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不情愿的互补论者的自白
2019-01-29
| Rebecca McLaughlin

编者按:这篇文章首先发布在作者的博客。


当我第一次读到以弗所书5:22时,我还是剑桥大学的本科生。我来自一个注重学术和男女平等的女校,所以当我读到“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我就想: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

关于这节经文,我以前有三个主要的问题。

第一点是关于妻子要顺服这个前提。我认为女人在很多方面和男人一样出色,有时甚至比男人更出色。我认为,如果婚姻中的决策并非对等的话,那就应当由在这方面出色的一方决定,有时可能是丈夫,有时是妻子。

第二点是关于妻子顺服丈夫要“如同顺服主”。顺服耶稣基督——为宇宙万物献上自己的君王——是一回事,但顺服一个不可靠的、有罪的男人就是另一回事了——即使那是顺服基督的一部分。

第三点,也是让我觉得最可惜的一点,就是我认为这节经文会对我为福音做见证带来伤害。我跟我未信的朋友说一个很激进的、颠覆一切的故事,就是那个创造天地万物的神放下衪的生命,使贫穷的人变得富足,使孤儿变成有家有可归。这福音就是一团火,让爱征服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消除种族的不公义和社会经济的剥削。

但是这节经文恐怖的地方在于它似乎是在支持女人应该是男人的附属。耶稣把女人提升到和男人一样的地位,但保罗好像又把女性贬下去了。所以我担心这节经文会催毁我的见证。

基督和教会的图画

无奈之下,我尝试用其他的方法去解释以弗所书5:22的经文。在希腊文中,“顺服”这个字在前几节都出现过,“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弗5:21)故我尝试解释说接下来的经文都是在说彼此顺服,其中包括丈夫和妻子,但这有个问题:接下来的经文明显的列出了丈夫和妻子各自的角色。

然后,我把注意力放到对丈夫的命令上:“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弗5:25)基督是怎样爱教会的呢?衪死在十字架上;衪把自己献上,赤身露体和流血,为教会受苦;衪把教会的需要放在自己需要之上;衪把一切都给了教会。

我问了我自己,如果给妻子的命令是说:“妻子,爱你的丈夫至死,把他的需要置于自己之上,也要为他舍己”,那么我会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如果福音是真实的,那么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权利来到神的圣桌,除非我们完全谦卑自己。如果我坚持自己独立自主的基本权利,我就必须拒绝耶稣的信息,因为衪呼召我完全地顺服衪:舍己,并背起我的十字架来跟从衪。(路9:23)

到了这里,一切都很清楚了。妻子们,顺服你们的丈夫,如同顺服主;丈夫们,爱你们的妻子,如同基督爱教会一样。从根本上说,这个模型不是关于妻子和丈夫的,而是关于耶稣和教会的。神创造性和婚姻,让我们一窥衪和我们的那种亲密。

因为我们的婚姻指向更大的婚姻,我们的角色不可互换;耶稣为我们舍己,而我们顺服衪。

三个关于教导的问题

因此,我当初读到以弗所书5:22时的那三个问题已经出奇意料地解决了。但是,现在有另外三个关于教会在教导婚姻互补论上常见的错误。

1. 尝试概括

婚姻互补论通常被概括为“妻子要顺服,丈夫当带领”。但这总结反映不出圣经的命令。是的,妻子被呼召去顺服(弗5:22;西3:18;彼前3:1),但对丈夫的首要呼召是(弗5:25、28、33;西3:19),另外还要按情理和敬重的心(彼前3:7)。以弗所书中对妻子的命令,和丈夫应该用基督牺牲的爱去带领,是相辅相成的。不过,如果我们真的要把圣经的命令做个总结的话,“妻子要顺服,丈夫当去爱”是个更准确反映这个命令的实质。

2. 尝试用心理学解释

为了突显神的命令是良善的,基督徒有时会把婚姻互补论建基于性别心理学上:女人是天生的跟随者、男人是先天的领袖;男人需要被尊重、女人需要爱,等等。我也听人说过女人天生比较顺从,可是我却从没听说过男人天生更懂得去爱。

我也听过有些人说这些命令给到我们是为了解决一些我们本来不擅长的事:女人比较懂得去爱,男人相对懂得尊重,故此对我们的呼召便反过来了。但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男人天生便很会尊重女人,就像戴上眼罩和耳塞把你的头埋在沙子里,当你是无知的人一样。

从最好的方面说,这些关于性别的说法不过是笼统的概括,就像男人比女人高一样——但这些概括很难被验证。从最坏的方面来说,这些说法会得罪这一世代,因为他们本来已经对圣经关于两性的教导有了误解。而且这些说法也会让人钻漏洞:如果这些命令的出现是因为妻子天生更顺服,而我却比丈夫更具备与生俱来的领袖才能,那是不是说在我们的婚姻中要互换角色?

但是,如果我们更仔细查考的话,我们会发现圣经从来没有提出过这些说法。以弗所书第五章所说的婚姻角色是建立在以基督为中心的神学之上的,而非性别心理学。

3. 尝试把“传统”两性角色合理化

对二十一世纪的西方人来说,以弗所书第五章的命令就像一根刺。但我们不能为合理化“传统的”两性角色,而误读经文。经文不是说丈夫的需要是第一位的,也没有说他的舒适是最重要的。

事实上,无论是当时的处境或是今天,以弗所书第五章都是对传统婚姻角色的致命批判。在婚姻中,妻子的需要是优先的,而丈夫也要因为福音的缘故而调节他生命的优先次序。

一个挑战

但当我听到以弗所书第五章的教导时,对我最大的挑战是我无法做到经文提出的标准。我结婚也十多年了,每天的挑战依然是记住我被福音呼召的是什么,和留意任何一个顺服丈夫如同顺服主的机会,我做这些不是因为我天生比较顺服(或不顺服),也不是因为我的丈夫比较懂得(或不懂得)去爱,而是因为基督为了我在十字架上完全顺服。

我的婚姻最终不是为了我和我的丈夫,我在婚姻的角色其实也不比演员扮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角色更高尚;我的婚姻是为了反映耶稣和衪的教会的关系。

以前,以弗所书第五章二十二节的经文让我反感。现在它定了我的罪,也呼召我奔向耶稣——那位会满足我们需要的真丈夫,那位值得我们以最大限度顺服的男人。


译:何坤阅;校:Sean Hu。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onfessions of a Reluctant Complementarian

Rebecca McLaughlin(丽贝卡·麦克劳林)拥有剑桥大学的博士学位和伦敦橡树山神学院的神学学位。她是福音联盟固定的撰稿人,她的第一本书《直面基督教:世界上最大宗教的12个难题》( Confronting Christianity: 12 Hard Questions for the World’s Largest Religion)将于2019年由Crossway出版社出版。
标签
男女角色
婚姻关系
解经
爱他人