神职人员对话,试图讨论教会围绕着赎罪券的腐败问题,但路德还是遭到了拒绝,并被告知,他所质疑的教皇不可质疑。

这就是路德反对罗马教会这一立场的历史背景。路德曾经激动过罗马的怒火吗?无疑是有的。路德著作也表明了他的说话方式,但是,是路德决定了要分裂天主教,还是他被逼只能离开天主教?证据似乎支持后者。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id Luther Really Split the Church?

Chris Castaldo(克里斯·卡斯塔尔多)博士毕业于伦敦神学院(London School of Theology),现在正在担任伊利诺伊州内珀维尔(Naperville, Illinois)新圣约教会(New Covenant Church)的主任牧师。
标签
路德
宗教改革
天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