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搬家离开这个城市前要考虑的两个问题
2020-11-26
| John Starke

最近几周,我在报纸、杂志和推特上都看到一些头条新闻,这些新闻宣称纽约等城市已经死亡,“特大城市的时代已经结束”。之所以有这些预测,是因为人们似乎正“出埃及”一般离开城市中心,向美国更宽敞的郊区(甚至农村)角落流动。

我饶有兴趣地读了这些文章,因为我在曼哈顿的一间教会担任牧师,而那些离开城市的人中包括了我们教会过去的一些成员,他们曾是我们教会的一部分。我主持过他们的婚礼,为他们施洗,庆祝他们怀孕……但现在我只能在Instagram上看到他们新生儿的帖子。

我们的许多朋友并不是因为享受更好的消费或更好的特权而离开的,而是因为他们所从事的行业——如服务业或表演业——已经完全关闭或仍然受到严重限制。或者他们在家乡有家人需要照顾。

因为曼哈顿是一个比较世俗的城市,基督徒和教会相对较少,所以信徒们对于搬到这里来或者离开这里都会有复杂的情绪。教会的资源往往微薄,所以任何损失(经济上或人员数量上)都会让人感觉很严重。因此,离开的决定往往会掺杂着羞愧或内疚的困难情绪。

基督徒应该如何思考这个问题?也许你住在一个大城市里,正在处理是否要离开的问题。有什么好的框架可以让你好好地思考留在或离开这个城市?

从恩典开始

总要从恩典出发。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失落、疲惫和倦怠,是我们许多人从未面对过的。我们没有一个人练习过要如何应对这样的疫情,因此我们都需要大量、大量的恩典。如果你在这个季节感到耗尽,或者如果疫情没有成为你最喜欢的播客或牧师所说的“属灵复兴”机会,神仍然大大施怜悯给你。

说到这一年里人们搬家的问题,有可能有些人离开的原因并不正确,是因为他们感到恐惧或是想要追求舒适。但在这样的季节里,我们需要的不是对人的脆弱的审问,而是恩典的给予和接受。

呼召与盟约

然而,在决定是留还是走的时候,有什么好的神学框架可以使用呢?在我们的文化中,一个普遍的方法是用舒适和机会的多寡来做重大的决定。遇到不舒服的地方?转向舒适。收到更大或更好的机会?随着机会之门的打开走吧! 

但对基督徒来说,我们要考虑两个更深层次的类别:盟约和呼召。这两者都可能被过度属灵化,被简单地用来服务我们对舒适或机会的欲望,所以我们需要智慧。

“呼召”这个词会让人感觉很虚。但基督呼召我们顺服,这对我们的财务、服事、人际关系和时间都有广泛的影响。在这些方面,对基督的效忠是怎样的呢?这当然意味着我不能跟随每一个机会。如果对于所有任务或机会你总说“是”,只是因为你认为这样你就会有进步,并且你认为反正对你与基督的关系不会有影响,那么你很可能是在考虑机会而不是呼召。

盟约是基督徒在爱中行事的范畴。盟约是牺牲性的。它常常会引起不适,因为这是一种厚重的关系,而不是单薄的关系。你可能在盟约关系中不得不多次请求他人给你宽恕,或是给他人宽恕。盟约优先考虑的是长期的成长和成熟——一起承受起伏的季节——而不是稍有压力就会破裂的脆弱关系(有的人可能会利用这一点走向属灵虐待的方向,但这有点超出本文的重点)。当不适感通过挑战性的环境(例如,经济压力、学区、与家人的距离)出现时,盟约比单纯方便或舒适的关系把我们捆在时间更久的共同关系中。

根据呼召和盟约作决定

福音迫使我们让呼召和盟约来推动我们的决定。这并不意味着这两者总是迫使我们留在原地。呼召和盟约驱动了亚伯拉罕与撒拉离开吾珥,这可能令他们的家人和社区都感到困惑和失望。但如果我们总是为了避免不适(经济、职业或关系)或寻求机会(经济、职业或关系)而离开,那么很可能盟约与呼召并没有推动我们的决策。盟约往往意味着忍受不适,而呼召往往意味着失去机会。

不过,重要的是要记住,在此岸的生活没有什么是永久的。教会不应该崇拜或呼吁对教会绝对、永久的承诺。在短暂的城市生活中,牧师和教会领袖应该有成熟的情感,在人们考虑搬家时,以不引起恐惧、内疚或羞愧的方式谈论盟约和呼召。我们可以根据呼召和教会之约挑战对方在搬家前三思而后行,即使我们爱护、尊重和想念那些选择离开的人。

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曾出于自私而非牺牲的原因做出人生决定。也许我们本该留下,却已经离开了。悔改和恩典是我们在这个堕落的世界里,走向成熟和坚韧的唯一途径。

在我为一位离开的朋友伤心时,一个比我聪明的人说:“我想,我们应该相信每个人都在尽力而为,同时也希望有些人做得更好。”我想这大概是真的。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2 Things to Consider Before Moving Out of the City.

John Starke(约翰·斯塔克)是纽约市“使徒教会”(Apostles Church)的牧师,他与他人合编了《三位一体的上帝》(One God in Three Persons)一书。 
标签
教会
呼召
离开
盟约
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