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与事工(第一部分):原因
2020-05-18
| Paul Tripp

山姆的故事

这件事发生之后的那一周,我刚好在那里。当时他的妻子要见我。她含着眼泪告诉我,山姆走进教会,然后向自己的同工宣布说他“受够了”。他说他不想再去讲道,他只想逃离牧师的的生活。山姆那时45岁,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教会牧师。

我坚信教会的牧养文化需要有重大改变,大量的牧师不是泄气就是消沉,这为我的这一主张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这是为什么呢?我认为泄气和消沉可能是下面四个原因导致的:

原因一:不切实际的期望

我曾经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教授教牧实践课程,年复一年,那些未来的牧师学生的期望是如此不现实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每一届学生似乎都忘记了两件事,而这两件事其实让牧师的服事变得非常艰难。这两件事是什么呢?第一,我们都在一个极为破碎的世界中生活;第二,基督徒心中余剩的罪对我们的心造成了极大的影响。这两件事使牧师日复一日地进行属灵上的战争。

但是还有另一个不切实际的期望领域,就是会众对牧师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教会忘记了他们所呼召的是一个仍在成圣之中的人。这往往会使牧师掩盖自己,害怕承认他和他所服事的每一个人真实的一面。不切实际的期望与失望周期的加深之间有着直接的联系。

原因二:家庭关系紧张

事工中的公共角色和家庭中每天的日常,这两者常常存在着很大的鸿沟。我们常常以为牧师会经常在事工和家庭之间的张力感到痛苦,并且常常被迫“两害相权取其轻”。

然而,这种张力其实并不是牧养中的主要难处。主要难处是,我们对牧师要求的太多了;主要张力还包括作为牧师,我们常常想要逃离牧养中其实我们不该逃离的难处,以至于做出有可能损害家庭的决定。家庭和事工之间的张力使牧师的服事失去喜乐,而似乎无法克服的局面必定会导致抑郁。

原因三:惧怕人

牧师服事的公共性是惧怕人这一诱惑发芽的沃土。我明白在周日早晨讲道时,过分注意那些常常批评自己的人对讲道如何反应的感受,我也知道在准备讲道时想着什么会赢得那个人这一诱惑!

惧怕人事实上是在向人索取只有神才能给你的东西,惧怕人源于福音失忆症,惧怕人使我一次又一次地寻求我在基督里已经得到的认可。然后,惧怕人使我不得不注意并过多地关心他人的反应,并且因为惧怕人,我觉得自己受到的批评比我应得的更多。每开始一项新的职责都相当于开始了一个遭到批评的论坛,因此,牧师的情感生活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原因四:国度的混乱

牧师为追求除神的荣耀以外的其他荣耀,或者追求除神国度以外的目的而从事工作,这一试探是非常诱人的。个人的赞誉和声誉、权力和控制力、舒适感和感激是每位牧师都会面对的微小偶像。然而在牧师的事工中,自我的国度是个虚假国度,自我的国度能有效地伪装成上帝的国度,因为您寻求在事工中建立自我国度的方式是通过事奉!

事实上,牧师所事奉的上帝对牧师的小自我国度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我相信那些我们所认为的来自敌人对事工的反对,很可能实际上是神自己要拦阻牧师的小国度。这是神,在恩典中把牧师从自我当中拯救出来。

因此,当牧师希望得到认可时,他的主希望从福音而来的转变;当上帝呼召牧师去属灵争战时,牧师想要得到的是被人喜欢。如果想要得到更多的一点点控制,上帝就要彰显自己才是控制的那一位。

我们自以为事奉神的事情却不在神的计划中,这是令人沮丧和疲惫的。国度的混乱使牧师失去了应当从神领受的美好激励。我的这位牧师朋友对他的妻子说得很好:“我只想去一个生活容易的地方!”

奔向祂

牧师的抑郁可能是由他周围的文化造成的,但这是一种内心的病害,然而,我们拥有救主的存在、应许和预备。牧师们,祂在你里面,在你身边,也是在帮助你。没有人会比送礼者更关心礼物的使用,没有人比已为你受苦的人更关心您的苦难,没有人像教会的头那样为教会承担重担,并为此而舍己。

在你沮丧的时候,不要从祂那里逃开,而是奔向祂。耶稣确确实实会为你提供你无法在其他地方找到的希望和康复。


译:Angel Lau;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epression and the Ministry, Part 1: The Setup

Paul Tripp(保罗·区普)是一位牧师,作家和国际会议的讲员。他是保罗区普传道会的主席,他们致力于把耶稣基督的改变的能力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这个异象驱使他写了13本关于基督徒生命的书,并到世界各地讲道及教导。保罗的使命是帮助人明白耶稣基督的福音怎样为日常生活带来实际的盼望。他最新的著作是《危机四伏的呼召:直面服侍者独特艰难的挑战》(山行文化出版社,2016) [Dangerous Calling: Confronting the Unique Challenges of Pastoral Ministry (Crossway, 2012)]。
标签
教会
牧师
牧养
基督
抑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