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疯、堕落,还是颓丧?
2019-04-02
| Richard J. Ernst

随着又一次惨绝人寰的大规模枪击案在另一所教堂发生,我们不得不反思如何去处理这些事件。许多作者已经对应该如何在令人痛心的惨剧发生之后哀悼、疗伤和避免继续活在恐惧之中加以讨论。今天,我要为着一群经常间接地被这类事件的大众反应所伤害的边缘群体发声。他们就是那些在焦虑、抑郁、创伤后压力,还有其他的情绪困难中挣扎的人们。

我所想到的并不是那个枪手,虽然他无疑有许多的个人问题。我所念及的是我们面对上述难题,处于弱势的朋友、兄弟姐妹、叔伯和老奶奶们。他们常常在舆论交锋中沦为受害者。

很多时候,就象我国刚刚在德克萨斯州索塞兰泉(Sutherland Springs)的第一浸信会所见证的枪击案那样,在不可理喻的大屠杀发生过后,肇事者很快会被标签为患有“精神健康问题”或是“疯子”。但是身为一个每天协助患者减轻情绪苦难的基督徒精神科医生,我恳求美国同胞们不要不假思索地断定杀人犯都是“疯子”或有精神问题。这种评论既不带来亮光,也不造就人。

堕落,而非发疯

首先,在美国的法院里,“因丧失心智而无罪”的判决其实少之又少。唯有在少数一些精神状况之下,譬如精神疾病发作时,某个人可能会完全脱离现实而犯下罪行。因此,在没有任何医学或是心理学的根据之下,单凭一个人的行为宣告他精神错乱,这其实是一个世俗的陷阱——我们已经预设这个人疯了,而非犯罪堕落。

很少罪案是由不能分辨是非对错的人所犯下的。大多数施加在他人身上的伤害,包括我在单调的郊外生活中给人造成的伤害,都是罪的结果。在基督之外,全人类都“放纵肉体的私欲”,过着“可怒之子”的生活(弗2:3),且是罪的奴仆(约8:34)。不幸的是,不受节制的罪有时可达到灾难性的程度,并导致无辜之人的死亡和毁灭。我们不应该暗示或假设凶手其实是患病而不自知。

再者,对于我们的国家急于将犯下滔天大罪之辈批为情绪不稳定的人,我更大的顾虑乃是在于,这会使我们经历情绪问题的弟兄姐妹更加感到被排斥。“社会就是这样看待我的——我是个搞砸了的破东西。没有任何人会爱我,也没有任何人肯帮助我。”对杀人枪手的轻浮评论其实让患有情绪困难的人们更加被边缘化和受误解。

难怪人们惧于求助。他们害怕他们的家人会认为他们将变成“有可能作出这种事的人。”

我们的反应

那么,我们应当怎样对这些言论,还有我们受伤的朋友作出回应?

首先,我们不应认定灾难是不可避免的。诚然,在世上有很多的罪恶和破碎,并且我们的法律远远不能完全抑制邪恶。但是我们一定要为我们国土的复兴祷告。为着有智慧的立法议员祷告。为着福音虽面对惊骇和逼迫仍能广传祷告。

其次,正如我们在箴言31篇8至9节所读到的,你和我必须“为哑巴开口,为一切孤独的伸冤。你当开口按公义判断,为困苦和穷乏的辨屈。”我们必须和我们在情绪上挣扎的弟兄姐妹在福音群体里携手并肩,尝试去理解他们的经历,以神的道温暖他们的心,并且在适当的时候,鼓励他们向专门处理这类问题的专业人士寻求医治。

最后,我们应当紧记,若是没有神主权的介入,我们众人都要因着我们罪的缘故,无论看似大或小,承受死亡的刑罚。然而,好消息是,基督已经为了祂的教会,就是所有信靠祂的人献上生命,“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 ……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6-27)。由此我们执意偏向毁灭的心思得以转变,我们得以和我们信实的创造主和好。这就是最伟大的信息。

弟兄姐妹们,别再让你的邻舍默默受苦了。向他们伸出援手吧。并要因耶稣也已经为你如此行而欢喜快乐。


译:温思诚;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eranged, Depraved or Dejected?

Richard J. Ernst(理查·恩斯特)是一名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科医生,服务对象主要是服役人员和军眷。他和他的妻子拉结育有一对孪生男孩。他俩都热衷于歌颂我们的主以及更多地认识他。
标签
罪的本质
原罪
教会议题
精神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