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著名诗人对乡村牧师的教导
2020-06-05
| Stephen Witmer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1633年初,一位在英国百默顿的圣公会乡村牧师乔治·赫伯特(George Herbert)因肺结核生命垂危,当时他还不到40岁。赫伯特把他有关信仰和灵修的诗集手稿托给一位友人,要他将手稿交给他俩的共同朋友尼古拉斯·费拉拉(Nicholas Ferrar),费拉拉可以决定把这手稿销毁或者出版——如果他觉得这诗集对其他人有帮助的话。赫伯特之前从未出版过英文诗集,虽然他似乎预见这诗集有出版的可能,但他写诗的首要目的是为神和他自己。

赫伯特随即在1633年的3月1号去世。尼古拉斯·费拉拉收到诗集也读了,他深受感动,在同一年就将它们付印,大大畅销,一版再版。这单卷诗集使乔治.赫伯特名列伟大的玄学派诗人(metaphysical poetry)之中,也在接下去的几个世纪中激励了更多的仿效者与仰慕者(理查德·巴克斯特、塞缪尔·泰勒·柯勒律治、司布真、路易斯,等等)。

丰富的资源

至今仍有许多人阅读并珍惜赫伯特的诗集,而他唯一的一本散文,《乡村牧师:其圣洁生活的品格和规律》(Country Parson: His Character and Rule of Holy Life),却鲜为人知,直到1652年才出版。当时赫伯特已去世多年,该书从未达到他的诗集那样的受欢迎程度,一直处在诗集的阴影之下,只不过被用来帮助了解赫伯特的生平与他的诗。

然而,如果我们照这本书最初的目的——乡村事工的指南——来读《乡村牧师》呢?我迫不及待的这样读,因为我自己是个小乡镇的牧师,我想从其他小乡镇的牧师身上来学习。这本书共有37个短章,谈乡村牧师生活与事工的各方面。赫伯特表示他写这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自己在乡村事工中的奋斗,是个人性的。

在《乡村牧师》这本书里有许多该质疑或不能认同之处,包括赫伯特对“乡村人”以偏概全的定义(难道所有的乡村人都是“情感导向多于信心导向”?或“被眼前的赏罚左右多于被将来的赏罚”?)以及他对乡村牧师在各个方面的极度要求(乡村牧师真的应该期望自己扮演他牧区里的“一切”角色,“不仅仅是牧师,还是律师、医师”?)尽管如此,书中仍有许多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我要提出为什么它吸引我一读再读这本古典著作的三点(还有更多)理由。

与文化衔接

第一,我深深关切的是小镇教牧事工神学异象的发展。这需要对小镇文化有谨慎思考,特别是对我自己的乡镇。赫伯特对于是否与文化衔接而造成的细微差别特别重视;他指出,只“停留在圣经里”的那些牧师永远不会了解他们的会众,但是,如果他们“睁开眼注意他们的牧区”,很快就能发现乡村人的特殊习性。

赫伯特在整本书里示范了与文化衔接——与在地文化、与全国性文化——有时,也做批评。“乡村牧师不止对他自己牧区做了问题调查,也同时针对了当世代的毛病……”;有时,赫伯特设法肯定它,并与它衔接;毕竟,回避全部的在地文化只会让会众泄气,乡村牧师应该接受在地文化的美好部分,丢弃不好的:“风俗文化中不好的部分要从好的部分中被铲除,就像削苹果,他让他们吃好的部分。”

赫伯特谨慎分辨在地文化,并且很用心地鼓励参与,这对所有牧师,包括乡村牧师,都有极大的价值。

爱平民百姓

第二,虽然赫伯特出身豪门,毕业于剑桥大学,在他成为一位乡村牧师前,都在上流社会出入,他却呼吁要忠心的服事简单而低下的人;这是因着他坚实的神学根基——神的同在,以及对福音的強烈委身。这位乡村牧师不鄙视 “进到最贫穷的小屋里,他甚至是爬进去的,而且那里奇臭无比;原因是,神也在那里,神也为了那些人死。” 赫伯特深信乡村牧师和贫穷人共处是好事,一方面,他为贫穷人带来的安慰,胜过对富有的人,而且,能使自己更加谦卑。

这种看重平民与平庸之辈的情怀,贯穿在《乡村牧师》这本书里。赫伯特说乡村牧师的牧区成员不是市区里有权有势的大人物,而是乡村人,他们应该是“他全部的喜乐和关爱”,不是他表现优越感的对象,而是被爱的对象。这种强调对当地教会会众完全委身的重要性,对于今天这个被社交媒体、大型讲习会、与名牧所充斥的时代,更具价值。

美丽的真理

第三,乔治·赫伯特不仅仅看见真理,他也把真理简洁、美丽的表达出来,叫人难忘(毕竟他是位杰出的诗人)。他形容乡村牧师的祷告 “带着严肃的活力,既是敬虔的又是满腔热情,不慌不忙,却又是迫切的;他尽忠职守。” 他指示传道人要把每句话都用匠心的巧思去琢磨(多贴切的形容!),好叫他的听众 “领会到每句话都是用心用意的。” 他论到,讲道在传达消息,也同时使人心火热起来。牧者要为他的会众祷告,求神帮助他们成圣,使他们带着“圣洁的心思与敬畏的意念”来到教会。赫伯特认为“面对无神论,争论不是对策”。并且,深信神对人的全知,他写道:“神看人心就如我们看人的外貌。” 赫伯特的牧师手册与他的诗集同样具有说服力,并且吸引人,让读者读了铭记在心。

一位伟大的诗人和谦卑的牧师写的乡村牧师指南,是我要一读再读的书;它是当今的乡村牧师(以及其他人)所需要的。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 a Famous Poet Can Teach Rural Pastors

Stephen Witmer(史提芬·伟尔亚马)是马萨诸塞州佩珀勒尔镇,佩珀勒尔基督徒团契的牧师,并在哥顿戈登-尔神学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教授新约。著作包括《永恒改变一切》和《12周研读启示录》。他和妻子艾玛育有三个孩子。
标签
教会
牧养
传记
基督徒经典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