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与事工(第五部分):与基督一同面对抑郁
2020-06-15
| Bob Kellemen

编注:本文是“抑郁与事工”系列五篇文章的第五篇,该系列是圣经辅导联盟(Biblical Counseling Coalition)和福音联盟的合作成果。


问题解决导向还是灵魂成长导向?

在我帮助一些传道人的时候,他通常会在第一次会谈结束前问我:“我怎么知道我‘痊愈’了或者‘好转’了?抑郁症被‘治愈’应该会是什么样子的?”

从一方面来看,这是个好问题,因为这问题带来希望;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个问题未必有帮助。这与牧师通常所扮演的角色:“来吧,我们来解决它!” 相当吻合。这一问题与世界的观念——有病医病、药到病除——类似,是问题解决导向的,而非来自神的、灵魂成长导向的计划:终生在基督里成长。

当然,不理会这样的问题是不明智的,如果我很肯定地对他说:“你好不了的,面对吧!”……这也未免太无情。但是,如果我保证在今生能完全恢复,这是不诚恳的。

所以,我通常会说:“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每个人对抗抑郁都不一样,每个人走过绝望的幽谷也各有独特的过程;不如让我们谈谈,你若与基督一起面对你的抑郁会是什么样子。”

有不同阶段,还是一个走过的过程?

在《神医治我们的悲痛损失》(God’s Healing for Life’s Losses)这本书里,我对比了两种方法:一种是属世的,例如“哀伤的五个阶段”,另一种是属神的——“在哀伤中借着神的话话成长”。无论我们讨论的是忧伤、焦虑、忧郁、或任何苦痛的问题、或罪,没有任何历程是可以公式化的。

想想大卫、以利亚、约伯,还有保罗,每一位都曾面对我们所谓的“抑郁”,他们各有不同的原因,也有不同的“医治”。诗篇中有大卫的经历,列王记上19章有以利亚的经历,以他命名的整本约伯记有约伯的旅程,还有哥林多后书里保罗的挣扎,都各具特色、十分个人化。

这就是为什么圣经辅导从来不是单单把一句、或一段经文摊在桌上,对每一个人做削足适履、均码式的诊断、照护、和治疗;也是为什么圣经辅导并非一个“劝诫活动”,而是关系建造的过程。我们不轻松简单的劝诫一个人应该 “一无挂虑”、或“常常喜乐”,好像那是一粒万灵丹,能立即见效似的。说这些话的保罗,在别的书信里也说到:“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帖前2:8)

牧师,对于如何改善你的抑郁,我无法给你一个快速、简单、三步骤的答案;我也不能提供一张“走出忧郁症”的万用问卷,让你逐项打勾;反之,我鼓励你找几位你信任的朋友,陪伴你一起走过你独特的绝望幽谷。

胜过还是或挣扎?

无论保罗身上的刺是什么,在他三次恳求神之后,神仍然决定不把它移去,可见保罗经历了“挣扎”,而非“胜过”。

被压太重,力不能胜,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林后1:8-9)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4:8-9)

……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6:4,10)

很少人有这样的经历:奇迹般的、立即见效的、和持续不断的胜过抑郁;每天如何勇敢对抗抑郁的坦诚信息,给人带来的是鼓舞而非泄气。我们这败坏的身体,又活在这败坏的世界,是个活生生的事实。

牧师,如果我们指望的是抑郁的所有症状都被移去,我就必须真诚的告诉你,神并没有保证“胜过”,神不曾应许“治愈”或“复原”。然而,神确实应许了“安慰”(林后1:3-5);他确实应许了凡无法医治的,能够“忍受”(林前10:13)。

靠自己还是靠基督?

但是,为什么神不能应许“每时每刻都快乐”呢?保罗说的很清楚。

叫我们不靠自己,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林后1:9)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4:7)

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后12:9)

牧师,你怎么知道你“好转”了呢?当你成为一个更信靠基督的人时;当你更依赖那叫死人复活的神时(抑郁给人的感觉就跟死一样);当你对盯着你看的世人(包括你的家人),越来越展现出你的能力来自神时;“神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他的能力,是在你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当你越来越活出这个真理的时候。

症状移除还是长成基督的样式?

就如保罗祈求神移去他身上的刺,祈求神移除抑郁症状是合理的。然而,我们最终的目标并非改变我们的感觉或境遇,而是在面对我们的感觉和境遇时,有基督的样式;我们最终的目标是像基督,也就是:我们里面的生命越来越反映出基督的生命。

在客西马尼园里,耶稣祈求神移去那苦杯,他向天上的父坦诚表达了他的哀切忧愁;然而,神没有治愈他的忧愁,没有移去他的苦杯,基督仍仰赖叫他从死里复活的神。

经历过属灵忧郁与焦虑的马丁·路德明白,苦难是神选用的药物,来医治我们最根本的病——靠自己。这并不是说,所有的忧郁症都来自我们个人的罪,而是说,神能够使用忧郁症作为疗愈的媒介,在这过程当中使我们更像他的儿子。

牧师,你怎么知道你被“治愈”了?当寻求神比寻求痛苦的减轻更重要时;当认识基督、像基督比得到医治更重要时;当你与基督面对面一起对抗忧郁症时,你就越来越反照出基督的荣面。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epression and the Ministry, Part 5: Facing Depression with Christ

Bob Kellemen(鲍伯·凯勒门)博士曾牧养三所教会(并在各教会创立圣经辅导事工),还是首都圣经学院(Capital Bible Seminary)圣经辅导与门训硕士项目的创办人和教授。
标签
牧师
牧养
圣经辅导
抑郁
抑郁与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