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行为之约?
2019-01-24
| R. C. Sproul

圣约神学之所以重要,有很多理由。尽管圣约神学有上千年的历史,但是它却在宗教改革时期, 找到更精辟和更系统性的表述。然而,今天因为它和一种相对新的神学之间的关联,圣约神学的重要性得到了提高。

在第十九世纪末,被称为“时代论”(dispensationalism)的神学逐渐成为一种解释圣经的新方法。老司可福注释圣经(The old Scofield Reference Bible)用圣经中七个不同的时代或时期(dispensation),给时代论下定义。每个时代被定义为:“在顺服上帝旨意的具体启示方面,人所要经历的试验时期”(P. 5,司可福注释圣经)。司可福划分的七个时期包括无罪、良心、政府、应许、法律、恩典和王国时期等。

与这种救赎历史的多元观点形成鲜明对照的,圣约神学试图要呈现一幅救赎的统一性的清晰画面。这种救赎历史的统一性,可从两方面看到:1. 上帝在历史上所立的盟约的连贯性。 2. 这些盟约如何应验在基督的位格与工作上。

在圣经启示的基本结构方面,传统时代论和改革宗神学之间展开了持续的讨论。除了这场持续进行的讨论之外,在我们这个时代,关于我们对救赎的理解,出现了一种更大的危机。这场危机的焦点在于:在我们对因信称义教义的理解中,“归算”究竟有什么地位。正如归算的教义是十六世纪改教家和罗马天主教之间争论的关键一样,如今关于归算的问题再次抬头,甚至自称为福音派的信徒,也拒绝宗教改革对归算教义的理解。称义和归算这议题的核心,是对所谓的“行为之约”的拒绝。历史性的圣约神学,对行为之约和恩典之约作出了重要的区分。行为之约是指在人类堕落之前,亚当和夏娃还处在原始纯洁状态时,上帝与亚当和夏娃所立的约;在此约中,上帝应许赐予亚当和夏娃的祝福,取决于他们对上帝命令的顺服。事实上,堕落之后,上帝继续应许要拯救违背了行为之约的被造物,因此,救赎持续的应许,就被定义为恩典之约。

严格地从一个角度来看,上帝与被造物所立的约都是恩慈的,因为上帝没有义务对被造物作出任何承诺。但是区分行为之约和恩典之约的目的,是要针对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因为这件事与福音有关。恩典之约是表明,即使我们未能履行在创造时上帝赋予人的义务,祂仍然应许要拯救我们。最主要的,这是从耶稣作为新亚当的工作中看出来的。一次又一次,新约在原始的亚当与新亚当这两者之间作出区分和对比:因为原始亚当的不顺服,给人类招来了失败与困苦;而透过新亚当耶稣的顺服行为,流溢出来供应给人类的是诸般的好处。尽管在新亚当和老亚当之间有明显的区分,但它们之间存在着一个连贯点,这连贯点是两者都被吩咐要完全顺服上帝。

当我们明白新约中基督的救赎工作时,我们会把注意力更加集中在这两个方面。一方面我们看看救赎。新约关于救赎的教导非常明显,耶稣承担了祂百姓的罪,替我们承受刑罚。也就是说,救赎是替代性(vicarious)和取代性(substitutionary)的。从这个意义来说,在十字架上,耶稣亲自承担了旧约的负面奖惩(negative sanction)。即是,祂用身体担当了罪人的刑罚,这些罪人不但违背了摩西律法,而且违背在乐园里所设置的律法。祂承受所有人因违反上帝的律法而配得到的诅咒。这一点,改革宗神学将它描述为耶稣的“被动顺服”(passive obedience)。“耶稣的被动顺服”,是指耶稣愿意代替我们承受上帝的诅咒。

耶稣除了消极地成就行为之约,承担因违背这约的人的惩罚之外,祂还提供了对我们的救赎至关紧要的积极层面。耶稣为所有信靠祂的亚当后裔,赢得了行为之约的祝福。亚当是盟约的背约之徒,耶稣是盟约的守约之士。亚当未能获得生命树的祝福;耶稣基督在因顺服而获得祝福,并为那些信靠祂的人提供了这些祝福。基督代替我们,成全了盟约要求的行为,这在神学上称之为基督的“主动顺服”。(active obedience)也就是说,基督的救赎工作不仅包括祂的死亡,而且也包括祂的一生。祂完美顺服的生命,成为我们称义的唯一基础。正是透过祂完美的顺服,基督所赢得的完美的义,才能归算给所有信靠祂的人。

因此,基督主动顺服的行为,绝对是任何人称义的基础。没有基督对行为之约的主动顺服,就没有归算的理由,就没有称义的基础。如果我们除去行为之约,那么我们就是除去耶稣的主动顺服;如果我们除去耶稣的主动顺服,那么我们就是除去耶稣归算给我们的义;如果我们除去耶稣归算给我们的义,我们就是除去唯独因信称义;如果我们除去唯独因信称义,我们就是除去福音,那么我们就仍然留在罪中。我们仍是亚当可怜的后裔,只能期待感受上帝咒诅的全部含义,这些咒诅是因我们的不顺服所招来的。基督的顺服,包括祂在十字架上的被动顺服,和祂一生中的主动顺服,两者都是我们得救的基础。所有这些,与圣经对耶稣作为新亚当的理解(罗5:12–20)是密不可分的。在原来亚当失败的地方,祂成功了;在原来亚当失落的地方,祂得胜了。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比我们的救恩更攸关紧要了。


译:Maria Marta;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利戈尼尔事工网站:The Covenant of Works

R. C. Sproul(史普罗)是位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附近的神学教育事工利戈尼尔(Ligonier)的主席与创办人,他也是位于佛罗里达州桑福德的圣安德烈教会的牧师之一,并担任改革宗圣经学院校长和《桌边谈》(Tabletalk)杂志的执行编辑。
标签
神学
教义
改革宗出版社
利戈尼尔
行为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