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见问题解答:中国科学家创造出首个“人-猴混合胚胎”
2021-04-29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昆明理工大学灵长类转化医学研究院和省部共建非人灵长类生物医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季维智、牛昱宇、谭韬、代绍兴课题组及美国索尔克研究所研究人员在最新一期《细胞》杂志撰文称,,他们制造出了首个由人类细胞和猴子细胞共同组成的胚胎。该研究小组给猴子胚胎注射了人类干细胞,并观察它们的发育。至少有三个人与动物的混合体(又称嵌合体chimeras)在受精后存活到19天。

什么是嵌合体(chimeras)?

嵌合体chimeras)是由来自两个或多个不同物种的细胞组成的动物。为了创造嵌合体,科学家们往往把一个物种的细胞引入另一个物种的胚胎或胎儿。嵌合体这个词对应的英文单词chimeras来自希腊神话,描述的是一种具有狮头、羊身和蛇尾的生物。

创造嵌合体可能涉及使用两种动物的细胞,但并不总是指使用人类细胞或胚胎。

什么是干细胞(stem cell)?

人体含有200多种类型的细胞。大多数细胞都有特定的类型,并具有特定的功能。例如,白血球细胞寻找并消灭微生物,它有助于保持人体不受感染。但干细胞不同,它们是相对未分化和未专门化的细胞,意味着它们还没有获得特殊的结构和功能。

这些细胞可能是多能(pluripotent)的,意味着它们可以产生身体的其他几种不同和有特定目的的细胞(如肝细胞、肾细胞、脑细胞);也可能是万能(pluripotent)的,也就是说它们可以成为构成身体所需的任何或所有细胞类型。

所有的特化细胞(specialized cells)最初都由干细胞而来,最终在胚胎发育的最初几天形成少量的胚胎细胞。这种胚胎细胞具有极大的灵活性,这是为什么生物医学研究非常重视干细胞。

人与动物的嵌合体不是已经有过吗?

是的。2003年,中国科学家将人类细胞与兔卵结合,产生了第一个人-动物嵌合体。几年后,美国妙佑医疗国际(Mayo Clinic)的研究人员创造了血管中流淌着人类血液的猪,内华达大学的科学家们创造了肝脏和心脏基本是人类的绵羊。

2017年,加州索尔克研究所(Salk Institute)的科学家们试图培育出第一个含有人类和猪细胞的胚胎。而在今年早些时候,日本科学家创造了一个人-鼠胚胎,其中含有高达4%的人类细胞——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嵌合体中人类细胞含量最多的一例。

嵌合体研究的伦理问题有哪些?

自1838年以来,人类一直在进行异种移植(xenotransplanation)上的努力,即把非人类的组织或器官移植到人类受体上(例如,把猪皮移植到烧伤病人身上)。近100年来,研究人员开始将人类的遗传物质植入动物体内,以创造治疗方法(例如,动物胰岛素)。许多基督教生物伦理学家认为这种使用在道德上是合法的,尽管少数人认为它打破了我们造物主所建立的物种屏障。

然而,创造嵌合体带来的问题则更为广泛。正如基督教医学和牙科协会(CMDA)所指出的,有几个令人信服的道德理由让我们意识到应当禁止应用生物技术创造嵌合体或部分为人类、部分为非人类的混合生物。例如,我们不应该创造共享人类和动物遗传物质的中间或不确定的物种(林前15:38-40)。

而正如大卫·普伦蒂斯(David Prentice)和查克·多诺万(Chuck Donovan)所解释的那样,当遗传物质的混杂在胚胎阶段就开始进行时,就会产生很多的伦理问题:

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如果在动物胚胎发育的早期就加入人类干细胞,人类细胞最终可能会出现在发育中动物的任何地方。在最坏的情况下,人类细胞可能最终进入性腺组织,在动物体内形成人类配子(卵子或精子)。

此外,人类的遗传物质可能影响动物的大脑:

这样就可以培育出新的生命形式——人与动物的混合体,甚至可以培育出一种具有大部分人类或完全人类大脑的动物。对于这样的反对意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回答仅仅是不许这类动物的繁殖(这可能不会百分百有效——问问任何一个经营过动物设施的人就知道了)。

还有其他需要关注的伦理问题。正如国家胚胎捐赠中心(National Embryo Donation Center)的主席和医学主任杰弗里·基南(Jeffrey Keenan)所说,“这项技术也有可能违反人类主体的知情同意原则”,“甚至可能使动物感染人类的疾病,反之亦然。”

基督徒应该完全反对这种类型的研究吗?

在决定是否反对这种研究时,基督徒应该掌握和了解所涉及的问题,通过圣经框架解释这些信息,然后在圣灵的引导下遵循自己的良心。

例如,应用圣经框架的第一步是区分动物器官的不同用途。2005年,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当时是约翰·霍普金斯医疗机构的小儿神经外科主任,也是总统生物伦理委员会的成员,在一次关于人与动物嵌合体的听证会上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委员会,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确保区分跨物种使用人类或动物的部分,如胰岛素、心脏瓣膜,这些性质的东西,还是在混合具有增殖能力的遗传物质。我的意思是,这两件事之间有很大的区别。我们需要确保公众明白,我们正在区分这两件事。”

下一步是确定我们应该对这种动物器官的使用施加什么程度又基于圣经的限制。正如神学家乔丹·芭乐(Jordan Ballor)解释的那样

动物的被造目的与植物不同。动物由于分享了“生命的气息”这一独特角色,所以具有一定程度的重要性,不能仅仅把动物的功用归结为工具性或实用性的价值。

将动物简化为实用的食物来源是罪的结果,创世记9章对这一点有所解释。但即使在这里,在罪给关系带去腐蚀的深处,仍然有限制和界限。

我们应该把物种间混杂和创造人与动物嵌合体的可能性看作是这种限制,因为它破坏和违反了受造的秩序,这秩序原本区分了植物、有生命气息的动物和按照上帝形象创造的人类。

许多基督徒很可能会追随CMDA的脚步,认可某些形式的嵌合体和杂交体的研究和技术,旨在为人类谋求福利。他们应该知道这些形式是否“安全,不会降低人类的独特地位”,他们应该反对“从根本上改变上帝所设计的人性”的嵌合和杂交研究或技术。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FAQs: Chinese Scientists Create First Monkey-Human Embryos.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伦理
生命伦理
干细胞
胚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