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是被“预定相信”的,这是改革宗神学最糟糕的部分吗?
2019-06-06
| D. A. Carson

约翰·伦诺克斯(John Lennox)是一位受过良好训练的专业数学家,因他对进化论的批评常常很有见地而在福音派世界中广为人知。他的讲课和写作都很吸引人,他的新书《信主是预定的吗?:上帝的主权、自由、信心和人的责任》( Determined to Believe?: The Sovereignty of God, Freedom, Faith, and Human Responsibility)也是如此。这本书将为阿民念传统中的许多人带来极大的安慰,却很难想象它如何能够说服改革宗传统中的许多有见地的读者——他在书中常将改革宗预定论称为“神学决定论”(theological determinism)。伦诺克斯反对两种决定论,即许多无神论者采用的物理决定论(他们已经接受了哲学自然主义)以及“神学决定论”,他担心后者正在崛起。正因为如此,他在这部作品里将大部分的内容都用来反驳所谓的“神学决定论”。

伦诺克斯将他的书分为五个部分,一共包括20个章节和一个结语。在第一章的“定义问题”中,伦诺克斯认为“真正的自由”是福音“核心信息”的一部分。他所认为的自由(他并没有对此作出辩护)事实上是一种自由主义的自由。伦诺克斯承认不同类型的决定论(但与改革宗神学家所说的预定论相去甚远),他坚持认为问题不在于上帝是否真正掌权,而是“上帝的主权”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于伦诺克斯来说,决定论的“道德问题”紧扣于奥斯维辛集中营事件:他认为他无法相信一个在任何真正意义上预定这种苦难的上帝。作为进一步的历史背景,伦诺克斯简略地介绍了那导致多特会议和加尔文五要点的辩论。伦诺克斯用他的第四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来完成这一部分。在那里,他斥责使用标签来识别各种神学立场、而非关注圣经到底说的是什么的做法。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虽然他所举的糟糕例子都是一边倒的,这令人非常不安。

驯化的神圣主权

本书的第二部分讨论了“决定论神学”,第5章专门讨论“神的主权和人的责任”,第6章讨论“圣经词汇”(预知、预定、拣选)。在第5章中,伦诺克斯的目标是表明圣经教导了上帝的主权也教导了人的责任。在一般意义上,这是完全正确的,但魔鬼却藏在细节中。我们不难看出,尽管伦诺克斯表明自己两者都支持,但在他对经文的实际处理中,他总是通过呼吁人的责任来缩减神的主权。他所捍卫的不是对上帝主权和人的责任的坚定委身,而是以驯化的上帝主权以及一种以自由主义的自由观为先决条件的人类责任形式做出坚定委身。

例如,在第93页,伦诺克斯引用了彼得关于耶稣的话:“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使徒行传2:23)。伦诺克斯评论道:“因此,被钉十字架是由上帝所知道的,并按照祂的既定目的发生的;然而那些把他处死的人却是邪恶的,因此在道德上他们要为此负责任“(93页)。到目前为止还挺好。也许在使徒行传中更有说服力的一段经文是第4章中的两节经文:“希律和本丢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这城里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圣仆耶稣,”(使徒行传4:27),接着是:“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使徒行传4:28)。

因此,在这一最强烈的紧张态势上,我们看到人的责任(使徒行传4:27)和上帝的主权(使徒行传4:28)之间存在张力。更重要的是要看到,若要持守基督教的福音,我们就同时需要这两节经文中的每一节所表达的真理。假如我们只支持第27节但却拒绝第28节,那接下来呢?如果我们问:“耶稣为什么死了?”若27节是真的而第28节不存在,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耶稣是被耶路撒冷、犹太和外邦的各政党之间廉价的政治阴谋所害致死。他并非因着上帝的计划和旨意而死——而这样的结论对福音来说是毁灭性的,无论如何它都会使贯穿圣经的许多线索和十字架上的高潮失效(例如:逾越节、赎罪日、各种赎罪祭、受苦的仆人)。

反之,假设我们支持第28节但却拒绝第27节,那么接下来又会如何呢?如果是这样,我们就需要说耶稣是因上帝的能力和旨意而死的,这是神自己先前决定的结果。耶稣并没有因罪恶的人类阴谋而死。但如果把耶稣带到十字架的事件中没有人类的罪恶参与,那么罪恶在哪里呢?如果没有罪恶,那么当初在世上我们为什么需要赎罪?

所以在使徒行传4章27-28节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同时展现人的责任与神圣主权这两个事实的极好例子。若要相信圣经中教导和例证了这两个真理,我们就要相信:无论这个概念如何具有挑战,它们都是相容的,接受圣经在这个问题上确有见证的人才是相容论者。

回避解释,反对相容论

但是伦诺克斯却没有提到这一点。他采用了四个策略来反对这一结论。

首先,他从不论述这两节经文以及其他一些经文(正如我们应当看的那些经文),那些经文似乎为对上帝的神圣主权和人的责任相容的坚定信念提供了最明显的证据。

第二,当他评论使徒行传4章28节时,不是在他的第5章(他第5章的主题是神圣的主权和人的责任),而是在他的第六章(他在第六章中探讨“圣经的词汇”:预知,预定,拣选等词)。在伦诺克斯看来,预知永远不会成为原因;事实上,他在没有任何论述的情况下就采纳了西班牙耶稣会士莫利纳提出的“中间知识”观。在同一章中,伦诺克斯将使徒行传4章28节列为使用动词“预定”的段落之——或者正如新国际版圣经(NIV)在本文中所写的那样,“做成了你手和你计划所预定要成就的一切事(中文标准译本)”但是,他说:新约圣经中受这个动词限制的主题范围很小,因此不能适用于所发生的一切。

