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化的牧师所面对的危险
2019-01-23
| Thomas Kidd

我们多半会认为今天的政治特别的怒气冲冲(译注:本文中“政治”特指美国政治)。但至少早在1800年总统大选的时候,美国的选举就已经采用了这种百无禁忌的竞选方式中的很多特征。特别是1800年在约翰·亚当斯和托马斯·杰斐逊之间的选举中,出现了指控杰斐逊是无神论者的尖酸刻薄的攻击。(杰斐逊是一名自然神论者——或者更确切地说,他是一名神体一位论者,但他肯定不是一名无神论者。)

在当时,一张支持亚当斯的报纸重复吼叫说本届大选的问题是选“上帝和一个有宗教信仰的总统(指亚当斯)”还是选“杰斐逊及没有上帝的无神论”——是的,他们用了全部大写字母的拼法,虽然那时还没有推特(twitter)(译注:这两个选择在原文中都是全部用了大写字母拼出来强调,正如今天一些人在推特上喜欢用的)。

其实亚当斯也倾向于神体一位论,所以他的神学跟杰斐逊的神学并没有多大差别。但是他们两个人在关于州政府是否应该继续支持政府偏爱的基督教宗派——或者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说法,“确立一种宗教”——的看法有尖锐的不同。亚当斯认为各州应该继续支持他们选择的官方教派,而在马萨诸塞州,官方支持的宗派是公理会(Congregationalist Church)这一老牌的清教徒教派。

与此相对,杰斐逊的立场则得到福音派(尤其是浸信会)基督徒的喜爱。他主张在弗吉尼亚取消圣公会(Anglica Church或Episcopal Church)的官方教派地位。在该州取消官方教派的过程最后以1786年通过杰斐逊制定的《宗教自由法令》结束。

新英格兰的很多联邦党(Federalist)牧师都接受州政府的经济支持,他们视杰斐逊为对宗教生存的威胁。但他们搞错了。杰斐逊只是想让政府不再挑选自己偏爱的宗派来支持。

杰斐逊的朋友本杰明·拉什(Benjamin Rush)在1800年秋天的大选期间给杰斐逊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为政教分立的原则给出了令人信服的基于圣经的解释:

“我同意你保持宗教与政府彼此独立的愿望。要是圣保罗可能在现在这个时刻从坟墓中走出来,他会对这些如此热衷于解决这个世界上的政治问题的牧师们说:‘停止你们的政治努力吧,你们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读读我的书信吧。你不会在其中的任何地方发现我有推翻一个异教皇帝或者代之以一个基督徒统治者的意图。基督宗教蔑视接受世俗政府支持的做法。’

正是在这一点上,基督宗教比世上其它所有已有的或将有的宗教更优越。世俗政府可以接受基督教的支持,但这只能是出于教会对公义与和平的热爱——基督教能够在人们的心中缔造和平。通过你们的教导和榜样倡导公义与和平,以及其它基督教的美德,你们就能更快地推翻各种错误,在世上建立我们纯正和圣洁的宗教。这比你们想通过讲道和印发小册子给人间政治带来变革要有用得多。”

当牧师们成为政治选举的推手时,政治就会腐蚀教会,并让她从核心事工中分心。显然,我们永远不会希望政府对宗教充满敌意,或者因为信徒的信仰把他们置于不利的地位。同时我们必须记得宪法第一修正案在同等程度上保证不设立官方宗教和保障从事宗教活动的自由。

但是,因着我们需要有智慧,也为了教会的健康,我们永远不应该希望我们的教会领袖成为政党竞选的推手,无论他们支持的是哪个政党。参与政治竞选和政党斗争会扰乱教会的合一,必定会把教会变成世俗势力的奴仆而不是上帝国度的仆人。


译:基甸;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The Danger of Politicized Pastors

Thomas Kidd(托马斯·基德)是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的杰出历史教授,著有多本书籍,包括对美国国父们的信仰追溯。
标签
历史
总统大选
美国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