因此,通过专注于简短的单词研究,他回避了对相关经文段落的解释。在这种情况下,上帝在使徒行传4章28节(祂预先决定应该发生的事情)所预定的是4章27节的同谋所规定的一切。单词研究,特别是执行不力的单词研究,无法取代全文的详尽解释。尽管如此,伦诺克斯几乎明白到点上了,他说:“圣经本身并不认为上帝的预知或预定会减少人的责任”(108,强调他的意思),这完全正确:听起来伦诺克斯似乎正处于终将支持相容论的风口浪尖。

然而,正是因为伦诺克斯将人的责任与自由主义的意志观联系起来,他必须说人的责任会削弱上帝的预知和预定。他再次观察到耶稣受背叛是“注定的”(路加福音22:22),耶稣宣告了祂将要给背叛者的“祸患”。“这显然意味着背叛者在道德上是有罪的,因此对此负有责任。这一点的含义再次表明,无论我们如何理解这些术语,我们都不能以它们否定人类道德责任的方式解释它们“(109页)。

说得好;事实上,我不知道改革宗传统中有哪一个人会不同意这一点,所以我不确定伦诺克斯阐述想要批驳的对象是谁。而且他也没有阐述清楚与之互相支持的真理:即无论我们如何理解圣经对人类道德责任的各种阐述,我们都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解释它们,亦即人类的道德责任否定了上帝的主权预定。在此伦诺克斯再一次没有捍卫对上帝主权和人的责任的坚定相信,而是在对被驯化的上帝神圣主权和一种以自由主义的自由观点为前提的人类责任形式作出委身。

第三,换句话说,伦诺克斯与相容论保持着距离。更确切地说,他与汤姆·麦考尔(Tom McCall)关于相容论的论点一致(参见他的《对分析基督教神学的邀请》[ An Invitation to Analytic Christian Theology,Downers Grove:IVP,2015]),他们对相容论的处理与当代的哲学相似,并且本质上是机械分析。

但是人们常常看到,对这个主题的有神论分析如何发现许多神学家承认自己是相容论者,不是因为他们屈服于神学的“主义(论)”,而是因为他们被诸如使徒行传4章27-28节这样的段落所说服,还有无数像他们一样的人。(我试过回应我的朋友汤姆·麦考尔的《基于圣经的神学支柱当支持基督徒对苦难和邪恶的忠诚反思》“Biblical-Theological Pillars Needed to Support Faithful Christian Reflection on Suffering and Evil,”,TrinJ 38 [2017年]:58-77页。)

第四,伦诺克斯在书中没有留下任何空间阐述许多相关的段落:在这些段落中,强有力的相容论在解释上是不可避免的(例如,创世纪50章19-20节;以赛亚书10章5ff节)。我认为,对于避免上帝大有能力的主权和人类道德责任同步的事实,他没有展现任何负责任的解释。

最后的思考

在这本书的第3部分,伦诺克斯将5章用于福音和决定论。大量的空间致力于驳斥多特所谓的“五要点”——除了通常被称为“信徒永不失落“的教义之外。这些章节中的大部分都反映了大多数流行保守派福音派的证据。第4部分致力于“以色列和决定论”(第12-16章);第5部分“得救确据和决定论”(第17-20页)。第4部分的大部分旨在阐述罗马书9-11章的重要部分。尽管有许多好的观点,但这些章节的处理似乎常常相当牵强。

为了对伦诺克斯这本书的最后三个部分做出简要回应,我必须将评论的长度增加一倍或两倍。或许我该限制自己,仅作出两个最终的观察评论。

首先,这本书写得很简单,因此也很容易理解。这种简单性的一部分是由于其还原处理了不少论点,但其中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作者吸引人的写作风格,无疑是多年来在高度多元背景下流行演讲的成果。

其次,伦诺克斯忽略了严肃的辩论神学最重要的公理之一。如果你的目标是尽可能多地赢得对手,那么你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理解和表达对手的立场,至少与他或她一样知识渊博和令人信服——唯有做到这一点,才可以对其进行反驳。如果与此相反,很少有你的对手认出他们在你的描述(漫画?)中的位置,你就不可能从那些(根据你的假设需要它的)人那里获得尊重的聆听。在这方面,我担心,这本书有点令人失望。

结论就是,这本书将给那些已经与作者站在同一边的人带来慰藉,并且可能赢得一些从未与辩论深入搏斗的人。但我怀疑它无法赢得伦诺克斯试图反驳的阵营中的许多人。或许这并不是他的目标。


译:陈媛媛;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re Some Determined to Believe the Worst About Reformed Theology?

D. A. Carson(卡森 )是三一福音神学院(位于伊利诺伊州迪尔菲尔德镇)的新约研究教授,也是福音联盟(TGC)的联合创始人、福音联盟的主席,著有多本书;和妻子乔伊有两个孩子。
标签
神学
预定论
神的主权
书评
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